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王室之祭愿者》王室之秘籍决战者 T吧 王室之祭愿者419文

更新时间:2019-10-21 00:09:35

《王室之祭愿者》王室之秘籍决战者 T吧 王室之祭愿者419文 已完结

《王室之祭愿者》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曾熹分类:科幻空间主角:祖利亚,卫广

独家完整版小说《王室之祭愿者》是曾熹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空间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祖利亚,卫广,书中主要讲述了: 刺眼的阳光白得发亮,那些灼灼的光线恰似重生的绚丽光环,美妙,更是妙不可言,神奇,却更是神乎其神! 虽然,双眼被刺痛,但是,我却不...展开

《王室之祭愿者》免费试读

刺眼的阳光白得发亮,那些灼灼的光线恰似重生的绚丽光环,美妙,更是妙不可言,神奇,却更是神乎其神!

虽然,双眼被刺痛,但是,我却不忍心移开视线,仿佛我稍稍眨眼,或是稍稍分心,它就会转瞬即逝;

那是真正的太阳!而且,如丝丝热流般洒在我身体之上的阳光也是真的!它不像竞杀场中的假太阳那样失真、诡异、夸张,它属于真正的世界。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响彻云霄,那声音和振奋的背景音乐融为一体,如夏日惊雷般在揭幕搏杀场的每一个角落席卷开来。我真担心那声浪会掀翻汽车,就像一个小时前,被诡风掀翻的冲锋艇一样!

“卫广、竹青明……卫广、竹青明……”

黑压压的人群就像竞杀场中的乌鸦一样,哇哇的叫着我和卫广的名字,那一阵阵飘来的声浪中,不仅迸发着愉快的声音,而且还裹夹着喜极而泣的哭嚎声,那声音入耳,真真切切!

“我他妈经历了生死都还没怎么哭呢!”

我脸上洋溢着笑容,心里却忿忿不平,我和卫广既像两颗从油锅里侥幸逃脱的豆萁,又像两只从虎口脱险的兔子,他们将我们放入沸水,将我们送到虎口边,却又要我们竭尽所能的生存下来!

我和卫广的投影四处跳跃,投影中的我们,疲惫不堪、蓬头垢面、面露颓色,我们瘦了一大圈!

敞篷车龟速行驶在揭幕搏杀场的正中央,看台上的愚蠢公民们欢呼雀跃,他们向行驶的我们投来各种花朵,以表示对我们的仰慕!

我从未这般恨过,我恨不能向他们丢去炸弹,与他们同归于尽!这帮吸血鬼,他们就像长着双手的蛀虫,挥舞着皮鞭,奴役我们,让我们自相残杀。

“嘿!青明,我们可以回家了!”

卫广拉着我的手说,他的表情很复杂,眼神更是如此,他看着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是的,我们可以回家了!回到杂物镇,回去对家乡的父老乡亲施以报复,对霍千施以报复,与家人团聚……我的家人,他们此刻一定会喜极而泣……

可我的心底却痛楚阵阵,我和卫广是活了下来,可剩下的18个鲜活的生命却因此消逝,第一次,我开始怀念他们,而那个史露西更是令我内疚连连……她其实本没那么令人生厌……

“他们没有做错什么,错就错在,他们是平民……他们并不是我的敌人,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们同为鱼肉……嗯,他们是我和卫广的同伴,一同赴死的同伴……”

他们惨死的画面,在忽然之间如闪电般从我眼前划过,这使我更加难以抑制时时涌起的痛楚!

我捂着胸口,疯疯癫癫的笑着,投影中的我,就像傻子一样笑着,我立刻将视线从投影上挪走,却惊喜的看见,前方不远处,那些死去的同伴居然在向我招人微笑!

他们全部站在广场上,拍成一线,他们意气风发、精神抖擞。春恕笑着、商陆笑着,花贝芊靠在商陆的肩头,而隆狼一改往日的凶狠,也似春光般笑着……

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立马瞧了瞧四周的看台,可看台上的公民们依旧欢呼雀跃,他们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同伴的出现!

“他们还活着……”我在心底愉快的说。

“她醒了!”

一阵瓶罐碰撞声叮叮咚咚,并伴随着轻缓的呼气声在耳畔绕来绕去,我睁开眼时,硕大的水晶吊灯正被风吹得荡来荡去。

“感觉怎么样?”一个男生传来。

我头痛欲裂,伸出手,欲抚头减痛,可手一动,一股刺痛便由手背传遍全身,那痛感中甚至裹挟着冷冰冰的寒意。

“不要动,你正在进行静脉注射!”那个男声又传了过来。

“啊?”

我不明就里,微微侧头细瞧,才发现我正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床尾站在两个身着白大褂的男女,他们的脖子上挂着听诊器;

“你在揭幕搏杀场晕倒了!”

中年医生立刻走到了床头,他将我扶起,并拿过一个枕头枕在我的背后;

“尽管放心,你的身体没有大碍!”他笑着对我说,“去把侍从叫来,她现在需要补充能量!”

他对站在床头的女性护理人员说道。

我抬眼向四周扫视,高大的落地窗、丝制的窗帘、玉石碟子……耀目的阳光穿过落地窗直直打了过来……

我又回到了王室城!这是祭灵大厦!

“晕倒?”我有气无力的问;

“是的!”他非常肯定的答道。

脑袋里就像装了一团浆糊,使我记忆模糊,我只记得,在揭幕搏杀场,我死去的同伴又活了过来,他们站成一排,冲我微笑致意。

“卫广呢?他在哪里?”我目前最担心的便是卫广;

“他正在起居室休息!”

他的回答使我略微放松,我想,他不太可能对我撒谎,不太可能对一名万众瞩目的胜利战士撒谎。

他从床头柜端起一瓶无色液体递到了我的手中;

“这是什么东西!”

我看了看液体,继而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问道。

我仍然认为我身在竞杀场,所以,我不能掉以轻心。

他无奈的笑了笑,欲对此做出解释,这时,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挤进了卧室,我定睛细看,嗯,原来是我的团队。

“噢!孩子,你终于醒了,我们很想你……”

率先朝我扑来的是祖利亚,他虽满含热泪,可脸上却挂着似春阳般温暖的笑容,他扶着我的双臂,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柳环和亚天虽没有喜极而泣,但脸上的喜悦却如烂漫山花般绽放开来,我从未见过亚天如此开心。

“你受苦了,孩子,干得很棒!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柳环明快的说道。

“是的,我也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们!”我笑道。

亚天最后一个走上前来,他曲身坐下,以慈爱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使我想起了爸爸,嗯,我就快要见到家人了!

“怎么样?如果什么地方不舒服,就告诉医生!”

“我只是觉得头晕!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我说。

当见到亚天后,我整个人立马有了精神,他慈父般的眼神和轻柔的安慰语能使我平静,这不禁让我莫名其妙地嫉妒起他的孩子来,我想,他的孩子一定无比幸福吧!

“这个简单,来……”祖利亚冲门口打了个响指后,一杯如青草般清悠的饮料被送到了我的面前,送来饮料的是安澜澜,她的圆圈泛着微红,看起来就像刚哭过似的,不过,和祖利亚一样,她的脸上却挂着笑容!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我猜,她想说的也许是这句话,可是,我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对安澜澜致意。

“喝了它,你会立刻精神焕发!”柳环把它递到了我的嘴边。

柳环给我的一定是安全的,我接过杯子,一口气喝了个精光,喝下去之后,我焦渴难耐的嗓子瞬间清凉爽润!

我放下杯子,朝门外看了看,此刻,我最想见到的人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过,看样子他应该没有在这里,这使我的心中掠过一丝失望。

他是高贵的王子,怎么可能会委身屈驾,看望病恹恹的胜利战士呢?也罢,我此刻这般颓废模样,就算是见了,也只会令我难堪。

“打扰一下,她得喝下这个!”那名医生重新将那瓶无色液体递了过来;

“这是什么?”我指着瓶子问;

“因为你的追踪器被吸了出来,所以,这东西可以去除你身体中残留下的有毒物质。”

亚天向我详细说明了它的功效。

“追踪器被取了出来?可我怎么没有一点儿感觉?”我惊讶道;

“因为你当时正在昏迷中!”亚天解释道。

“昏迷中……”我弯起右手,摸了摸肩膀,居然感觉不到一丝痛感。

“快,喝了它吧,我可不愿意让那些有毒物质继续纠缠你的身体!”

祖利亚祈求道,他的眼神无比真诚,我确信,他很是为我的身体担忧。

那液体的味道淡淡的,就像兑着苏打水的纯净水一样。

“好了,这下你不用担心了!”我用明快的声音对祖利亚说道;

“哈哈……这就对了!”

祖利亚大笑道,他一笑,柳环和亚天也跟着轻笑起来。

“你知道吗?青明,祖利亚这段时间可没少受罪,你瞧,他是不是瘦了一大圈?”柳环拍着祖利亚的后背对我问道;

我细细打量,发现祖利亚的确比初见时瘦了很多,而且,他的双眼眼眶深陷,就像没睡好觉似的,我再朝柳环和亚天打量,发现他俩和祖利亚一样,双眼深陷,看起来疲惫不堪。

“你们都瘦了许多!”我喃喃道。

“瘦了,可这值得呀!”祖利亚放声大笑道,“这样,我就可以穿小一码的衣服了呢!”

祖利亚依然幽默风趣。虽然,我们在竞杀场呆的时间还未超过一月,可再见他们,却是一种恍若隔世的惆怅之感。

“对了,二王子他刚刚来过了。”亚天说。

他说这话时,直视着我的眼睛。

“是吗?”

听到这句话时,我顿觉身轻如燕,我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一只熬过冬眠的青蛙,正在明媚的春光里蹦来蹦去。

“是的,他和卫广说了会儿话,见你迟迟未醒,便离开了,他离开时还特别嘱咐让我们好好照顾你呢!”柳环笑着说道。

我的心中早已乐开了花,“原来,他早就来过了!”

“劳烦他的挂念了!”

我强壮矜持,内心却是汹涌澎湃。

“青明,二王子为了你和卫广能够取胜,真是费尽了力气啊!”祖利亚一脸的受宠若惊,“二王子功不可没,他是我们的贵人,所以,我们得第一时间向他致谢!”

“第一时间?”我问;

“当医生宣布你的身体无大碍后,二王子便去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