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永镇天渊》永镇天渊讨论 同人女 永镇天渊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19-10-21 06:08:09

《永镇天渊》永镇天渊讨论 同人女 永镇天渊精彩内容 连载中

《永镇天渊》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阴天神隐分类:仙侠主角:高川,余光

主角叫高川,余光的小说是《永镇天渊》,它的作者是阴天神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灰蓝色的天空,大日没入天际,微弱的红光隐约闪烁在山川大地的尽头,渐渐黯淡下去。 在这片余光之下,有许多妖兽的尸体散落,或是斩首,...展开

《永镇天渊》免费试读

灰蓝色的天空,大日没入天际,微弱的红光隐约闪烁在山川大地的尽头,渐渐黯淡下去。

在这片余光之下,有许多妖兽的尸体散落,或是斩首,或是破腹,五颜六色的腥臭内脏混合着污浊的血液,浸透了整片大地。

而在中心的,是一个少年停止呼吸心跳的身体,五官算得上端正清秀,浑身上下却满是血污和深可见骨的伤口,僵硬的脸上残留的是一丝带着些许遗憾的笑意,沾满血污的樵斧掉落在手边。

“噗通。”

突然,一阵青蓝色的光芒从少年的胸口亮起,伴随而来的,是沉重的心跳声。

“哗啦。”

周围粘稠的血液如同被什么东西所呼唤着一样,开始缓缓涌动流转。

“噗通!”

又是一阵青蓝色的光芒闪烁,更加清晰沉重的心跳响起,而这些妖兽的血液似乎听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开始慢慢朝着他的身体流去。

如同受到帝皇号召的军士一样,黑色,紫色,红色,各类妖兽的血液携带着未曾消逝的生命精华,朝着这已经僵硬了的身体上涌动,将其逐渐覆盖,而青蓝色的光芒一闪一灭间,也让心跳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细微的伤口在这些血液的浸染下渐渐合拢,就算是深可见骨的重伤也开始愈合,黯淡凝固成胶体的血团在莫名的力量下重新化作血浆,满溢着生命的活力。

在生命力的滋润下,随着一声轻咳,原本消失了的呼吸重新出现,变得若有若无,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正常强健。

青蓝色的光芒在胸口中央持续闪烁着,明暗之间,便是一次呼吸,一次心跳,一次脉搏。

僵硬的手变得红润,然后紧握成拳。

感觉到周围甜腻的血腥,双手触碰抓握着湿冷的泥土,死而复生的少年从名为长眠的噩梦中醒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

略带迷茫的双眼转动着,似乎正在回忆,他低声喃喃道,“刚才不是被车撞了吗——我怎么还活着?”。

察觉到了周围浓烈的血腥味,神色一变,他皱起眉头,环视周围——灰色的天空,黯淡的光芒,鲜血的味道满溢在口腔和鼻中,妖兽们腥臭的尸体就堆积在周围。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东西……”

震惊说道,可话到一半,他便痛苦的捂按住额头,脑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和鼓胀感。

“我是高川,不……我是……我到底是谁?”

无名少年和高川的记忆,在这一瞬之间便就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

残破带锈的斧刃划过坚韧沾血的毛皮,倾尽全力将眼前有些迟钝的巨兽躯体割裂,强劲的血流从绷紧的伤口中喷射而出,温热的液体浸透了少年遍布伤口的全身。听着这庞大山熊稍稍有些萎靡却仍然底气十足的怒吼,疲惫不堪的他伸出舌头,将嘴边那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妖兽的血液舔入口中,香咽入腹。

还不够,它没有受到重创。

这念头刚起,倦怠和饥饿感便从胃扩散至全身,酸软的手脚差点就无法支撑住身体,整个人仅仅是凭借一股气势和意志在支撑站立这个姿势。

战斗了数个时辰,体力和精神都燃烧殆尽。仅仅是在回家的路上走着,就遇到村庄燃起大火,众多野兽巨怪突然前来袭击——这种莫名其妙降临的灾难和强烈的死亡威胁让他惊恐愤怒却完全无法反抗,只能竭尽全力去战斗。

转动着干涩的眼球,腥味在喉头弥漫,直视山熊因愤怒而充血的双眼,少年知道,凭这劳累的身体是不可能躲过这巨兽下一次回击的,疯狂的求生欲在心中回荡,他尝试着用颤抖的手抓紧斧子,用作最后一次挣扎。

“啊!!!”

只觉一阵腥风扫过,熏的人暗暗作呕,他怒吼一声,振奋精神,然后一个矮身翻滚躲过了山熊的奋力回击,手中樵斧顺势斩过,又劈开一条伤口。起身,泥土灰尘粘上了身上的鲜血,粘稠的血浆糊慢全身,显得无比狼狈。

“嗷!!!”

来不及高兴,听见这一声低沉的怒嚎,他便看见这巨兽眼中射出青红色的光芒,不顾仍在喷血的伤口,转身回爪,便是一巴掌直接拍来。

“我日!!!”

低声暗骂道,遍体鳞伤的少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妖兽巨熊一记猛击轰中肩膀,还来不及感受到疼痛便径直撞在巨树之上,震落无数树叶的同时,浑身上下的骨头也都疼痛欲裂,内脏不断发出哀鸣,嘴角不受控制的溢出一丝鲜血。

究竟需要砍多少下,才能杀死这个怪物?!

双眼模糊,意志一片混沌,神志也不甚清晰,几近弥留之际。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心中却空明一片,明明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可现在却在这片山野中,心中满是不甘和愤慨的思考这个问题。

因为,他就快要死了。

眼角余光扫过,是树根盘结,叶子开始泛红的老树,是零零落落,已经枯萎泛黄的青草,是慢慢模糊,逐渐变得鲜红的整个世界——

双眼眼球开始充血,变得浑浊一片,咬牙,就算是快要碎裂也绝不放松,强撑着一口气,以绝强的求生欲作为支撑,挣扎着将快要散架的身体抬起,少年怒视着眼前的妖兽巨熊,胸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鼓动爆裂,如同火焰一般熊熊燃烧。

此时,没有一丝初遇妖兽时的震惊和茫然,也没有和其战斗时的恐惧和紧张,现在,他什么都没有想,如同岩浆一般爆裂流淌的怒火贯穿了他全部的思维。

紧握着满是血液的湿滑樵斧,摆正姿势,鼓动着近乎崩溃的肺泡,开始进行或许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次的呼吸。一阵青蓝色的光芒在胸口中央闪烁了一下,少年突然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自胸口中央流遍全身,痛楚在一瞬之间全部消除,浑浊的眼睛也重归清澈,只余一丝鲜红在其中,似有岩浆流畅——猛地睁大双眼,他看着眼前疲乏不堪血流不止,伤口遍布周身的庞大山熊,笑着,又似乎是怒吼着回答自己之前的疑问。

“要砍多少下,才能杀死你?!”

“就这一斧!!!”

闪过巨熊那远不如开始那般迅捷的突袭,抓住了一个破绽,他心中没有一丝迷茫——沸腾的怒火和着凶狂的杀意,双手握柄,举起手中的斧头,然后将全身全灵灌注其中,蛮横地挥下!

如若飞星一般迅捷凶狠的斧光破开了早已被切割的破烂不堪的皮革血肉,沿着骨骼裂缝横斩而过,妖兽凶暴的头颅就这样被砍下,庞大的身躯缓缓倾斜,然后瘫倒在大地之上。

与此同时,满是血液和缺口的樵斧逐渐从手中滑落,感觉到了身体的哀鸣,少年的意识变得混沌,暴烈的心火逐渐熄灭,无尽的痛苦再次重归于身。

“结束了。”

他轻声说道。

这就是死亡吗?

我今日便要死于此地吗?

踉跄后退了几步,倚在树上,沐浴着从巨熊脖颈中狂喷而出的血液,呼吸着这充满着生命力的血气,他忽然想要笑,放声大笑。

以人之躯,搏杀诸多妖兽,最后战而胜之,此事为何不能笑?

所以他大声狂笑着,直至再也笑不出半点声音。

露出满足又遗憾的表情,疲惫的少年微笑着闭上了双眼,之后,呼吸渐渐停止,心脏不在跳动。

这似乎就是他生命的终结。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

沉浸在少年死前最为深刻的回忆中,高川终于理解了周围的景象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个心怀不甘的少年最后的愤怒和抗争造成的结果。

整理好这个少年的记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身体能够奇迹般的死而复生,但不管怎么说,高川作为穿越者的确捡了个便宜。

说起此事,他的心中也仍有一丝残留的愤怒在鼓动。

“怎么回事,这些妖兽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沉声道,他将精神沉浸在少年的回忆之中,企图寻找原因。

……

如同往日,少年打猎收获归来,然而在半路上就惊愕的发现自己的村庄燃起大火,情急之下他想去探查,却又被莫名其妙出现的一大群野兽妖兽围攻——之后,便是刚才回忆时看见的那场奋力搏杀。少年深受重伤,然后在突然爆发的神秘力量帮助下和最后一只妖兽巨熊同归于尽。

这神秘力量由胸口而发,回忆到到此处,高川撩开已经被血浸透,满是血痂的衣服,只见一颗闪烁着淡淡青蓝色光芒的晶石正镶嵌在胸口,流光闪烁,晶莹剔透,犹如前世纪录片中的星云一般,有点点银色的光芒在其中,灿烂而绚丽。

“这位置,形状和颜色……怎么看都觉得是奥X曼的彩色计时器……”小声吐槽了一句。

这晶石神秘异常,根据记忆,来源也是颇为蹊跷。

少年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全部失踪在山岭深处,疑似丧生妖兽之口,村里的大伙聚在一起决定每家供他一顿饭,才让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顺利长大。这份朴实的恩情和好意一直被少年铭记于心,不曾遗忘,所以在看见村庄大火的时候,他才如此愤怒,几欲发狂。

十岁的时候,他不知道在大山中吃了什么奇怪的灵草灵物,昏迷了三天三夜,再次苏醒之时,满口草木清香,而胸口中央居然多出了一个奇怪的半透明白色水晶,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拔也拔不掉,摸上去有种冰凉的感觉,偶尔还会闪一下红光,让人心中一惊。

不过自此之后,少年的力气越来越大,从一开始劈几根柴火就会胳膊酸痛,满身大汗,到挥手便能用樵斧轻松砍断整巨木,其中变化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