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了去做个女侠》穿越了去做个女侠txt 娘受 穿越了去做个女侠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19-10-28 18:08:26

《穿越了去做个女侠》穿越了去做个女侠txt 娘受 穿越了去做个女侠小说完结版 已完结

《穿越了去做个女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殁情分类:玄幻言情主角:罗烈,左明权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殁情原创的玄幻言情小说《穿越了去做个女侠》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罗烈,左明权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我一挨到床,赶紧伸手扯被子,却被罗烈抢先按住。我用脚踹,用膝盖顶,就差上铁头功了,最后还是使出女人的杀手锏——咬,才勉强脱身。...展开

《穿越了去做个女侠》免费试读

我一挨到床,赶紧伸手扯被子,却被罗烈抢先按住。我用脚踹,用膝盖顶,就差上铁头功了,最后还是使出女人的杀手锏——咬,才勉强脱身。

我用被子把自己裹紧,“看够了?好看吗?”

罗烈***着手臂上清晰的红牙印,恶声恶气地道,“你什么变的,居然咬我!”

“什么我什么变的?”我大概其明白这小子的意思了,可还是轻咬手指做茫然不知状,“人家不懂……”

“别装了,你根本不是明珠,虽然你看起来和她一样,但你们的气息相差太远。”罗烈一把拉起我的手,“我先送你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气息……这小子属狗的?

“走?你叫我走去哪?”

“总之先离开这再说。”

“今天下午,你和左明权争吵是不是就为了这个?”XX的,没想到我聪明一世,竟被这两个混蛋给坑了,“你们早就商量好了,要在家除妖,是吧?”

“没错,但他不相信我说的话,所以才会和我发生冲突。你趁现在赶紧走,还来得及?”罗烈一边说着,一边拉开被子要帮我穿衣服。

“转过去,当然你要还没看够也可以继续看。”我抢过衣服,“怎么突然又想让我走了?不想除妖了?”

我是妖……搞笑啊,见个美女就说是妖?你要说我是鬼,好歹还靠点谱嘛!

“我才不会相信你,我一走岂不真成妖了。我就留在这,看你们怎么除我!”我慢条斯理的整好衣服。

“如果你真的不是明珠,那就……”

“明珠,洗完澡到后花园来,有客人。”左明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明显带着几分沙哑。

“大哥,我马上就好,你先过去吧。”

听着他远去脚步,我转过头对罗烈莞尔一笑,“你是不是想说,我要不是左明珠就只有死路一条?可现在我已经无路可走。我如果真死了,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你,罗公子。”

罗烈面如死灰,跟在我后面。从卧房到花园并不远,我们却走了很久。

世界的末日啊,生命的尽头啊,我沐浴更衣来迎接你!我在心中一遍遍告诉自己,“死亡并不可怕,瞬间的痛苦就可以换回21世纪的腐朽生活……”我想仰天长啸,“让死亡来得更猛烈些吧!”可却被颤抖的双腿出卖了内心真实的想法。

花园中挂起了我最喜欢的红灯笼,给死人挂红灯笼……看来还真是件大快人心的好事。我做人如此失败,太打击了!

客人是个不起眼的小白脸,没有我想象中肩背桃木剑脸贴黄纸条的仙风道骨,也没有跳大神的那份狂热与激Qing,总之就是头很平凡的雄Xing,貌似没啥杀伤力。

桌椅已摆好,客人正和左明权对酌,见我和罗烈到了连忙起身,看起来挺有礼貌。“罗兄,好久不见。”他与罗烈打完招呼,又对我行礼道,“在下纪和也,见过明珠小姐。”

我无言还礼,大家纷纷落座,纪和也与罗烈一左一右在我旁边,左明权在对面。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位纪先生说话有些怪怪的,可一时间也说不出怪在何处。

杯中有不明液体,闻起来像酒,说不定是改良版敌敌畏;盘中有下酒小菜,看起来是炸花生米,说不定是升级版毒鼠强。

我眼见着他们又吃又喝,依然不敢去动杯盏碗筷,说不定毒是下在餐具上的呢。喵呜的,武侠小说里那么多被毒死的冤魂怨鬼,我可不想加入他们的行列。

“明珠,你怎么好像有心事?”左明权看我的眼神已然同平日有了区别,恐惧、期盼、不舍……五味杂陈。

“怎么会呢,你们都对我这么好,我能有什么心事。”我强作镇定,扮单纯无害萝莉状。

“今晚的月色这么好,我们不如来玩个游戏吧,就以明珠最爱的梅花为题,每人念一句诗,诗中必须要含梅字。”左明权提议道,“就由我开始吧,‘寒梅最堪恨,长作去年花。’”

唉,我刚知道自己最喜欢的是梅花,亏我还一直以为是富贵的大牡丹呢。也不知这帮家伙搞什么鬼,大晚上非聚在这伪风雅。梅花,梅花……咏梅的诗很多,为什么我现在一句都想不起来了呢?

罗烈想了想,接道,“‘梅花开尽白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

纪和也沉吟片刻,念道,“‘手折梅花意,赠君君应思。’”

这诗好熟啊,难道这个人……我不由得心里一紧,把刚刚搜肠刮肚想到的诗也给吓忘了。

“刚刚我那句是唐代李商隐所作,罗兄那句是宋代苏东坡所作,不知纪兄这句是出自何处?”左明权问道。

“只是我们家乡一首不怎么出名的小诗,我才疏学浅只好拿它来充数。”纪和也双手扶膝,微微颔首。

“我也才疏学浅,知道的都被你们说光了,”我伏在桌上,抬眼翻看纪和也,“最多只能把刚刚纪先生念的诗念完,‘此花香与色,君外有谁知。’不知我记的对不对?”

纪和也温和斯文的表情登时一震,大概没想到我会知道这首和歌。为什么我会知道这首和歌呢?吃饱了撑的假装文学女青年呗。

“纪公子不是中原人吧?”我明知故问。

“我是东瀛人。”他居然毫不隐瞒,这令我很惊讶。

“纪公子,你也应该清楚这些年我国沿海地区饱受倭寇之患,为什么还肯说实话,就不怕被当作Jian细?”

“因为我相信你们,所以也希望小姐相信我。”

“你希望我相信你什么?”我对他真是越来越没底了,但愿他不是从事那种职业的,上帝佛祖真主通通保佑我吧。

“我希望您相信我没有恶意,并且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把生灵附在左小姐身上!”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说时迟那时快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动弹不得。老实说我特想装无辜,拖着哭腔哀怨的喊,“牙灭嗲!”把小白脸陷害成酒后*****的的狼爪怪大叔。然而,这是不可能滴~~~

左明权脸色煞白,瘫在椅子上,勉强支撑着才没让自己倒下。罗烈慌张地看看纪和也,又看看我,“纪兄,你的意思是……”

“哼,他的意思就是,在左明珠的这副皮囊里装的是另一个魂魄!”

微风吹过,让我感受到了脸颊的冰凉。泪水,感动的泪水。我伟大的神呀,我知道你不会抛弃我,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虽然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但我还是要感激你!

“罗公子真是费心了,就算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也不用连东洋的阴阳师都请来吧。”莫言阴郁的神情和宣然于外的压迫感令人胆寒,“你们如此糟蹋我的一番好意,着实令人失望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