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妒妻难逑》妒王慑妻如命 最新章节 妒妻难逑腹黑攻

更新时间:2019-11-02 04:02:43

《妒妻难逑》妒王慑妻如命 最新章节 妒妻难逑腹黑攻 连载中

《妒妻难逑》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钟无雁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丁慧,赵逸安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钟无雁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妒妻难逑》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丁慧,赵逸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十九、 这么轻轻一句,在连城耳里却是振聋发聩,只惊得他面色发白,“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如果床上现在这个真的是赵逸安的话,先...展开

《妒妻难逑》免费试读

十九、

这么轻轻一句,在连城耳里却是振聋发聩,只惊得他面色发白,“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如果床上现在这个真的是赵逸安的话,先不说他不会忘了自己几个月前才刚帮惠阳长公主办了寿筵,更不会在自己问出这样的话时吓的跟见了鬼似的。

丁慧将药碗放回条盘里,“红袖,你先出去,我不叫你,谁也不许进来,外头问起就说世子留我说话呢!”

红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夫人能将世子吓成这个样子,可眼见世子没有生气,更没有出声反对,也乐得这夫妻二人有个说话的机会,“是,奴婢这就到外头守着。”

“我外祖家是行商之人,外祖父跟舅舅们四处经商,自然听过许多奇闻异事,这借尸还魂的事,我小时候也听他们讲起过,”丁慧也不跟赵逸安拐弯,红袖一出去,直接开门见山。

见赵逸安只低头不语,丁慧也不逼他,“我跟赵逸安做了两年夫妻,你是不是他,自然瞒不过我这个枕边人,当然,想来你也想到这一点了,所以才将原来在他身边服侍的人都遣散了,只是,你可以遣散姬妾,却没办法赶走我这个正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丁慧看着轻纱帐后暧昧不明的容颜,能勉强控制住神情,却控制不了纷乱的呼吸,这人心理素质不怎么样嘛,丁慧语气放软,“你也不用害怕,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现在赵逸安是回不来了,你代他活着,起码长公主跟侯爷都不用承受丧子之痛,”

“你真的这么想?一点儿也不害怕?”连城一脸的不可置信,“不怕我这个孤魂野鬼?”

父亲苦心筹划的事情居然被丁荟娘一语道破,连城又窘又怕,他珍惜能继续活在这个世上的机会,可自己现在享受的却不是原本属于他的,这一点又叫他即使看到惠阳长公主这个杀母仇人,也会觉得心虚跟难堪,而这种难堪,他又无法对千方百计为自己求得机会的父亲明言。

现在好了,生死都由她吧,“你准备怎么处置我?”

尼玛,也太好哄了,丁慧还准备打持久战呢,起码有人跑来诈她,她是抵死也不会认的,就算是丁荟娘的亲娘蒋氏来了也不行!

“有什么可怕的?其实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反而觉得比以前要强太多了,”丁慧冲赵逸安友好的一笑,“我看你对惠阳长公主跟绥德侯都挺熟悉的,你原先就认识他们吗?”

“这,”赵逸安下意识的抠着素纱薄被上的折痕,思考着要不是跟丁荟娘说实话,还是跟父亲商量之后再决定吧,“是,我以前就听说过惠阳长公主府,”

丁慧也不指望头一次“赵逸安”会跟她说实话,颔首道,“那你也是京城人士了?听说过惠阳长公主府,自然也对咱们这位世子爷有所耳闻了?”

“是,”

“那你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嗯,”

“这就好,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是假冒的事被我揭出来,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呢?”丁慧觉得眼前这个赵逸安,单纯的如同一个孩子一般,不知道他前世是个什么来历?

“赵逸安”紧张的望着丁慧,一脸哀恳道,“我并不会害人,而且世子原本也是坠马而亡的,我才借了他的身体,并没有害过他……”

原来如此,丁慧点点头,“你不用着急,我说了不会伤你,便会说到做到,咱们先聊一聊,你要真的是毫无害人之心,左右世子已经去了,你留下,对长公主跟绥德侯也是一件好事。”

“对了,你能不能先把名字告诉我,这样咱们好说话,我先说,我叫丁荟娘,是赵逸安的妻子,”在丁慧眼里,床上这个“赵逸安”,简直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红帽,搞得她都不好意思吓唬他了。

“赵逸安”的脸又红了,“我知道你娘家姓丁,父亲是淮安侯,其实你不必将闺名告诉我的,我叫连城,”

“这名字好,倒是对得起赵逸安这张脸和这身份了,想来你还活着的时候,一定长的也挺俊的,不然家里人也不会给你起名字叫连城了,”

丁慧嘻嘻一笑,说实话,这芯子一换,赵逸安整个人的气质就变了,原本轻浮油滑的脸,现在看着倒当得起清俊无双来,尤其是这动不动就脸红的小模样,搞得丁慧都不好对他说重话了。

“夫人莫开玩笑了,小生是随了母姓,单名一个城字,”连城将头转到一边,这丁夫人的目光实在是太过灼人了。

“好吧,是我唐突了,见谅哈,你醒过来也有些日子了,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丁慧笑容可掬,如一位知心姐姐一样跟连城谈起心来。

打算?连城还真对未来没有什么打算,按父亲赵怀乾的安排,他在长公主府养的差不多了,会慢慢搬回绥德侯府去,毕竟那里他是他真正的家,可是他现在却不敢将这些话告诉丁荟娘,告诉她,他其实是绥德侯赵怀乾在外头生的儿子,若知道这个,丁荟娘未必肯这么善待他了。

“我也才醒过来没多久,没什么想法,就是想着先把伤养好了,以后的事,走一步说一步吧,”连城说的也不算完全的假话,对未来,他自己真的没有多少计划。

没计划就好,丁慧还就怕他知道了自己是长公主的儿子,绥德侯世子之后,已经满腹雄心准备大展宏图了,“既然是这样,那你先听听我的想法?”

见连城不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她,丁慧轻咳一声,“虽然你是京城人士,对长公主府也有一定的了解,但你毕竟不是这府里的人,许多赵逸安认识和熟悉的人和事,对于你来说,都是陌生的,这时间一长,必然会引人怀疑,我的意思呢,有我这个夫人来给你遮掩,我说你是真的,谁还能说你是假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