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悠然山水间》悠然山水间什么意思 年上攻 悠然山水间直人

更新时间:2019-11-06 16:03:41

《悠然山水间》悠然山水间什么意思 年上攻 悠然山水间直人 已完结

《悠然山水间》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夜尘风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常婆婆,甄一

新书《悠然山水间》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夜尘风,主角常婆婆,甄一,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夜晚很长,又没有什么娱乐打发时间便早早起来打扫完院子,做好了早饭,看了看面缸里的白面已经不多了,下午还是加点荞面吧,这荞面怎么吃...展开

《悠然山水间》免费试读

夜晚很长,又没有什么娱乐打发时间便早早起来打扫完院子,做好了早饭,看了看面缸里的白面已经不多了,下午还是加点荞面吧,这荞面怎么吃除了荞面节节她还真不知道,不过以倒是吃过一种叫做搅团的类似加稠般浆糊的北方小吃,跟凉粉一样得调汁。

这东西据老妈说是懒惰之人的发明,即省事又省面,晚上就吃它了。

看着甄一脉吃完早饭,河边对岸村里的人打完了水,提着木桶抱着扁担去河边。

天气有点变化,阴沉沉的,若离将甄一脉的衣服紧了紧,顺手将他棉衣口袋里的腰带拿出来绑在腰间。

“金若离,还真的给一脉做了条带子啊,麻绳不用了?”

鲍天麟不知什么时候跟在身后,两只手提着木桶,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

“你管得着?怎么?良心发现了,知道怜香惜玉了?”若离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在这个前皇子面前,她一点都没有压迫感想说什么也不经大脑,倒是鲍天角及另外几位王爷的孙子辈,就算平时几乎见不着,也让她感到拘谨。

“这不是因为你答应帮忙的吗?好好在你面前表现表现。”鲍天麟嘻嘻笑着一会左一会右的。

“在我面前表现有什么用,要去当事人那里表现。”若离撇了撇嘴巴,甄贝儿长得实在是美,不过鲍天麟也很俊美,活脱脱一下市井版的贾宝玉,虽然身份地位还在贾宝玉之上,也不知道他以前什么范儿,估计也没什么正经的。

“我是先从你这里下手,慢慢接近她,是吧一脉。”鲍天麟说话间对甄一脉太挑了挑眉毛,甄一脉闪动一双大眼睛,毫无内涵的看了一眼。

鲍天麟缩了缩脖子,他和甄一脉可是实实在在的表兄弟,不过这个表弟长不大也不理会他。

“若离姑娘,若离姑娘……。”刚到了泉边,还没放下木桶,河那边就传来常婆婆沧桑悠远的呼唤,好像专门在等她。

若离立刻带着灿烂的微笑,放下木桶:“常婆婆,你慢点,等着,我这就过来。”

若离拉着甄一脉过了冰面,鲍天麟没跟着,按照律例一年之内带罪之人是不能和村里的人有交际的,但是却只限于男子,对女子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规定,因为一般接受处罚的几乎是清一色的男。

一见到她常婆婆就满脸菊花儿开,声音里透着喜悦:“若离姑娘,老身是想告诉你一声,老身明儿个要去赶集,若离姑娘有什么要带的吗,什么针头线脑,油盐酱醋的。”

“常婆婆这么高兴,是有什么好事吗?”若离被老婆婆兴高采烈地情绪感染,笑着问她。

常婆婆张开缺了门牙的嘴巴:“好事,好事,这些天姑娘不是买了老身家的菜吗,老身有了银子,孙子答应带老身去赶集。给老身扯老衣。”

“还真是好事,老衣要用绸缎做吧?”见常婆婆异常的兴奋,若离随口问了句。

“绸缎,一定的是绸缎,老身要去镇上最大的绸缎莊扯好的,人活七十古来稀。老身已经七十岁了也够本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穿过好衣服,现在老了穿什么都像鳖一样,脖子缩起来了,只能是死了以后穿身好的,还要穿七道岭领,要红的盖布。”

常婆婆说的很兴奋,带着些许的憧憬。

“怎样才算好的?什么是七道领?”若离有点听不明白。

“就是亵衣,单衣,夹衣棉袄棉袍,马甲,罩衣,一共有七道领子,老身要是老百年以后能穿这么多,也就闭上眼睛了。”

常婆婆浑浊的眼睛带着神往。

“老衣是要什么颜色的?是白的么?”

若离见过的人去世都进了火葬场,也只是随着去吊唁一下,并没有见过逝者穿什么衣服,就是偶尔有土葬的,也没见过,在她心里死者都是质本洁来还洁去,一定是穿白色的。

“若离姑娘是大户人家出身,也难怪这些事不知道,人死了男的要穿蓝上衣红襦裙,女的红上衣蓝襦裙,盖布要红的。”

常婆婆很仔细的对若离解释。

“这么说常婆婆要做红上衣蓝襦裙?”若离看着常婆婆沧桑的布满皱纹的脸,干鸡爪一样的手,忽然就想起了外婆,两人年纪也差不多,也到了风烛残年,以前也不知道替他老人家Cao心。

常婆婆脸上带着淡然的笑,似真似假的说:“人死了穿的越艳越好,那样阎王爷才能看到早点超生。”

“常婆婆啊,我那里有两块布料,都是上好的绸缎,有红的蓝的,我去给你拿来你看看,能不能做老衣,你都照顾我这么长时间了,就当是孝顺你老人家的。”

若离说着拉起甄一脉就往回走,边走边说:“常婆婆,你就在这儿等着。”

过了河面,鲍天麟已经将四桶水灌满。

若离和甄一脉抬着水,抬头一看眼睛瞬间直了:鲍天麟少林武僧般的伸展着双臂,两只手各提一桶。

拿着两块绸缎,带着甄一脉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河边,常婆婆见到若离手里的东西,昏花的老眼绽放出了光彩。

年轻的时候她也在大户人家做过帮工,见过好的绸缎,却没有见过如此上好的。

这么好的东西做老衣太可惜了,正好可以做孙子的聘礼,这话她当然没对若离说,而是千恩万谢的脱下外面的衣服,将绸缎抱起来,抱着回家。

走了几步又转过脸来:“若离姑娘,等一能,老身回去一下就来。”

若离不知道常婆婆要做什么,有点焦急的在河边转来转去,已经上午了,还要去打柴,天气已经很不保险了,说不定马上就会下雪。

“若离姑娘,若离姑娘。等着急了吧。”

不大一会儿,常婆婆带着两个半大孩子,推着一辆独轮车跑了过来。

“常婆婆,你这是?”若离看不清车上有什么东西,不解的问。

常婆婆跑的脸上泛起红光,气喘吁吁地指着车上的东西:“若离姑娘,都用得着的,虽然都不值钱,是老身的一点心意。”

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