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等你,再爱我》等你再爱我百度云 健全文 等你,再爱我强受

更新时间:2019-11-08 08:04:35

《等你,再爱我》等你再爱我百度云 健全文 等你,再爱我强受 连载中

《等你,再爱我》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青蓝空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海连,许煜言

新书《等你,再爱我》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青蓝空,主角海连,许煜言,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下一刻,青(qīng)海连又不禁失落起来,脑中不禁想到:其实,画家能画出优秀的作品来,并不意味着画家很爱所画的对象,很可能只是很欣...展开

《等你,再爱我》免费试读

下一刻,青(qīng)海连又不禁失落起来,脑中不禁想到:其实,画家能画出优秀的作品来,并不意味着画家很爱所画的对象,很可能只是很欣赏,很单纯地想表达某种想法或美感。

当初,李小木看上他,也许就只是出于欣赏,并无其他。

“好漂亮啊!”兰嫤突然很激动、很感叹地开口,并打了断青(qīng)海连的思绪,“没想到我们青总还做过人体模特,……”

她还差点脱口而出:‘身材竟然比想像的还好!’,不过,却及时止住硬咽回去,没有因激动而口不遮拦。

“不,他只给一个人做过人体模特。”

玉子兴突然很意味深长地笑着倜侃。

“谁啊?”兰嫤在问的同时,视线扫寻向展柜内,看到画作署名即刻念道:“李三木吗?”

听到有人念出李小木的笔名,青(qīng)海连眼里掠过一丝哀色,并没说什么。而尹希则撇开视线,很低落地抿着唇,也不说话。

曾经,他曾问过李小木为什么取“李三木”这样的笔名,她说因为她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另外,“三”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是很特殊的奇数。当时,他只是很认同地笑了,没再深问。

孙敬东见青(qīng)海连脸色看似平静却有些难看,就以眼神示意向玉子兴,让他不要再继续话题。

玉子兴收到暗示却不以为然,右手直接攀上青(qīng)海连的肩膀,“海连,都五年了,要回早回了,放宽心些,别等了,就算那天等回来了,也许,早已经不是你想要的,天涯何处无芳草,对吧?别苦了自己。”

听着玉子兴的劝说,青(qīng)海连咬着牙关片刻,突然很笃定地开口:“我相信她不会。”

他深信她不会真正的离弃,让他输,他深信她一定会回来。

“你就那么肯定?万一她真另有新欢了呢?”

“海连”

玉子兴的话刚落,他们身后就突然响起谭婧瑶轻柔地叫唤。

所有人都应声回头,青(qīng)海连却双眉蹙起,眼里闪过厌恶,头也不回。

“哟,谭大小姐真是阴魂不散啊?又见面了?”

玉子兴率先很讥讽地笑着开口。

“脸皮厚得跟墙似的,简直刀枪不入!”

尹希白谭婧瑶一眼后,撇过视线讥言道。

“那也是一种本事啊!”

孙敬东摇着手里的香槟,接话说。

赵义恒和兰嫤只是无奈笑着,并不说话。

听到讥讽,谭婧瑶心里瞬间气恼到极点,但是表面上却故作镇定自若,只是看似平静地轻咬唇、看着青(qīng)海连的背影,并不接话。

她是青(qīng)海连在军校时处过的最后一个女朋友,相貌、身段娇好,校花级别的人物,高干名门的家世背景,离过两次婚。

就在这时,酒会厅入口处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使得所有人纷纷转头望过去。

下一刻,青(qīng)海连等人瞬间目瞪口呆、木若呆鸡,而青(qīng)海连本人更是如瞬间石化了一般。

他只见李小木扎着马尾、穿着一身浅碧色蕾丝贴花长纱礼裙、踩着高跟鞋走进来,怀里右侧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脸上嫣然浅笑,和身边一名十分英俊沉稳的男子不知在说什么。

小男孩长得很是漂亮可爱,穿着西装小礼服,和李小木身上的裙子很像亲子装,左小手很亲昵地搂在李小木脖子上,双眸很好奇地观望四周,丝毫不怯生。

他的双眸直直地盯着李小木,又直直地盯着小男孩,渗着怒火与杀气,带着阴寒,心里五味杂陈之余,很不是滋味儿,牙关不禁紧咬,几近咬碎,双手握拳,指甲几乎扎进肉里而不自觉。

五年多了,他万万没想到再见会是这般意外情景。

“许煜言”

尹希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突然惊讶地开口。

青(qīng)海连思绪被打断,转头看向尹希,阴沉至极地开口:“认识?”

“嗯,我们学院的学长,在学校很出名,只是我和他并不熟,不过,虽然专业不同,小木却和他很熟,而且,还……”

尹希话说到半,突然转头看向青(qīng)海连,随即欲言又止。

青(qīng)海连很敏感地察觉到什么,即刻追问道:“还什么?他们以前交往过?”

尹希很顾虑地点一下头,“嗯,后来也不知为什么,很莫名其妙地就分手了,小木也从来没说过原因。”

青(qīng)海连死盯着在李小木身边、一直一脸含笑的许煜言,脸色更加阴沉,双拳不由地握得更紧。

“海连,儿子和你长得很像,不过去打招呼吗?”

玉子兴突然微笑着插话。

儿子和你长得很像?

兰嫤听在耳里,很是震惊,猛转视线看向青(qīng)海连的背影,只是并不开口插话;只在心里很疑惑、很不敢相信地嘀咕:‘青总的儿子?怎么可能?’

青(qīng)海连很惊讶地猛转头看向玉子兴,急问:“像吗?”

“嗯,就眉毛长很像,其他的就是感觉很像。”

听着玉子兴的话,青(qīng)海连心里很莫名地安心、冷静了不少,随即很理智地观察小男孩,眼睛很像李小木,清澈明亮,像夜里星辰,除了眉毛,其他的五官,更像李家的人,很精致耐看、透着睿智干净;却没有半点许煜言的影子。

孙敬东突然拍一下青(qīng)海连的肩膀,“别犹豫了,去打招呼吧,你看不出什么的,直接去问清楚就好。”

青(qīng)海连明白孙敬东的言外之意:看自己的亲人,就像看镜子,是看不出像与不像的,唯有旁人能看出区别。但是,他却还是迈不出步子,心里十分期待的同时,总有一些害怕,害怕事非所想,从此一切都碎掉。

谭婧瑶双手紧握着手包,双眸死死地盯着李小木,眼里尽是杀气与怨恨。

“她是谁啊?”

兰嫤很疑惑地扫视向其他人,终于忍不住好奇询问,像是想确认什么。

不过,却没有人回答她。她见其他人都脸色凝重,就不再追问什么。只是更疑惑地转头看向李小木。

那边,李小木、许煜言周边的众记者被众保安拦开后,开始迈步走进厅来。

李小木像是感觉到了青(qīng)海连这边的视线,突然转视线望过来。

下一刻,她与青(qīng)海连视线相对时,身形不由地颤栗一下,心跳骤停漏半拍,双足难以再迈向前。

五年了,她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她还以为自己已经淡忘放下,再见时,会淡然自若。可是,现在才发觉并不是,痛,从心口撕开,开始蔓延开来,流向全身,渗入骨髓,缠绕不去。

兴许,若提前知道他会出现在这儿,她绝对不会来,绝对会选择走得远远的。只求老死不相往来。

“怎么了?”许煜言见李小木突然停下脚步,很疑惑地开口,随即顺着她的视线望向青(qīng)海连这边。看到是青(qīng)海连,先是一惊,后很轻淡开口:“要过去打招呼吗?”

李小木并没有回答许煜言,而是收回视线看向小男孩,随即俯身将孩子放下,“小宇,妈妈抱累了,下来自己走吧。”

“好”

小男孩很乖地轻应。

李小木将小男孩放到地上,让他自己站着,随即帮他整理好礼服后,就直起身,牵着他的手向青(qīng)海连走来。许煜言随后也迈步走来。

青(qīng)海连看着李小木很淡然地走来,心跳不由地扑扑直跳,声如鼓响。

他想像过千万种再见方式,却没想到是这种,她依旧没变,尤其是眼神,就像银河星海,静谧、清澈、纯粹,好像能把人吸进去。

不过,他却迟迟不想先开口,像在等什么。

“小木”

尹希率先很不好意思地开口。

‘原来她就是小木。’兰嫤十分惊讶地打量李小木,心里不禁嘀咕起来。

曾经,她只是在青(qīng)海连的梦话里以及玉子兴嘴里偶然听到过,未曾见过相片之类的。如今突然得见,心里不禁有些复杂起来,感觉也不过如此,为什么还能得到他们青总垂青挚爱多年?

“好久不见!”

李小木微微一笑,很轻淡地冲尹希打招呼,就像只是熟人相见,不带一丝感情波动。

她随即转视线望向其他人,并问候过去,“玉先生,孙先生,赵先生,好久不见!都好吗?”

“嗯,很好”“是好久不见了”“还好”

玉子兴、孙敬东,赵义恒见李小木主动问候,就相继微笑着回应。

青(qīng)海连见李小木好像把他当成空气了,迟迟不看向他,也不搭理他,和他连招呼都没有,心里早就窝火得很,不过,却在咬着牙隐忍而不发,同时,他的双眸直直地俯视、打量小男孩,不吭一声。

只是,不知为何,对小男孩,他总感觉有种莫名的亲和感,就是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觉。

小男孩也不怕生,高仰着头,也直直地看着他。

李小木转视线看向谭婧瑶,突然很讥讽地冷笑一下,并不打招呼,只是心里讥言道:‘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笑什么?”

谭婧瑶突然很不服气地斥问。

李小木并不予理会,看一眼兰嫤,见不认识,就不打招呼,随即看向青(qīng)海连,微笑道:“青先生”

青先生?

青(qīng)海连很震惊地收回视线看向李小木,眼神犀利至极,好像恨不得把她吃掉,不过,他还是没开口,像在等她到底想怎么样。而其他人也惊讶不已。

“后天,是星期一,去把手续办了吧。”

听着李小木轻淡的语气,还一脸淡然,青(qīng)海连双眉瞬间蹙成一线、下压,眼睑半垂,随即咬牙切齿道:“门都没有!”

他当然知道是要去办什么手续,无非就是离婚手续。

只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