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战魔无敌》战魔txt Mary 战魔无敌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2 04:02:46

《战魔无敌》战魔txt Mary 战魔无敌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战魔无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大秦风云分类:玄幻主角:赵云,慕容婉

火爆新书《战魔无敌》是大秦风云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赵云,慕容婉,书中主要讲述了: 赵云和赵宏等人的争斗虽然是在深夜,但赵云心里很明白,这种事是肯定瞒不住的,迟早会被父母知道,与其让父母从别处听来,倒不如主动前去...展开

《战魔无敌》免费试读

赵云和赵宏等人的争斗虽然是在深夜,但赵云心里很明白,这种事是肯定瞒不住的,迟早会被父母知道,与其让父母从别处听来,倒不如主动前去将事情交代清楚。

赵云回到家中就直奔父母房间,当时父母已然睡下,被赵云喊醒之后,看到赵云衣衫凌乱神色慌张,胳膊也断裂开来,二老止不住一阵心疼。

待听完赵云的话,慕容婉脸上的表情由心疼迅速转为愤怒,呵斥赵云跪下,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软鞭,胳膊一抖,“啪”的一声响,软鞭狠狠地抽打在赵云脊背,一条长长的血痕迅速染红了衣衫。

赵云倒吸一口冷气,紧咬牙关强忍着火辣辣的疼痛,任凭软鞭抽打在身上。

从小到大,慕容婉别说是动手,就是对赵云大点声音说话都从来没有过!回想慕容婉曾说过,天阙游龙步可能让自己死于非命,并为赵家带来灭顶之灾的话,赵云当时还没有对这些话太过在意,现在看来,母亲是真的发怒了!

此刻赵云心中满是懊恼、自责、悔恨,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哪怕是拼的重伤,也不会施展天阙游龙步,更不会让温婉和蔼的母亲因为自己闯的祸而如此愤怒。

软鞭一下下抽打在赵云背上,玄色的衣衫早已破碎不堪,一道道血痕清晰可见。

慕容婉紧握软鞭的手指渐渐发白,颤抖,愤怒之火熊熊燃烧的脸上也开始显出柔色,一抹晶莹在眼中浮现,顺着脸颊滴落。

赵可儿听到吵声也来到了慕容婉的房间,看到赵云布满血痕的脊背和慕容婉高高扬起的软鞭,眼中的睡意顿消,快步扑到赵云身上:“母亲,别打了,再打下去,打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办?要打,母亲就打我吧!”

赵可儿显然也被慕容婉的举动吓了一跳,虽然不知道赵云究竟做了什么才使得母亲如此动怒,但眼下还是先劝母亲停下对赵云的毒打才是正理。因此赵可儿不由分说扑到赵云身上,先用身体挡住慕容婉手中的软鞭。

赵可儿深知慕容婉的Xing子,哪怕哥哥真的闯下惊天大祸,慕容婉也不会将怒火转移,随便发到赵可儿身上,所以心里并不担心母亲会抽打自己。不过赵可儿依然从后面紧紧地抱住赵云,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闪动着,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果然,慕容婉稍稍愣了愣神,叹了口气,举起的软鞭缓缓放了下来。

赵可儿睁开灵动的大眼睛,眼中一丝狡黠闪过,赶快扶向赵云:“哥哥,快起来,母亲已经原谅你了。”但看到赵云背上的伤痕,眼神又黯淡了下来,心中说不出的疼痛。

赵云并没有起身,跪在地上转过身来面向慕容婉,声音略显沙哑:“母亲,孩儿知道错了,绝不会再有下次!”

慕容婉看着赵云,脸色有些苍白,大颗的泪水从眼眶中滑落下来。

赵可儿赶忙搀扶住母亲,柔声道:“母亲,你看哥哥都知道错了,您也不要生气了,好吗?可儿求您了。”

慕容婉揉了揉可儿的脑袋,然后扶起赵云,将他抱在怀里,一阵沉默。

赵枫端着一个方形的托盘走进来,上面放着一碗深红色的汤药、一些瓶瓶罐罐、竹片、纱布等物。原来在慕容婉生气抽打赵云的时候,他悄悄出去准备这些东西去了。

赵枫无言地握起赵云的胳膊,将断裂的骨骼接好,用竹片固定,然后褪下赵云破损不堪的长衫,清洗了脊背上的伤痕,从几个小瓷瓶里倒处些药粉和药膏,混合均匀后仔细地涂抹在伤痕之上,再慢慢用白色纱布包扎结实。

赵云咬牙忍着疼痛,却遏制不住肩膀因疼痛而颤抖。慕容婉和赵可儿看着赵云脊背上密如蛛网的血痕,止不住泪眼婆娑。

那一碗深红色的汤药,自然是以疗伤效果最佳的血参为主料,再加上数味灵草精心熬制而成。赵枫适当加重了灵药的分量,疗伤效果要比普通的血参汤好上很多。

赵云喝下浓稠的汤药后,就和赵可儿一起离开,回了各自的住所。赵可儿自然免不了和赵云一番絮叨,也不止一次询问赵云究竟犯了什么错,竟让慕容婉生这么大的气?赵云对此只是一味摇头苦笑,并未吐露只言片语,这让赵可儿心里十分不悦。

不过随着赵云变戏法似的从院子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揪出一直灰褐色的小家伙送给赵可儿,赵可儿脸上的笑容都绽放了出来,捧着小家伙如同捧着一个宝贝似的溜回房间,正是赵云之前捉到的寻灵鼠,提前用用绳子捆好了放在这里的。

赵云看着可儿的身影摇摇头讪讪一笑,这个丫头,高兴起来把什么事儿都忘了。

赵云二人走后,慕容婉仍盯着门口出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赵枫拉过慕容婉如玉般滑润的小手,轻声说道:“放心吧,赵宏等人只是年轻一辈的赵家子弟,就算是赵宏的爷爷赵天左,也丝毫不知道当年延城的事,就算他们觉得云儿身法诡异,也不可能想得那么远。这件事即便从赵宏等人嘴里传出去,也未必会有人怀疑到天阙游龙步,这点你可以放心。”

“我知道,这次只是几个孩子之间的打闹罢了,我是在担心云儿若不知轻重,以后难免会出什么纰漏,到时候如果真为赵家惹来天大的麻烦,我的心里也不会心安的。枫哥,我将天阙游龙步传给云儿,是不是太自私了?”慕容婉望着赵枫炯炯有神的眼睛,声音有些飘忽。

赵枫摇摇头,将慕容婉揽入怀里:“婉妹,这不怪你,况且云儿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我相信他。退一万步说,即便真有人会对云儿和赵家不利,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我也会护住???”

慕容婉已经捂住了赵枫的嘴:“不许胡说,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你让我怎么办?”稍顿了顿道:“枫哥,其实我们也不要净往坏的方面想,那么多苦难我们都熬过来了,只要在你身边我就很知足了。我想,一切总会好起来的,老天爷不会那么不开眼。”

赵枫点头:“也许吧。”

与此同时,在赵家家族的另一个庭院之中,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满脸阴沉的老者正直勾勾地盯着一个青年,语气也颇有些阴沉:“那个废物已经是炼体三层,兼修炼了武技,不但一招将川儿重伤,还从你手下大摇大摆地逃走了?”

“是的爷爷,他的身法很诡异,速度也很快,让人防不胜防。不然,凭他的实力,休想在我手里走上三个回合!”赵宏有些愤愤地回答。

赵天左狭长的眼睛露出狠色:“这倒是我大意了,没想到咸鱼也有翻身的时候,更想不到赵天豪这个老东西,竟然将家族四品武技烟霞十三式也传给了赵云,真是可恶!”

“的确,身法诡异迅速的定然是家传武技烟霞十三步无疑了。父亲,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二族长?”一个和赵天左长相颇为相似的中年人说道。

“不用,一个炼体三层的废物罢了,能翻起什么风浪?族比只有不足半年时间,就算赵云再有天赋,难道还能赶得上赵河不成?多让人留意赵玉那丫头就行了,赵云不足为虑。”赵天左说道。

中年男子点点头:“父亲说的极是。”

赵天左看着赵宏:“你下去早点休息吧,另外告诉川儿,族比之前给我老实呆在家里,别再做什么丢人现眼的事!”

赵宏答道:“是,我已经警告过弟弟了。”

???????????????????????????????????????????????????

第二天一早,赵云刚刚起床,赵枫就将熬好的汤药端了过来,让赵云喝下,并在此检查了赵云身上的伤势,见伤势开始趋向好转,这才露出了一丝轻松。

“云儿,不要怪你母亲,她也是为了你好。”赵云知道赵枫并不善于安慰人,能够放下那张紧绷的脸来说这几句话,已经让赵云心里很是意外了。

“我怎么会怪母亲呢?我知道那都是为了我好。”赵云已经仔细地权衡了利弊,虽然他没有听到赵枫和慕容婉的谈话,但从慕容婉的反应中也能够猜出一点隐情。

赵枫和赵云又说了一会儿话,临走时说:“你爷爷说,有时间让你去他那里一趟。”

一听爷爷要自己过去,赵云忽然觉得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爷爷了,这段时间自己一味苦修,而爷爷也为了家族中的事往来奔波,碰面的时间着实不多。

赵云现在正好没事,再看看用竹子绑着的胳膊,思索了一下,觉得应该马上过去。

爷爷执掌整个赵家,又对自己一向关爱有加,昨晚的事爷爷肯定已经知道了,这点伤倒也不必瞒着爷爷。况且爷爷让父亲传话,说不定有什么要紧的事也说不定,所以赵云并没有丝毫耽搁,直奔家族议事大殿的方向而去,爷爷正在那里等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