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女尊国之凤白炽》女尊国之凤白炽.txt 强强 女尊国之凤白炽全文章节

更新时间:2019-11-15 12:08:11

《女尊国之凤白炽》女尊国之凤白炽.txt 强强 女尊国之凤白炽全文章节 连载中

《女尊国之凤白炽》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试君绿衣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刘袭,王女

试君绿衣新书《女尊国之凤白炽》由试君绿衣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刘袭,王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翠玉将王女放平,红色织锦彩云被盖的严严实实,只露出凤白炽酣睡的脸。 忽听门外有人唱诗一首: “乌云白山吟游去,美人窗前掩泪妆。美...展开

《女尊国之凤白炽》免费试读

翠玉将王女放平,红色织锦彩云被盖的严严实实,只露出凤白炽酣睡的脸。

忽听门外有人唱诗一首:

“乌云白山吟游去,美人窗前掩泪妆。美人,为何事伤心啊?”

翠玉猛地转身看向门边,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银边纹的俊俏公子倚在门前,眼中含着一丝笑意望着翠玉。

翠玉挡在床前道:“谁?”

“哦,”那个俊俏公子盯着翠玉的脸,缓缓靠近道:“奇怪,你家王女竟然没跟你提起我?”

他又道:“放松,放松,我非为劫财而来。”

翠玉见此人言语奇怪,不由问道:“若是公子认识王女大可走正门,白日里过来,现下我家主子已经睡下,你还是请便吧!”

那个公子几步之间已然到了翠玉面前,翠玉不由心内大骇,面前这个公子竟然是习过武的,也难怪这夜半三更的也能翻入这院子。

他刚要喊人,这公子几下就点了他的穴道,将手往向床上的人伸去。

翠玉身不能动,急的直喊:“你不能伤害王女!”

那人停下来,转头望着他道:“谁说我要伤害她了?我只是来取一下解药,不然今天晚上那两个孩子会一命呜呼了。”

翠玉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你……难道你是那个……”

黑衣公子道:“哪个?”这话引起了这人的兴趣,他直起腰望着翠玉微微一笑接着道:“继续说嘛?你猜我是谁?”

虽然这莫名公子长的俊俏可是笑着的样子实在是不顾及礼仪,对着翠玉直直的露出了一口白牙。

翠玉道:“公子是不是来拿给我家王女的锦囊?可是既然公子已经送人了,就不必再费劲拿回去了吧!王女也不是好搬弄是非的人……”

黑衣男子笑的更深了,他道:“对了,我就是来拿锦囊的,烦请你给我找一找,哎呀,当时想想送锦囊送的太过直接,倒不好意思了。”

翠玉见面前人反应极快,说什么话他都面不改色的接着,心内隐隐又不信任他,便没有回答这事,他看着男子道:“这个事情,还是请你等到明天再来吧,晚上入门到底不何规矩。”

黑衣男子道:“好吧,”他很快的解了翠玉的穴道,然后转到床前说,“我啊,也没有想要拿它的意思,今天来只是取你家王女的眼泪而已,我叫陈厄,明天她醒来后你就告诉她毒都解了,让她放心。”

话罢翠玉也上前查看,只见这陈厄从怀里取出一只玉瓶出来,就着翠玉没搽完的眼泪接上去,正好是两滴。

他很快的把玉瓶收回,这就要走。

翠玉问道:“你到底是哪家的公子?”

陈厄笑着道:“可惜啊我并不是这凤都里的任何一家公子,不过你知道我是江湖里来的就行,好好照顾她吧。”

陈厄一跃就出来院子,翠玉赶到门前看着他竟然知道旁边的院子放置着那两个孩子,直直的去了。

口中不免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对孩子用毒……”

叹气吹灭蜡烛也离去了。

次日,翠玉问王女这事,凤白炽却是大惊,失声道:“不可能是陈厄的,他肯定在说谎,”

翠玉疑道:“王女为何那样笃定?”

凤白炽回道:“他啊铁石心,昨天晚上的两个小孩便是他放的毒,怎么能相信他的话,下次来了,直接打走就是。”

翠玉道:“竟然是他吗?真看不出来。”

凤白炽转而看了看院里,却见刘袭穿着红锦衣立在院中等了好久,她放下碗筷问着翠玉道:“她怎么来了?”

翠玉道:“不知道呢,一大早就来了,让她先回去也不,说是一定要等到王女起。”

凤白炽叹道:“罢了,我去看看。”

刘袭见王女终于出来,忙迎着上去道:“王女,王女!今天有百花宴,我特意来请你的!”

凤白炽见刘袭说的热闹问道:“这冬日里开的什么花,也就只有梅花罢!”

刘袭道:“非也,非也,百花说的是冬日花宴,是为公子们的小聚会,可好玩了,可以赏花看美人,岂不很美。”

凤白炽就要转身,刘袭突然扯着她道:“别走,别走,谢家公子也在那,很多贵女都为了看他一眼可费劲了。”

凤白炽道:“谢青雪吗?”

刘袭忙接着,“对,就是前段时间殿上献舞那个,你可别担着了,有人可说了你在宴会上看他眼睛都看直了。”

凤白炽道:“公子们的宴会,我去干嘛。不想去,你还是叫上顾安她们吧。”

刘袭气道:“本来想找她,可她哪年不是早早去了,我又何必等她,不过现在有王女了嘛!再说你可以把你才收的美人带去啊,带去散散心,顾安还说你这几天都不出去玩了呢。”

凤白炽心内一动,这倒让刘袭说到点子上了。

她转而向小西屋走去,敲了敲之后道:“日雪,随我去走走吧。”

没听见回声,凤白炽将门推开,就见江日雪正坐在桌前沉思,他换上了王府给他准备的白袍,宽大的袖子一直拖到地下。

看见凤白炽进来后倒是缓缓站起来,凤白炽上前牵着他道:“好友说是凤都里好多公子都去了,我们日雪也一定要去,听说那里格外热闹,好不好。”

江日雪又把头低着,只轻声道:“听你的就好。”

凤白炽紧紧抓着他的手道:“好,好,那就听我的,走吧。”

两人一路从屋内出来一样的白色锦衣,直叫刘袭看花了眼,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女子也可以这样好看,王女的容貌一直被她忽略了。

刘袭带来的马车很宽敞,能坐四五个人。

凤白炽和江日雪坐在一处,刘袭不好意思道:“江公子你别见怪,我并不知道你是王女的人,要是知道了我哪敢动手啊!”

江日雪听了看了凤白炽一眼笑了一下,凤白炽道:“刘袭,别胡说,这是我好友的弟弟。”

刘袭道:“你说不是那便不是。”

凤白炽只能摇摇头。

刘袭又道:“现在有了江公子可好了,等会就不用那么费劲了。”

凤白炽听着奇怪,道:“怎么,听你这话说的这宴会进去还有什么要求吗?”

刘袭道:“哎,家里面有兄弟的当然可以进去,就苦了我这家里没兄弟的,我反正进不去,这百花宴的公子都是姐姐妹妹带着去的,说是交友其实就是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贵女,两方有长辈在可以做个定数。”

凤白炽道:“其实这就是个寻亲宴。”

刘袭道:“对也不对,大家没看上也可以做个朋友嘛,再说了很难得可以和公子们在一堆玩,平时都是不理人的。”

凤白炽道:“怕不是不理你吧!”

刘袭一听不乐意了,回道:“本人可不是表面看上的这样,腹内有五荒,才气向天抖,第一面给王女留个坏印象,我们可以慢慢了解嘛。”

凤白炽见她生的白圆滚胖,一双小眼睛虽然像绿豆却比绿豆要好看的多,可能把这浑身的肉减了也是一个好风采,不可惜别人给她起个螃蟹的称号。

无论是横着走竖着走都是一个模样。

禁不住微笑起来。

刘袭看着她突然睁大了眼睛开口说道:“王女你长的真好看,以前竟然没想过要结交你,”

凤白炽无奈道:“女子有什么好看的,要我说日雪才是好看。”

刘袭又瞄了瞄日雪道:“江公子自然是好看的。”

说话间马车已经停下来,刘袭对着两人道:“快下来吧,到了地方了。”

凤白炽早一点下去,等在马车前将江日雪也扶了下来。

四处一瞧,还好不是像她家里开的花宴一样把人往空荡荡的亭子里一晾。

这里是个红色大顶,墙为白色的类似宫殿的所在。可是又比宫殿小,只能算做大一点的屋子。

一路顺着院中走去,各色梅花各立一方,红的为多,白的做点缀。

衬着雪白墙壁也是画中去处。

凤白炽将江日雪的兜帽摘下来,又用手替他把面前的发丝理一理。

江日雪忍不住去看她。

白日里就算身边有这么多的梅花树也不能让人将眼神从这女子身上移去。

她慢慢抬起头对着自己就是一笑道:“好了,我们继续走吧日雪。”

江日雪跟在女子后面走了。

一步步的走,一步步的想,也许就这样跟着她走也是条路。

凤白炽突然赞道:“这里真美啊,刘袭你果然没说错。”

刘袭笑眯了眼也回道:“那是自然,快去侍梅人那里领梅枝!”

凤白炽才瞧见这满园的梅花入口处还站立着两位穿着道袍的女子,面上皆是一派祥和的微笑,走近了,先是看了看江日雪才从袖兜里掏出一两枝梅花来。

凤白炽觉得新奇任由道人带了朵开的艳红的梅花在头上,而江日雪和刘袭也都是一样被带了梅花,颜色只有江日雪不同是枝白梅。

三人走进去才看到这座如宫殿般的屋所,原来是应招女帝登基时特意建的那所风雨观。意为保佑年年风调雨顺,只不过以往都是不对外开放的。

没想到还有这个用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