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半尾龙鱼》龙鱼掉尾治疗 忠犬攻 半尾龙鱼猎奇

更新时间:2019-12-02 00:05:37

《半尾龙鱼》龙鱼掉尾治疗 忠犬攻 半尾龙鱼猎奇 已完结

《半尾龙鱼》

来源:作者:猫二爷分类:武侠主角:鱼左舟,小聂

《半尾龙鱼》作者:猫二爷,武侠类型小说,主角:鱼左舟,小聂,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也没用,说实话它就是一个破本子,里面写着什么诗一样的东西。你想想好好的皇帝的墓里怎么会有什么武功秘籍...展开

《半尾龙鱼》免费试读

“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也没用,说实话它就是一个破本子,里面写着什么诗一样的东西。你想想好好的皇帝的墓里怎么会有什么武功秘籍呢?我当时只是权宜之计,你们干嘛都不相信呢?”贼不偷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已经泛黄了,上面还有些水泽,书面上写着《七字诀》。

鱼左舟接过随便翻了翻,便握在手里,“皇帝陵墓里一定有很多宝贝,你怎么只带了这么一本破书出来?”

“我本来也是想着看看这皇帝陵墓到底与其他人的墓有什么不同,你也知道,我虽然去过不少墓里玩,但皇帝陵墓却是极小的时候跟我爹去过一次,不过都忘了个差不多。我叫贼不偷,就是因为我虽是贼,但我不偷东西!谁知当我千辛万苦把墓道机关全破了后,外面就有了大动静!”贼不偷回忆道,“我一看便知道自己中了圈套,便想着找个东西做护身符,于是便从皇帝身上将这书摸了出来,顺便放话说我找到了武功秘籍,如果他们杀我那武功秘籍也会跟我一样化作粉末。这才侥幸逃了一命,谁知便招惹了没边的麻烦!”

“依你所说,这书是从皇帝身上取出来的,那你打开棺材了?”鱼左舟皱眉问道。

“对啊!”

鱼左舟不由握紧书,又问道,“埋伏在外面的都是什么人?”

“一开始只是一些武功极高的守墓人,后来便来了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人,长得尖嘴流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后面跟着很多打扮奇特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宫里的御卫军!”

鱼左舟一听心中疑惑更深,一般皇帝在下葬的时候,身上不可能还藏着一本书,那么这本书一定有蹊跷。而且那天皇上的人竟然亲自去,目的恐怕并不是为了抓住盗墓人吧,这里面一定另有隐情!但如果这里面有隐情,他们为何会放过贼不偷,而不是灭口?她可不相信皇上会紧张什么武功秘籍,难道贼不偷说的并不是真话,或者有所隐瞒?

“哎,你怎么了?”贼不偷见鱼左舟直直的看着自己的脸,不由背后一阵发凉。虽短短接触这几个时辰,她的心机已经够让他触目惊心的了!

“没事,”鱼左舟很快隐去情绪,将《七字诀》收好,又摸出一枚银针来,“你看看这针可有什么出处?”

贼不偷接过针,仔细瞧了瞧,见那针顶端的圆珠上有极细的花纹,仔细一看很像桃花,便奇怪道,“这枚针应该是桃花坞的东西,可桃花坞已数十年不涉足江湖,你从哪弄到的?”

“桃花坞?”鱼左舟将针从贼不偷手里取回,又小心收好,提高声音对赶车的二大道,“我饿了!”

“我早饿了!”二大抱怨了一声,车速却减了下来。鱼左舟掀开车帘一看,已经到了山脚下的酒城,外面看上去倒是十分的热闹,旗帜飘飘,酒香四溢。

忽然马车停了下来,却听二大讲,“头儿,鼠洞的人,说小聂找你去喝杯酒。”

鱼左舟仔细一想便道,“跟着他们走吧!”

行了没多久,马车便在一半山腰的院落前停下。鱼左舟走下车来,不由暗骂这小聂也太豪奢了,竟在这盖了这座大院子。

“哎呀鹰王您可来了!我们鼠王可是天天都念叨您呢!”鱼左舟还在想着,就见一矮矮小小的男孩跑了过来,拉着她的衣袖就往前走,“我叫小白鼠,您一定不大记得我,我以前可还给您端过茶呢!”

这小白鼠话很多,带着鱼左舟兜兜转转,在一间偏阁停下,向她道,“鹰王,我家鼠王就在里头等您呢!”

鱼左舟点了点头,看着小白鼠立在原地不动,便提脚走向阁门。她刚推门进去,便见身后的门自动合了上,屋内霎时一片漆黑,鱼左舟嘴角一扬,手中一挥便见一红绫滑了出来,她周身一旋,便将丝带缠在了横梁上,手上一用力便将一块黑布扯了下来,霎时屋顶上便出现很多小灯笼,像极了满天的星星!

鱼左舟将红绫收回来,看着屋顶有一阵恍惚。忽听得身后一阵笑声,“小鱼,怎么样,喜欢不喜欢?”

“你也真够无聊的,都是多少年前的小把戏了!”鱼左舟回头,对着倚在一旁柱子上男子笑了笑,“小聂,你找我有事?”

“小鱼,你跟以前怎么都不一样了!”小聂眉头一皱,扯出两把椅子,与鱼左舟并肩坐下,抬头看“星星”。

“人都是会变的,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会变。”鱼左舟接过小聂递过来的一杯酒,仰头饮尽,“你要没事我就走了!”

“小鱼,你这两年去哪了?你和木瓜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聂看向鱼左舟,可却总觉得眼前这个人和自己认识的人相同,却又不同了。

“你要是想问我这些,那就别废话啦!”鱼左舟说着就要起身。

小聂忙将她按下,“好好,我不问这个。那我问一下,你到底在查什么?你把贼不偷带在身边,又想干什么?”

鱼左舟微微叹了一口气,“小聂,你知道我若想让你知道,自然会告诉你,不想给你说的,你问也没用!”

“好吧……”小聂泄了气,枕着胳膊望向屋顶,两个人都安静下来。

“鼠老头被人杀了,你可知道?”鱼左舟忽然问道。

小聂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阴翳,“你有什么线索吗?”

“贼不偷说这个是桃花坞的东西,鼠老头和桃花坞有什么过节?”鱼左舟拿出那枚针。

小聂接过针看了看,摇了摇头,“这我不清楚,据我推测,二十年前鼠老头和整个桃花坞差不多同时归隐起来,这中间应是有某种联系的!”

“你有办法找到桃花坞吗?”

“你要干什么?”小聂看着鱼左舟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脸,警惕的问道。

“你放心,我不会为你鼠洞一个归隐的老头子去报什么仇,我只是有件事情需要搞清楚!”

“桃花坞极为神秘,想要知道它在哪里的确不容易。”小聂叹了口气,又忽然眼前一亮道,“不过眼下有一个机会!几日后便是神剑门门主玉龙子的六十大寿,而这神剑门与桃花坞老交情不错,每年张老爷子生辰,桃花坞都会派人来贺寿。至于能不能进入桃花坞,还要看你的!”

小聂见鱼左舟闲闲的晃着手腕上的珠镯,皱眉道,“不过,这神剑门是向着古南王的,而你又才把皇上那边的给得罪了,所以处事千万要小心!倒不是说我们怕他们,只是不能白吃眼前亏!”

“知道啦,你什么时候变这么罗嗦了?”鱼左舟白了小聂一眼,她看着屋顶那光影晃动的灯笼,许久才轻声说道,“小聂,谢谢你!”

小聂提了提袖子,将脸向鱼左舟这边伸了伸,“谢我?那就来点实际行动!”

鱼左舟看向小聂,忽然想到小时候,就经常被他骗,不觉勾起嘴角,俯身拦住小聂的肩膀,静静的看着他的眼睛。她一直觉得小聂的眼睛很亮很灵活,娘说这样的男人都太溜皮,靠不住。可是此时看着这双眼睛,鱼左舟忽然觉得眼睛有些酸。自小她都是被他们宠大的,而到现在真正对她好的只有小聂一个人了。

小聂看着近在咫尺的生动的一张脸,闹了个大红脸,有些支吾道,“小鱼……”

“哈哈……”鱼左舟忽然笑着直起身,转身向门外走去,“鼠王大人,本座就借你的院子住几天!”

直到鱼左舟走远了,小聂才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胳膊,抬头望着那一个个小灯笼,笑着摇了摇头。

鱼左舟吃了饭在床上躺了半日,看着窗外随风摇摆的海棠枝,有些回不过神。每当一个人的时候,她总是不敢把眼睛闭上。小时候有娘在身边,将她搂在怀里,给她哼歌讲故事,记得那时候的月光总是很好,映的娘的脸很美丽,可她一直不懂娘眼里那股总也抹不去的忧愁,每当她昏昏欲睡时,总能听到娘的叹息声。

后来娘走了,她便和二大在一起,可总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二大就抱着她的胳膊睡着了。不过身边有人,她会觉得好很多。

她从小就喜欢看星星,小聂总是在下雨时给她点很多灯笼,但这个主意却是另一个人出的。那个人是她从小就好奇的对象,她总觉得自己很奇怪,但后来发现那个人更奇怪。年纪小小便总是喜欢沉默,一个人静静呆着,少年老成,不喜与人接近。

那时自己总会想办法捉弄他,而每一次都会被他识破。记得那次自己戴了个鬼面具想要吓他,刚从树上跳下,就看到一个鬼脸!当时吓了她一跳,待那人将面具摘下,朝她一笑,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亮了。原来他笑起来这样好看。

本以为那样简单开心的日子便是一辈子,谁知道……鱼左舟想到这心中一紧,手腕上的珠链崩了开来,一颗颗跳散着跑开去。

一个黑影停在床前,初九俯身去捡那些珠子,一颗颗紧紧攒在手心。

“别捡了,就算重新穿起来也再不是从前的样子!”鱼左舟淡淡说着,看着手腕上的痕迹,勾起嘴角颇为自嘲,带了十多年的东西,怎么可能不留下痕迹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