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下载 小攻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1-02 20:04:08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下载 小攻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小说在线试读 已完结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颜江灯塔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佟掌柜,苏秋雨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作者:颜江灯塔,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佟掌柜,苏秋雨,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之前佟掌柜和苏秋雨做买卖,可是二八分账,他八,苏秋雨二,现在如果不是害怕苏秋雨撇开他自己找上银花飞舞,他到时候可就一文钱都赚不来...展开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免费试读

之前佟掌柜和苏秋雨做买卖,可是二八分账,他八,苏秋雨二,现在如果不是害怕苏秋雨撇开他自己找上银花飞舞,他到时候可就一文钱都赚不来了,那不是更糟糕。

所以,开价格的时候,佟掌柜也真的不含糊,立刻就开口了,这娘子的手艺无人能超越,今天送去的绢花,就是大掌柜的也是叹为观止,几次想要知道这做绢花匠人是谁,都被他搪塞过去了,如果被他知道是这小娘子做的,以后可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佟掌柜,我这人很懒。”

“啊?什么意思?”

卢玄清也愣了一下,这女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掌柜的摆明了是中间吃了回扣,要是撇开他,单独和银花楼联络,她要赚的可就不是现在这些了。

他已经猜到了这女人会好好筹谋,毕竟她平时那么努力赚钱,看来是极为看中银钱的,有钱送到门口了,肯定不会不赚的。

“佟掌柜,不如以后五五分账。”

“啊?”

佟掌柜以为自己听错了,立刻说道:

“这,这,铁牛娘子,你在说笑吗?”

“佟掌柜觉得我相似在说笑吗?”

“那这是否还有什么其他?”

“我说的五五分账自然是真的,不过以后的原料就由佟掌柜出了,你能拿出什么材质,我就能做处什么绢花,宝石也好,珍珠也好,玛瑙也罢,都可,佟掌柜清楚,我可买不起那些珠宝首饰。”

这倒是实话,而且佟一钱也不傻,一想就想明白这其中关键了,珠宝和珍珠价格不低,但是放在绢花上,也不用太大的,只需要一些边角料就行,这撇开成本,五五分成,可比二八还有转头,说起来还是他赚。

再者,这东西现在销量越发好了,根本就不愁卖,特别是京城,这一朵绢花,可都卖处了比金饰宝石还要高的价格。

“佟掌柜先别急着同意,我还有两个条件。”

佟一钱一愣,还有条件,这是什么?

“哦?铁牛娘子您说。”

“这第一个嘛,就是佟掌柜不得像任何人说出绢花出自我手,否则一旦有人知道,我便不会再和佟掌柜合作,当然,如果佟掌柜能做到这一点,这今后我也只和佟掌柜一人做这生意,独家买卖。”

这条件行吗?简直太行了,佟一钱心里简直乐开了花,高兴的不得了。

“可行,可行,这自然可行,我保证,不,我可以以字据为证。”

“字据就不必了,只需要佟掌柜同意就成,毕竟咱们两人这是做生意,可不是做仇人。”

“说的是,说的是。”

其实有字据为证才最保险的,可是苏秋雨明白,字据就是最大的麻烦,到时候如果真的被人发现了,大不了离开小河村就是了,她并不在意这些,她不过是想在小河村的日子里,能平静一些而已。

“那这第二条?”

“第二条就是,从今以后,我每月只做三朵绢花,每一朵绢花,我都会有自己的独特的记号,不管银花楼对外宣传这是出自谁的手,我的独特印记一定会在。”

“铁牛娘子能告知为何要如此吗?”

“小女子虽然是出自乡野,可是也想有人能记住小女子这番手艺不是?”

“那以往的绢花?”

“自然也有,而且佟掌柜做生意的自然知道,物以稀为贵,出自我手,由我独创的技艺,独树一帜,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卖点,不是吗?”

“的确,这是自然。”

“佟掌柜还要记得一点,这绢花,既然每月只出三只,那么你要卖出的价格,也最好只高不低,咱们这青山县太小了……”

佟一钱一下就听懂了,知道是什么意思。

心里已经乐开了花,甚至可以预想,未来的日子简直不要过的太好。

他笑得是眉笑颜开的,看着铁牛娘子,就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聚宝盆啊。

“其实佟掌柜可以做独家经营。”

“这到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不过是个小小的掌柜,京城达官贵人极多,我们并非有能力与之抗衡,唯一最好的办法,就是记挂在银花飞舞的名下,而且不瞒铁牛娘子说,今日大掌柜就找我说过,想要招纳铁牛娘子你做他们银花楼的首席匠人,我知道铁牛娘子你是新寡,所以没有答应。”

苏秋雨笑了笑,哪里是顾忌她新寡的身份,而是不愿意自己的招财树被人挖掉了。

她也不介意,她要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过那种采菊东篱下的生活,才是她所想要的。

“现在这样就很好。”

“可不是嘛,那铁牛娘子,我那里正好有些余下的玉石,一会儿回去,我就交给你。”

“既然佟掌柜相信,那么一个月后,我会交给你三朵更新的绢花。”

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卢玄清也算是看懂了,这女人是真的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这是为什么?

一个寡妇,能有这般手艺,还能让所有人都记得,这难道不好吗?

以后不仅衣食无忧,说不定还真的能发家致富,奴仆成群。

卢玄清自然不知道苏秋雨的想法,他呆呆的跟着苏秋雨慢悠悠的回到了村庄。

……

“秋雨,回来了,你这回来晚了,可没看到苏家刚才的闹剧,大丫跳河了。”

“啊?大丫跳河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苏秋雨没想到刚回到村子里,就听到了这样的消息,有些不解的问着村口树下说热闹的几个娘子。

“这是为何?”

“还不是谁做大,谁做小闹得,大丫说自己的婚事都没了,家里更要补偿自己才行,加上她本就是老大,哪里有老大当小妾,老二当正室的道理。”

“真是笑死我了,要我说啊,这大丫也聪明,未必就真的寻死,不是说县太爷非要这嫁的是两姐妹吗,她要真死了,苏家可交不了差,我看这是用死来逼迫苏家呢。”

村妇七嘴八舌开始再次议论开,苏秋雨却觉得他们说的还真有道理,的确,大丫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寻死。

“你们还在这里呢?快去看看,苏家又闹起来了,这一次是二丫,她说要收王莲花家的水莲做陪嫁丫鬟,王莲花还真带她家水莲去苏家了。”

“啊?陪嫁丫鬟?”

苏秋雨被这些消息弄的是头脑发晕,不会吧,这些人都疯了不成?

“走走走,咱们快去看看,去看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