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顶级甜妻:腹黑老公请滚粗》腹黑老公追妻计 GL 顶级甜妻:腹黑老公请滚粗BG文

更新时间:2020-01-14 00:03:49

《顶级甜妻:腹黑老公请滚粗》腹黑老公追妻计 GL 顶级甜妻:腹黑老公请滚粗BG文 连载中

《顶级甜妻:腹黑老公请滚粗》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崇丘分类:总裁主角:楚玄,楚少

主角是楚玄,楚少的小说《顶级甜妻:腹黑老公请滚粗》此文是崇丘原创的总裁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啊。”从头顶直贯而下的是冰冷的水流,那个粗暴的男人随即拿着浴霸粗鲁的冲着她的身体。 随忆在他怀里挣扎,眼里温热的泪流下来,她咬...展开

《顶级甜妻:腹黑老公请滚粗》免费试读

“啊。”从头顶直贯而下的是冰冷的水流,那个粗暴的男人随即拿着浴霸粗鲁的冲着她的身体。

随忆在他怀里挣扎,眼里温热的泪流下来,她咬紧牙关没有发出求饶的声音。

楚玄把浴霸扔到一边,强横的转过她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

“啊!”

痛,随忆趴在他的怀里,手紧紧的攥着他的白色衬衣。

他低下头猛地啄住她的唇瓣,含着她的嘴角宣布道,“楚玄,这个名字以后就是你终生要牢记的服务对象。”

说完,架着她的身子走出浴室。

一夜的缠绵,第二日清早,她被一阵浓郁的咖啡香唤醒。

她才睁开眼睛,一个文件便打到她的脸上。

她伸手拿开文件,艰难的坐起来,拿蚕丝被紧紧的裹在****的身上。

“嗤,你还有哪里是我没有见过的?真是白痴。”

随忆不理那个不可一世的男人,翻开手里的文件看起来。

卖身契!

“这是什么东西?”她质问道。

“你不识字?眼睛是用来喘气的吗?自己看。”

随忆急急的翻起来。

看到最后一页的签名时,合同从她手里滑落。

“知道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了?你是被你父亲下了药绑来的,所以我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不止如此,我还是你的买主,你是我用两千万买来的床伴,以后记住自己的身份。”

楚玄盯着她说完这些话,放下咖啡有趣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

她的表情还真多,先是震惊,接着失望,最后竟然平淡了。

随忆看着他,与他的眼睛对视,“我是自由人,他没有资格把我卖了,我现在的监护人是我的养父,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现在是要告诉我,我被骗了吗?”

“很遗憾,的确如此,他早就把我送到孤儿院了,我的养父才是我的监护人。”

楚玄走过来,捏着她的脸,“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吗?”

随忆不语。

“我会先打断他的手脚,挑断他的脊椎,最后扔到海里喂鲨鱼。”

随忆第一次听到有人把杀人说的如此云淡风轻。

她甩开他的手,“这些跟我无关。”

“是吗?”

楚玄看着她眼里闪烁的泪,她并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

只是装腔作势罢了。

“易年。”

随忆听到他叫人,赶紧把自己裹得更紧一点,头微微的侧过去,不愿让外人见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总裁。”

“随君毅在哪?”

“在赌场。”

随忆的脸色陡然暗了下来。

“带过来。”

“是。”

楚玄抚摸着她苍白的俏丽脸蛋,目光在她脸上游离,“我看上的猎物从来没有脱手过。”

随忆的心冰凉。

易年的速度很快,随君毅抓来时,随忆正心惊胆战的和他一起共进早餐。

“你们俩商量一下,是放你走,还是让你父亲去死。”

随忆被他强制的揽在怀里带到客厅,那里已经有一人颤颤巍巍的跪在那。

随君毅听到脚步声,头也未抬就在那哐哐哐的磕头。

“楚少,是不是那臭丫头不听话惹怒了您,您尽管教训,她跟我已经没关系了啊。”

随忆眼里尽是嘲讽,眼中全是悲凉。

“忆忆啊,你就是我的小棉袄,爸爸永远都会爱你的。”

“……”

“忆忆,对不起,爸爸一定挣到钱来接你。”

“……”

“忆忆,你原谅爸爸吧,爸爸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信誓旦旦说永远不会再离开他的父亲如今再一次已这么决绝的方式把她丢弃了。

心中这么多年没有愈合的伤口被无情的现实撕开,里面透着无尽的痛。

楚玄看着她眼里的伤,抱着她坐在怀里,拧着她的头面对自己,“听到了?”

“听到了。”她冷冷的说道,“那又怎样,我早已不是她的女儿,他没资格卖我。”

随君毅豁然抬头,“臭丫头,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可以断开血缘吗?我让你到楚少身边伺候是你多大的福分,没有我,你一辈子都见不到这样的大人物。”

随忆捂着耳朵,她不要听到他厚颜无耻的声音。

楚玄拿下她的手,“他还有话没说完呢。”

“臭丫头,你妈妈是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吧,她为了我可以去捡垃圾啊,她说过不许你放弃我的,那是你妈***遗嘱,你可不能忘了。”

随忆猛地从楚玄怀里站起来,“不许你提妈妈。”

随君毅见她开口说话,强硬的姿态缓下来,换成一副祈求的模样。

“忆忆,不提也可以,你不许和楚少闹啊,好好的服侍他,让我拿了那两千万去翻身,等我东山再起的时候,爸爸一定会记得你的。”

“你已经没救了,你怎么可以在累死妈妈之后还把我卖给别人,你对得起你的良心吗?”

“你懂什么,我不去赌,我怎么来钱,不来钱,我怎么东山再起!”

随忆闭上眼睛,眼泪不停地滑落,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如果靠他,她早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可是如今,他又出现把她推入了地狱。

子女不是父母的债吗?为什么到她这里,他的父亲才是她的债。

“忆忆,你再帮我一次,再帮我一次。”

随君毅见她动容,反而对着她的方向不停的磕头。

随忆闭着眼睛,指着门外,“你走。”

随君毅惊喜的站起来,“乖女儿,你跟着楚少一定不会错的。”

“楚少,我可以走了吗?”

“滚。”

随忆看着那男人连滚带爬的从眼前消失,心中仅存的那点残念也消失了。

“戏看够了吗?”

楚玄哼了一声,“你的表情比较逗趣,真是绝望的精彩连连。”

随忆气急,一巴掌拍上去。

她的手被他半途截住,他黑着脸怒视她,“谁给你的胆子!”

随忆眼眶通红,手无法挣脱,“为什么要买我?我到底哪里入了你的眼?”

楚玄看着她的脸,手下收力把她拉入怀中,眯着眼睛道,“你应该高兴买你的人是我,而不是大肚翩翩一口大黄牙的暴发户。”

随忆想象一下那个画面,立马被恶心到了。

楚玄压着她倒在沙发上,咬着她的唇瓣,口里还有她咸涩的泪水味道。

“唔!”随忆推拒。

可是他就像一个铜墙铁壁丝毫没有离开。

随忆再醒来时,楚玄正在给她上药。

外面的天色暗沉。

她吸着气要把双腿并拢却被他的大掌按住,“不想死的话,你最好别动。”

随忆现在怕急了他,他就是个疯子,她再跟他对着干会被折磨死的。

她乖乖不动,他却不老实,上药的间隙还不停的撩拨她。

她咬着牙忍耐,终于熬过了难堪的上药过程。

“你要把我一直关在这里吗?”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看你表现。”楚玄指着床头柜上的水杯和药丸,“把避孕药吃掉。”

随忆求之不得,她才不要怀上疯子的孩子。

楚玄见她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眉头不悦的皱起,这女人竟然如此急切的要把怀孕的可能扼杀,她以为她是谁?

随忆见他黑着脸,脸上现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楚玄哼了一声,“你以后就是我的宠物,我不喜欢宠物忤逆主人的意思。”

“如果我表现好,是不是就可以出去?我还有学业的。”随忆试探的问。

养父曾经说过,你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人善,有人恶,世人存活皆有万法,她的生存法则就是,形势比人强的时候就要顺势而为!

在这个亚洲富豪面前,她必须妥协才能有脱身的一天。

她不信,她这颗小草能长久的入他的眼。

楚玄盯着她温顺的脸,抬起她的下巴吻了吻,“那你可要好好表现。”

他的语气和表情都是面对宠物的恩赐。

隔天一早,随忆睁开眼睛对着一张天使般无公害的脸,牙齿默默的磨了磨,真的好想撕了他啊。

她见他眼睫动了动,赶紧换上一张温柔的笑脸,“早,主人。”

楚玄皱眉,推开她谄媚的脸,“滚开,一早就恶心我。”

随忆气急,蹬蹬蹬下床。

“站住,哪去?”楚玄支着脑袋瞪着她的细白长腿暴露在空气中,他淡紫的眼睛越发的深邃。

随忆双手抱胸,一脸的委屈,“主人,人家还疼着呢。”

“滚过来。”

随忆被他吼得的耳膜都嗡嗡作响了,她又不是聋子,他一大早发什么疯。

她一步一挪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笑的一脸忐忑,“主人,您有什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