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叹情谣》黄土情谣简谱 圣水 叹情谣强攻

更新时间:2020-01-22 16:07:48

《叹情谣》黄土情谣简谱 圣水 叹情谣强攻 连载中

《叹情谣》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红燕南飞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卉卉,相天

《叹情谣》由网络作家红燕南飞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卉卉,相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如预期想的一样,村里有井口出井水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村民都赶来打水。 看着村民们打水时的开怀笑颜,相天心中幽然一动,他明白若不尽...展开

《叹情谣》免费试读

如预期想的一样,村里有井口出井水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村民都赶来打水。

看着村民们打水时的开怀笑颜,相天心中幽然一动,他明白若不尽快破掉挡在村子的上空的法阵,不用多久村民们又将会无水止渴。

“天佑哥,你是否有心事。”细心的霜儿看出了相天心系另事。

相天似乎尚未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并未作出任何反应。或许追本溯源,该是时候破掉法阵,根除祸患了。

一旁的卉卉看相天不理会霜儿,并任性的拿手掌在他双眼前晃了晃。

“天佑哥,村子的水源已然解决,那我们之后该往何处?”卉卉问道。

“我们不走,还要在村子里待几天。”相天凛然搂着剑回转过来。

“还要住几天?你莫不是被这里的盛景所吸引,不愿过早离去。早知这样,我和霜儿也就不那么着急的收拾行囊了,还能在多玩耍几天也挺好。”卉卉言罢就对着霜儿,两人相视而笑了起来。

“我要去会一下那法阵,不便带你们一起。你们就留下好好领略这边的风光,如何?”

“天佑哥你既要独自前去破阵,那我们也要陪同你一起。”卉卉灵动的说道。

“只怕我到时无暇顾你们。”相天郑言道。

“天佑哥,你就放心好了。我们会照顾好自己。何况一路走来,我们都是谁也离不开谁。”卉卉说着,霜儿便点头回应道。

一别生离愁,何不如结伴相行,可就是落不得一刻清静而已。

出了村口,向东环绕,不久便抵达村子的后山,这里的树木清葱郁茂,万木峥嵘。

行至一空旷之地,无林荫蔽日时,相天就停住了。

“便是此处有天佑哥所提的法阵吗?”霜儿开口道。

相天默默的拔出剑,运转法力,对天发出一道银芒,少顷,便见凌空激起一股气流,银芒就被法阵壁垣尽数化去。

相天双眉紧锁,“我想我们是遇到难题了,这个法阵甚是精妙。”

“天佑哥,我曾跟随师傅习得一些布阵之法,且让我试一试。”卉卉说道,就拔出了临渊剑,跃跃欲试。殊不知先前严翼所布的阵与此阵相比差之甚远。

“姐姐,你可要小心点。”本被那气流吓得往后闪躲的霜儿缓了缓才嘱咐道。

心中默念咒语,卉卉朝天划转剑意,道道剑气幻成紫光撞击法阵中央,合计着可像先前破严翼的法阵那般轻易,可此刻法阵并未有一丝的异动。

“我也没法子了。”卉卉摸着脑袋,呆呆的自语道。

“无妨!你已经尽力了。”望着这如幻但又牢固的法阵,相天安慰道。

一心想帮自己天佑哥的忙,卉卉还是耐不住性子,急得随意就从乾坤袋里抽出一样法宝扔在了地上,“都带的什么绝世法宝,关键时刻都是用不上。”

霜儿不懂得怎么该如何劝道,只能过去俯身捡起卉卉所丢的物事,虽不知这物事在修炼者眼中所谓的法宝有什么用,但她也明白凡物皆因其能所用而被所创。

本陷入沉思的相天,无意瞥见了霜儿拾起的法宝,灵光一闪,“有办法了。”

霜儿、卉卉二人皆把目光移至相天的身上,好奇相天口中的办法是以何妙计破阵。

“霜儿,劳烦你把手中的镜子拿给我。”相天指着霜儿手中的物事道。

“这是法宝玄天镜,上古神器。有了它,只要引法力催动它,照寻到法阵咒门,那破掉法阵也就变成易事了。”

回忆起师尊往日的教诲,卉卉记起了师尊说过,三界之内,所有的法阵皆是以布阵者施法力而能让其具其形,定咒语而让其愈加牢固。而更为精妙的法阵,布阵者大多都会祭一法宝神兵来镇在法阵的核心位置。

“天佑哥,那你快点施法,早些破了这个让大伙都头疼的法阵。”卉卉说道。

相天拿着玄天镜,镜子像是附了灵力一般,刹那间溢出明亮光芒,相天亦略施法力灌入镜身,催动玄天镜,镜面愈发清撤明了,缕缕光芒不断从镜面渗出。

光芒大盛,如赤日映空。

霜儿被灼眼的光芒照的连忙举起自己的手臂到额间遮挡,一旁的卉卉还是细心的从袋中拿出了七星伞替她遮挡光芒。

相天信步绕着法阵走了一圈,手执玄天镜,光芒掠过法阵的每一个角落,似无异样。

透过伞间,卉卉深切注视着相天的每一个举动。

想起龟丞相所言的宿世一说,早先窥得自己的良缘是在易水。可在易水相遇到的除了那魔人苏印,就是眼前的天佑哥哥了。莫非他就是自己所要等的人。

芳华易逝,虽然自己贵为龙族公主,位列仙籍,不用像凡人那般生老病死,不用担忧珠黄人老的来临,但终要择一人相伴,莫辜负了韶华。

这几千年来,来东海提亲的人不胜枚举。或面相俊美的,或修为如冀阳一样出众的,都没能入自己的眼。不是他们不够好,从他们有了提亲的想法之时,他们与自己都已是陌路。

凡事皆可将就,唯独终生大事不可以。要选对人,就要找自己认定的,就像三哥那样,虽违逆了父王,但他此生起码无憾了。

说到底,自己羡慕三哥的根源,还是相信了宿世一说。不过该庆幸的是,这一次父王对于自己的想法还是给予了肯定。许是三哥的过去,让他有了几分悔意。

少顷,卉卉回过神来,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不管天佑哥是不是自己的有缘人,接下来也不管他往哪里去,自己都是跟定了。只因在他身上,能找到一种相见恨晚的熟悉感。

“找到了,就是这里。”相天收起玄天镜,对着法阵咒门就是一劈,一圈银色光芒飞旋着冲向咒门,光芒隐去之后,轰隆一声尖响,整个法阵如明镜破碎般发出阵阵吱咧声。

“霜儿,我们成功了,法阵终于被我们所破。”卉卉兴奋拉着霜儿的手说道。

“嗯嗯!那些村民们再也不用为水而忧扰了。”霜儿接着道。

二人说话之际,只见天空忽现阵阵金光,甚是奇异。抱着好奇之心,二人不约而同来至相天身旁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金光过后,一个金钵缓缓落至相天手中,“这是何物,天佑哥你知道吗?”卉卉问道。

“我不是很清楚,但猜测那法阵就是由它而起的。”相天回道。

“那就不用想了,破了法阵,还有法宝收,这笔买卖我们不吃亏。”卉卉盘算着。

“姐姐这话听起来更像是做生意的商人一样。”霜儿道。

“有吗?多一件法宝,这一路上说不定能用的着,何乐而不为呢?”

“不问自取!觉得你更像是奸商。”相天直言伴笑道。

“什么叫奸商?确切的讲,应该也是奸商。”卉卉辩道,“这都是跟天佑哥学的。”

“跟我学的?那我何时教过你做买卖了?”相天反问道。

“就刚才啊!你借去玄天镜,到现在还未有归还之意。”卉卉嘟着嘴说道。

“是啊!方才专注于破阵,倒是把这事给忘了,拿去吧!你的法宝。”相天递过玄天镜。

卉卉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我跟你开个玩笑,天佑哥你还真当真啊!要是觉得玄天镜用的顺手,就将它赠与你吧!反正我的乾坤袋里还有很多法宝。”

相天听罢,释然而笑。

“天佑哥,那我们该去往何处呢?”霜儿问道。

“最近为了破阵,甚是疲乏,已经没脑去想了。这次就让你的姐姐做主,指一个方向,就当做是谢她的馈赠吧!”相天笑言道。

“好!那这次就由我做主,你们随我一起去趟瑶山,而后再去魔族聚地。”卉卉说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