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冰雪神狱》冰雪神剑 冰山攻 冰雪神狱调教

更新时间:2020-03-26 20:06:31

《冰雪神狱》冰雪神剑 冰山攻 冰雪神狱调教 连载中

《冰雪神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伍十弦分类:玄幻主角:杨峥,海老

《冰雪神狱》作者:伍十弦,玄幻类型小说,主角:杨峥,海老,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海老就这样离开了,他临走前给杨峥留了几块磁石,这是海老走后杨峥才发现的,磁石下还压着一张字条,海老把一些没来得及教给杨峥的东西都...展开

《冰雪神狱》免费试读

海老就这样离开了,他临走前给杨峥留了几块磁石,这是海老走后杨峥才发现的,磁石下还压着一张字条,海老把一些没来得及教给杨峥的东西都写在了上面。杨峥把磁石和字条都仔细收藏在了抽屉里,现在对他来说,最宝贵的财富除了父亲留下的戒指外,又多了两样。

重新回到一个人的生活,再也没有海老时时在耳边咆哮、不用担心被喷一脸的唾沫星子、偶尔犯错也不用害怕后脑勺上突然挨上那么一下。

但杨峥却不适应了,虽然只是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现在想来却那么温馨。有人责骂,有人关心,有一个人随时随地关注着你的每一点最微小的进步。自从父亲去世后,就再也没有人关心过他,能重新找到这种感觉,真好。

所以杨峥一直幻想着海老没有走远,还在一直关注他的点点滴滴。俯卧撑又比昨天多做了二十个,好像听到了海老那特有的平淡语气在说“还可以,不过要继续努力。”雕刻木片又失败了,脑袋上好像立刻就挨了那么一下,整个人立刻清醒过来。

每次想要稍稍偷懒,耳边似乎就传来海老的咆哮“明明一点天赋都没有,还不努力,何必浪费自己的生命呢?你还是好好当一个猎人吧,至少可以养活自己。”

就这样,杨峥一直执拗的努力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本能的觉得,磁力器这种半机械半术法的装置深深地吸引着他。

他常常会做梦,梦到自己熟练的将一个个金属部件组装在一起,随着最后“咔嚓”一声,整个磁力器严丝合缝的上下扣在一起,他轻轻一按,磁力器发出柔和的白色光芒,将整个木屋照的雪亮。如果有一天,他能做出这样一个最简单的磁力器,那一定他最幸福的一刻。

这样想着,本来已经精疲力尽,四仰八叉像条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杨峥顿时觉得又有了动力,翻身爬起,继续锻炼。一次一次挑战着自己的极限,一天下来,总要累到脱力。这是巨大的折磨,杨峥却津津有味的品尝着这种折磨,并且自得其乐。

为了不断激励自己坚持下去,他开始写训练日记。偶尔失去信心的时候翻看一下,发现自己一直在进步着,信心就会慢慢回流到心中。说实话,这段时间以来,他取得了不小的进步。

手指的力量增长了很多,他每天都用手指撑地做着俯卧撑,还用手指勾着装满水的木桶做着平举。现在这两项运动的他每天做的数目比起最初时都已经翻倍。

杨峥还学会了沿着木质纤维将紫衫木劈成一条一条薄薄的木片,完全不损伤到纤维本身,他对紫衫木的结构比起之前已经熟悉了很多。

年份好的时候,紫衫木会长的比较快,这一年的轮轮就会比较厚,但木质会酥松一些;遇到灾害的年份,紫衫木会长的很缓慢,年轮就会比较薄,但木质会十分坚硬。

杨峥现在只要一下刀,就能从木质的松软中大约猜出这一层会有多厚,需要用多大的力气。虽然他依旧无法按照海老的要求在紫衫木片上一口气完整的刻出一个基础法阵,但比起刚刚开始那会,显然已经进步了很多。他知道自己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只要坚持下去,做到海老要求的那一步只是早晚的问题。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杨峥对于调动术元力依然一头雾水,每天他都会带上父亲的戒指去练习射箭,感受那种戒指与身体靠术元力连接在一起的感觉,但实际效果近乎于无,他甚至都说不清到底什么是术元力。

在这方面,唯一的取得的成绩就是箭技有了不小的提升,配合戒指,他的射程提升了一半有余,准确度也能保持在一个相当稳定的层次,所以这一项锻炼他也坚持了下来,每日练习不辍。

转眼又是两个月过去,杨峥紧握着手中的刻刀,全神贯注的在紫衫木片上雕刻着,木片上的风系法阵已经完成了一半。

虽然还是冬季,但是他的后背已经完全汗透了,可是杨峥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这些一样,他心无旁骛,眼睛一眨不眨,刻刀下,流畅的线条蜿蜒而成。

两个多小时已经过去,眼看法阵就要雕刻完毕,杨峥的体力也到了极限,之前几次他都是失败在这个时候。所以他不敢稍有放松,用尽全身力气保持着双手的稳定,指尖感受着每一刀传来的触感,随时调整着力量的大小。

还差一点点,杨峥紧咬着牙关,榨取着身体里最后一分力气,一滴汗水顺着额头滚落下来,正好流到他的右眼,挂在眼睫毛上摇摇欲坠。

右眼视线被挡,杨峥单凭一只左眼无法判断距离,差一点就一刀划歪。幸而靠着这一段时间坚持不懈的强化训练,不论是紫衫木片的质地还是法阵的结构他都早已烂熟于心,凭着精准的手感将刻刀稳稳控制住了。

只差最后一个弯头,沟槽首尾就能相连,法阵即将大功告成,可这最后一步居然被一滴汗水给挡住了。杨峥不甘心,他干脆闭上了眼睛,任凭刻刀下的触感带着刻刀前进,这两个月,他制作、雕刻了上万片紫衫木,这一切的积累能否取得实效,就看这一刻了。

他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特别奇怪的状态,似乎他的身体就是整个世界,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了,脑海里清晰的反映出法阵现在的状态,而指尖清晰的触感引领着刻刀前进的方向,手腕灵活的一转,法阵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结构,终于完成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紫衫木上成功刻下一个完整的法阵,精疲力尽的杨峥瘫软在椅子上,手指一松,刻刀跌落到地板上,他几乎只剩下喘息的力气,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了。

休息良久,杨峥终于觉得自己缓过一口气来,这才拿起刚刚刻好的紫衫木片细细检查,完全没有问题,杨峥可以确认自己完成了第一个符合要求的法阵。他闭上眼睛,细细回味起最后那一刀时的感觉。

那是一种特别奇妙的状态,一种充满了矛盾的感觉:一方面,他觉得自己的五感全部被压缩进了身体里,不再能够从外界接受到任何信息,但另一方面,对于当时吸引着他全部注意力的刻刀和木片,却洞若观火,就连木片的内部,那一刻似乎也纤毫毕现。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却让杨峥回味了很久,他有种感觉:这种状态正是引导出他术元力的关键所在。但可惜的是这种状态他只经历那短短不到一秒时间,现在回想起来,仿佛雾里看花,看不清又摸不着。

没关系了,只要坚持锻炼,一定还有机会进入那种状态。杨峥安慰着自己,连晚饭也顾不上吃,直接就爬上床,还没在床上把身体摆正呢,就已经进入了梦乡。

今天他的体力消耗虽然看上去不如往常做力量训练来得大,但实际上,他精神上的损耗却是前所未有,堪比两天两夜没有睡觉,能坚持到现在,还是因为第一次完成法阵的兴奋劲支撑着。

接下去的一段时间,杨峥觉得自己仿佛终于捅破了那一层窗户纸,有如神助一般接连完成了火、土、水、光四系基础法阵的篆刻。

现在杨峥不论是雕刻水平还是对基础法阵的理解,都上了一个台阶,只是成功率还不算高而已。平均每一、二天才能成功一次,即便如此,杨峥对自己的进步还是非常的满意,可惜的是那种玄妙的状态再也没有出现过。

杨峥一边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各项训练,努力提高篆刻的成功率,一边思考着自己的未来。海老临走前布置的最后一项任务他已经算是完成了,虽然暂时成功率还不高,但随着训练的继续,将成功率提高到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目前看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下一步应该如何提高呢?杨峥不得不第一次独立思考自己未来的道路。杨峥总结了一下海老讲过的磁力器制作,总结下来无非就是三方面:术元力的运用、雕刻法阵以及金属材料的合成与锻造、。

思来想去,他觉得现在谈如何引导术元力之类还太不切实际,根本就找不到着手的方向;篆刻法阵呢,海老只教了他五个基础法阵,而在木片上篆刻法阵他已经接近瓶颈,短期内想要继续突破难度很大;那么就只剩下找个地方学习金属锻造比较现实。

大的方向既然已经确定,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杨峥很快就下定了决心:在家进行一段巩固性训练之后就前往最近的小镇——沙溪镇,因从小镇边流过的一条名叫沙溪的小河而得名,这也是杨峥去过的唯一一个镇子。

在沙溪镇上正好有一个小小的铁匠铺,专门为附近的猎户、农民和偶尔路过的游侠打造各种农具、兵器。那里的老板兼铁匠是一个叫做强锤?吉祥的老蛮人。

当初杨峥的父亲还在是,经常会去找那个老蛮人打造一些箭头之类的玩意,每次都还要一起喝喝酒,看上去父亲和那个老蛮人关系应该还不错。杨峥也被带去过,还算熟识。想来过去找个帮忙打下手的工作应该还是可能的。

在海老离开三个月后的一个清晨,杨峥也打起了背包,这个还不满十五岁的少年勇敢地离开了这个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踏上属于他的未知旅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