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女人 Mary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BG文

更新时间:2020-04-13 08:06:01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女人 Mary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BG文 连载中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不相烦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阮娇,沈慕卿

新书《金玉其外的黑圣母》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不相烦,主角阮娇,沈慕卿,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二卓是阮娇在六岁那年捡到的。 当时她的继父因病去世,阮娇领着一卓,在大雨滂沱的英国公府前跪了一天一夜。         “爹,我...展开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免费试读

二卓是阮娇在六岁那年捡到的。

当时她的继父因病去世,阮娇领着一卓,在大雨滂沱的英国公府前跪了一天一夜。

        “爹,我娘说当年的事并不怪您,只要你能接纳女儿,她定会在天上好好地保佑您,保佑英国公府。”

“爹,这是我邻居家的弟弟,叫一卓,您让我带他一起回去吧,他父母是因为照顾娘,才被感染风寒才去世的。”

“爹,女儿求求您了,女儿是您的亲骨肉啊!”

六岁的娃娃,一手领着个四岁的团子,一手执拗又倔强地撑在地上,嘴角发白,全身淋透,哭的声嘶力竭。

雨水溅在地上,调皮地打着泡泡,阮娇对着一扇紧锁的大门,边哭便磕头。

直到厚重的朱漆门被缓缓推开,眉目紧锁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淡漠道,“你凭什么证明你是我阮劲竹的孩子?”

阮娇摊开冷得直打哆嗦的小手,将娘亲给她的信物递给他,战战兢兢地抬起了小脸。

阮劲竹怔愣了两秒,看到阮娇那双与她母亲如出一辙含笑迷蒙的桃花眼时,瞳孔猛然一缩。

这确实是他女儿。

于是,阮劲竹将相依为命的姐弟俩领进了那扇朱门,碍于泼辣的陈氏,只给了姐弟俩一处偏僻荒凉的院子。

出于羞愧心作祟,阮劲竹总会偷偷关注着姐弟俩,给俩人买玩具和零食。

阮娇将所有的钱都攒了起来。

       终于有一天,她攒了足够的银子,便带着二卓去买衣裳。

在成衣铺的街角,两人遇见了一只黑不溜秋,毛发零乱的小狗,正被一堆小孩们当货物般玩命地揍着,阮娇觉得自己很像这只流浪狗,便在乱棍中将它救了下来。

还给她起名叫阮二卓。

此时,二卓正灵活地抖动着自己的一身肥膘,幽绿色的眼睛透着锐利又警觉的光,在阮娇的榻前当起了护花使者。

“我说二卓,”阮娇一口一个爆米花,嫌弃地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你现在都有我沉了吧。”

二卓深意为意地嗷了一声,屁股向后一坐,两只前爪向前一伸,在阮娇的脸上投下一层乌黑的阴影。

好你个大黑狗,站起来比我还高。

“你给我坐下,”阮娇向地上一指,苦口婆心地劝道,“你也该减减肥了,上回陈氏去咱们院子,还以为你是钻进府里的黑瞎子呢!”

“要不是你姐姐我拦着,你都快成那陈氏碗里的一块肉了。”

二卓鼻孔哼哧哼哧地出着气,很是不满,索性转过头去,留给阮娇一个毛发锃亮的后脑勺,还有一层层犹如千层饼般的厚脖子。

主人在嫌我胖…

“二卓,你转过来,姐赏你个爆米花。”

二卓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二卓,你是不是欺负我现在动不了?”

二卓一听这话,悠地回了头,却看见阮娇一脸快活的得逞神情,呼哧一声,又嗖地转了回去。

阮娇的笑容凝固在原地,诶呦我这个暴脾气…

二卓像是受到了不小的心理伤害,一层层的肉犹如海浪般剧烈地抖动着,耳朵几乎要耷拉到了地上。

“阮二卓,你就会用这招治我!”阮娇捂着胸口,用一种看凉薄之人的神情看着他,妥协道,“咱不减,不减,吃到进不去屋门还不行吗。”

二卓的耳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竖了起来,吐着舌头,还没等阮娇反应过来,甩着肥膘一溜小跑,将爆米花一卷,吞入腹中。

阮娇看得瞠目结舌。

“沈慕卿跟我说他喂过你了啊…”

二卓眯着眼,打了个饱嗝。

阮娇一瞪眼,柳眉倒竖,“阮二卓!你胖死算了!”

“什么胖死算了?”沈慕卿一进屋,就跟阮娇恨铁不成钢的目光撞了个满怀,他摸了一下二卓圆滚滚的脑袋,打趣道,“怎么,看着二卓,你也觉得自己胖了?”

阮娇将自己的胳膊伸出来,和二卓的爪子做了一番对比,像看傻子一样盯着沈慕卿,它这爪子都能包上我了,好吗?

沈慕卿叹了一声,给二卓顺着毛,“这世上最可怕的事,就是自欺欺人。”

阮娇炙热的眼光扫过去,不把他给烧个骨头散架誓不罢休。

“你可别这么瞪着我,”沈慕卿将手里的物什递给他,“这世上,可没比我更义气的人!”

阮娇打量着面前用两根木块连起的棍子,反应半晌,又被对方期待的目光激发了想象力,犹豫道,“拐,拐杖?”

“对啊,特意为你做的,开不开心?”

“开,开心你个大头鬼,要不是本小姐心领神会,还以为你去偷了灶间的柴火!”

“你,你!”沈慕卿被怼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甩了甩袖子,又抿了一口细茶,压下一口气道,“阮娇,我可是过来给你传消息的!”

“什么消息?”

沈慕卿的脸立马沉了下来,“我听我爹跟我娘说,阮伯伯明天来接你。”

“他,接我,接我顺便打断我的腿?”

“我娘也是这么个意思,立马叫我爹去推了,但我爹说,你毕竟是英国公府的二小姐,还未出阁,就一人住在别府,传出去名声不好。”

“结果呢?”

“我爹说把你放在王府更放心,你爹那里先推着,等什么时候推不了了,再放你走  。”

“我爹最晚也就撑三天,“阮娇掐指算着,两只手捻成了陀螺,”他女儿放着自己的府邸不住,肯定惹人非议,他好面子。”

“你别这么消极,”沈慕卿安慰道,“他是你爹,就算他打了你,也是爱你的。”

阮娇笑了,眼睛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你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和看姐姐的眼神一样吗?”

“也没多不一样吧…”

“无论是大姐还是阮玥,他眼里都是带着爱的,而对我,更多是愧疚罢了。”

“阮娇…”

“要是我爹三天之内再来,那你赖着我还的三两银子,就作废了,怎么样?”

“还有,”阮娇将手指摆出个OK的手势,眉角一跳,抖着嘴皮,提着他的耳朵道,“这表示同意,不是三两银子!”

“可…”沈慕卿学着她做同样的姿势。

“可什么可,我教你的可是新知识,为了报答我,去给我买城东的猪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