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愿你知我相思苦》知我长相思 18禁 愿你知我相思苦H文

更新时间:2020-04-23 16:02:52

《愿你知我相思苦》知我长相思 18禁 愿你知我相思苦H文 连载中

《愿你知我相思苦》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补婳分类:婚恋主角:李世荣,杜婉仪

主角是李世荣,杜婉仪的小说《愿你知我相思苦》此文是补婳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寒冬过去,北城冰雪消融,天气中还仅存着一丝凉意。 李世荣的院子。 张佩君在给李世荣泡茶,动作沉稳,这么多年的培养,一举一动都像是...展开

《愿你知我相思苦》免费试读

寒冬过去,北城冰雪消融,天气中还仅存着一丝凉意。

李世荣的院子。

张佩君在给李世荣泡茶,动作沉稳,这么多年的培养,一举一动都像是出自大户人家,透着优雅,她长得不差,年近四十还保持身材窈窕,美艳端庄。

李世荣喝着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他也逍遥这么多年了,人啊,总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点代价吧……你说呢,佩君。”

张佩君的神色闪过一丝复杂,不动声色的掩去,也跟着笑了笑,“是呢,二爷,你让人引他的人去静安庙,这里面有什么让他这么害怕?”

李世荣放下茶杯,挑了挑眉,“你可不像是个多话的。”

张佩君的心颤了一下,她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原来从不渴望他对她能有一丝情意,但人从来都是不会知足的,从那个高大俊朗的男人用几个银元买了她开始,他在她的生命便如天神一般存在,之后跟他回北城,看着他娶了门当户对的大家小姐,可是看他对太太冷冰冰的样子,又觉得自己可能还有希望,过去这么些年,自己一步一步成了她的心腹,才发现原来在他心里,早已容纳不下别人了,太太如此,她也是,他对别人的深情越多,她就显得越可笑,那个叫杜婉仪的女人,虽然没了性命,却可以永远存在在他的心里,而现在,她连那个名字都不敢提起,张佩君面色惨白,神色冰冷,只顾着手上的动作,任李世荣自顾自的说着。

“我是在给他提个醒,二十多年了,我可一点都没忘,他也不能忘!”

看着李世荣志在必得的样子,张佩君只觉得心在滴血,任何时候,他的目的,都是为了给那个女人复仇。

李世荣完全没在意身边女人的脸色越来越惨白,一心只记得他的复仇大计。

二十五年前,那是老司令还只是个起义团队的一个小团长,手下部队不过两千多人,省城刚好变了天,一个穷小子莫名其妙的上了位,搭上了省城百年名门望族王家,王家的独生女对陆云是言听计从,死心塌地,陆云自立门户,摇身一变成了东北的风光无限的大军阀,当年的老司令看情况不对,领着自己的部队退守北城,所幸陆云并没有赶尽杀绝,还把北城的部队都交给他,尊称司令,似乎是极尊敬前辈的样子,不知打的什么主意。

老司令年轻时的结义兄弟,占山为王的杜军,人称杜二爷,在帮老司令退守时被乱枪打死,临死前将数以千计的兄弟交给他,更是托付他照顾自己唯一的女儿杜婉仪,老司令感恩于兄弟,自是应允,退守北城时,将杜婉仪也一同接回北城,但三年后,杜婉仪失踪,李世荣也突然不告而别,一走就是十年,这其中发生的事老司令不得而知,只恨自己有负故友之托,懊悔了好多年。

老司令不知,李世荣却是清清楚楚。

杜婉仪虽然是土匪头子的女儿,母亲去世得早,杜军更是拿她当心肝宝贝,诗书礼仪样样没有少学,杜婉仪一头长发极黑,偏偏不爱束起来,只挽了个小髻子,总爱穿一身白衣,清丽婉约,眼波流转,笑意盈盈,亭亭玉立的站在凉亭下,那是李世荣能珍藏一生的美景。

李家两兄弟,在来北城之后,李世华在老司令手下先做副官,将来接老司令的班,李世荣好读书,主张文能治天下,老司令的军人出身,两个儿子里自然对李世华的期望更大一些,刚到李家时,杜婉仪父亲刚刚去世,那段艰难的时间都是李世荣在陪着她,给她家,给她温暖,逗她笑,杜婉仪在李家住的第三个年头,老司令想给她订一门亲,说来说去,嫁到别人家总是不放心,便想着在自己两个儿子中择一个,虽然老司令心里是更属意与李世华,但也是要询问杜婉仪的意见。

那日,老司令叫来了三人,开诚布公的讲明,要杜婉仪做个选择,看见她和李世荣眼中的情意,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又看了眼大儿子失望的眼神,无奈想到,终究是有人要失望的,当即给两人定了亲,两个相爱的人眼中只有对方,却没注意旁边李世华嫉恨的眼光,双手紧握暴起的青筋,他倒没有多喜欢杜婉仪,只觉得是个美人,只是这两人的样子让他讨厌,他是长子,从小他不要了的东西才轮得到李世荣,以后也是如此!愤愤的转身离去,老司令也只当儿子生闷气,没多做理会,想着过些日子边好了。

在定亲宴的前一天,杜婉仪没了踪影,李世荣担心出了什么事,又不敢声张,只悄悄派了几个人在家附近寻找,在李家大宅的后山边上,李世荣终于是找到了精神恍惚的杜婉仪,衣服被撕的破烂,浑身都是伤,脸上泪痕未干,脸颊红肿,嘴角还有血迹,分明是被强暴的样子!像是不认识他似的,只是在疯狂挣扎喊叫,他脱下自己的大衣披在杜婉仪身上,抱着她席地而坐,可无论跟她说什么都没有回应,就这样过了一宿,天蒙蒙亮时,杜婉仪回过了神,认出了李世荣,开始嚎啕大哭,李世荣才不得不相信,居然是李世华让人绑了杜婉仪到后山奸污了她!还是在他们即将定亲的前一天!李世荣的恨意喷薄而出,全身发抖的抱着杜婉仪悄悄回了自己的院子,拿着刀就去找李世华,李世华正在老司令的院子里,父子二人正在商量定亲宴的事,老司令没有看到李世华讥笑的眼光,李世荣突然双眼猩红的闯进来,老司令很不高兴,斥责了几句,都是要成家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稳重,看着李世华得意的眼神,恨意更是止不住,又看了一眼父亲,挣扎着他还是收回了刀,他没法在父亲面前杀了他,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一开门却见到了让他后悔一生的场景,杜婉仪自杀了,用剪刀刺进了自己的胸口,带着决绝,似是抗挣不能成为爱人新娘的绝望,李世荣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跪在地上。

入夜,李世荣抱着她的尸身走了半夜,寻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悄悄的埋葬了,没有立碑,他不希望别人知道杜婉仪死的这么不干净,第二天清晨,去了城外的寺庙给杜婉仪供了块牌位,又陪着她坐了一天,才回了家。

老司令正着急呢,定亲宴两人都不见了踪影,第二天了李世荣才回来,杜婉仪去了哪谁都不知道,无人时李世华还特意到李世荣面前,看他没什么别的反应,心想杜婉仪走了吧,他得不到的人李世荣也不要想,哼。

回忆起过去,李世荣的脸色都狠厉起来,张佩君一看,便知他又想起了过去,却不知如何安慰。

一会儿功夫,有卫兵来报,李世荣穿上大衣拂袖而去,张佩君终于是支撑不住,瘫倒在地,掩面痛哭。

李世华的人很快回来禀报,他屏退了手下人,副官对他耳语了几句,直听的李世华血液逆流,全身都冰凉了,他挥手让手下出去,自己坐那发呆,杜婉仪……他有多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

冷静半晌,似乎是在安慰自己,李世荣难道一早就知道了?没什么大事,知道又能对他怎么样,一个空壳子的副市长有什么实权,他可是北城的司令!在这个年代,手里有兵马的人才是王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