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药王皇后》药王茶卖店 紧缚 药王皇后Mary

更新时间:2020-07-06 16:04:19

《药王皇后》药王茶卖店 紧缚 药王皇后Mary 已完结

《药王皇后》

来源:作者:千予分类:豪门世家主角:侯爷,卓夕

《药王皇后》由网络作家千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侯爷,卓夕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自由?人生在世,要想拥有真正的自由谈何容易?”璟沅又想起那日,她大声说“无父母之命、无王权之压”时的神采飞扬,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展开

《药王皇后》免费试读

“自由?人生在世,要想拥有真正的自由谈何容易?”璟沅又想起那日,她大声说“无父母之命、无王权之压”时的神采飞扬,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

“这是自然,所以我首先只是想得到最基本的人身自由。”

“你若自由后,想做什么?”不知怎的,想到她不受羁绊,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他竟然会觉得难受。

“我要开展我的奢侈品大业。当然,如果您能给我一笔遣散费就好了。”

璟沅完全听不懂,“奢侈品?遣散费?”

跑题了,“当然在合同期间,您要付给我与宜侍职位相称的薪水,就是月例。作为回报,我会认真积极工作,一切以您的利益为上,您可以提任何要求。我承诺,没有欺瞒、没有设计、没有试探,更不会有背叛。”

“那你知不知道,跟着我,前面面对的,有可能是怎样一番图景?”璟沅低沉地说。前路如何,他自己都不知道要面对什么,抗旨不遵、私自开采,若王上一旦召告天下,他就将成为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无论是什么,我只按我的心意走。您救过我,我知恩图报。我不管你将来是乱臣贼子还是王侯将相,在合同期间,我都会全力相随。但前提是,您只要信我、不放弃我。有关我的身世来历今日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今日之后,不问出处、不问来历。”基本的职业道德她还是懂的,要他相信她,没有一个身世来历他怎么肯信?

“我答应你,只要信你、不放弃你,今日之后不问出处、不问来历。”璟沅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相信她。

“那么合同期限是……”

“一年,便以一年为期。”璟沅沉默良久,给了一个时间期限。

“成交!”

Bingo!初步达成协议,她再也不用试探来试探去,也不用被试探来试探去了。

“既然协议达成,那么你先告诉我,你真的是伍府六小姐?”

“我不是。”她坦诚以告,估计他也查得差不多了,更多的信息她还没来得及与伍行串供,暴露是分分钟的事。“我其实是一个孤儿,从小被卖入宫中当奴隶,这一次,本是要陪葬的,但是机缘巧合之下,我活下来了。伍行与我没有血缘关系,当日他只是怕我逃走才让我留在营中等待先王闭墓事宜全部完成,这才谎称是他妹妹,没想到后面发生了这么多事。”

“看来他准备这身家文书颇费了些心思。”璟沅丝毫不意外,“你的医术……”

她吐了吐舌头,“其实我只是自小跟宫中一个老太监学过药理,把脉什么我不太懂。”说什么坦诚相待,完全做不到嘛。但是她的来历实在诡异,无法倾囊相告。但她保证,除了关于身世,其他都能坦白。

“那么解毒……”璟沅突然就有了风险意识。

“我有小白,它说你的毒可解,但是需要一定的时机。”

“它如何听得懂你的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自小就与它一起长大,它很懂我,而且救过我的命。”

完了,这下真的全无秘密了,卓夕觉得自己好像剥光了衣服站在他的面前,完全无掩饰。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不过侯爷,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事?”

“就是以后,永远、永远不要点我的穴道!”点穴什么的,很了不起吗?不知道被点的人有多难受么?

璟沅的冷脸上终于裂开一条缝,“好,我答应你!”

“耶!”她比了个剪刀手,达成协议,她终于觉得前路一片光明。她开心地在靠窗那侧躺下来,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这个世道,找一个全心信任的人,容易吗?心事放下,她居然就真的渐渐入睡了。

璟沅也在一旁躺下,捞起她的一缕黑发,“真的可以提任何要求吗?”

他笑了笑,闭上眼睛,突然觉得这样能全心相信一个人的感觉真好。从小他就一直生活在尔虞我诈中,不停地经历试探与被试探、暗杀与被暗杀,心已经很累很累。曾几何时,他也很想远离这些事事非非,远离权利中心,但是他不同,他的存在注定是某个上位者的绊脚石,他一旦放手,就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就这样试一次吧,对了,他全心欢喜;错了,就算刀山火海又如何?这种相信,和子然、间易等人之间的信任完全不同,不是上级对下级的信任,也不是下级对上级的忠心,而是朋友间的互相信任、依赖和依靠。对,就是依靠!他突然也觉得好累,需要一个人来依靠。迷迷糊糊想着,他渐渐也睡了过去。

马车外面,间易悄声问子然,“你是说,他们两个,早就……”

子然摸了摸鼻子,微微点头。

“伍府这位六小姐,看来本事大得很!”间易略带怒意愤声说,“怪不得侯爷枉顾军令也要去追寻她”。

“但至少证明了,侯爷还算是正常的。”旁边一个声音插进来,立刻就获得了周围各明卫暗卫们的纷纷认同。

那是间容的声音,“无论如何,至少可以确定,伍姑娘对侯爷没有坏心,否则刚刚也不会出手救了我等。”

这个舆论基调一旦被定下,卓夕成功爬床抱大腿的事迹立刻悄然传遍随行士兵,伍行也不例外。

而处于风暴中心的卓夕姑娘完全对此一无所知,她醒来后,发现自己的睡相有点难看,尤其在顶头上司的眼皮底下,好像半梦半醒间还吸了两次口水。她想起早间进来时间易的脸色,瞬间又联想到自己的身份似乎与侯爷共享马车空间有点逾矩,于是她自认为颇带自觉地爬起身准备到外面伺候着。掀开帘子发现外面的副驾驶座位被子然占据了,她一时纠结了,外面没地方坐,难道真要去骑马?骑一天下来,不说屁股大腿乃至浑身骨架受罪,就是这白嫩小脸蛋也受不了这高阳烈日的,非要脱掉一层皮不可。

她纠结间,正副驾驶座上的两人齐齐看了过来。她以为间易还是会一脸愤怒,没想到他居然换了个不屑的眼神。她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子然却一脸谄媚地说,“卓夕姑娘,您怎么出来了?这外面风吹日晒的,没的晒坏了您。您还是里面请吧,外面有我们众兄弟呢。”

她打了个寒战,眼神一扫,发现前面几个士兵也纷纷回过头来,送来了友好且暧昧的眼神。

这是什么情况?

舒月一直跟在旁边,见状连忙从伍行的马上下来,小跑过来,问,“小姐,您可是想要休息休息?”

卓夕还没来得及回答。子然立刻领会,打了间易一拳,抢着回答说,“对对对,众兄弟们也走了这么久了,是该歇歇了。”

卓夕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行浩浩荡荡的队伍立刻就靠边整休。她跳下来,走到阴凉处,舒展了一下筋骨。舒月递上一壶水给她。她接过来,一边喝一边四处看看,总觉得众人的眼神看她怪怪的,她问舒月,“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都看着我?”

“没,没什么的,小姐。”舒月低下头。

“越是没什么就一定是有什么。”她抬眼看见不远处伍行正在溜马,她正想问他们借一匹马,就喊了一声“大哥。”

伍行走过来,脸色有点不好,看了一眼舒月,舒月头越发低了。他一路上觉得舒月有些形迹可疑。

卓夕心里偷笑了一下,问,“大哥,还有多余的马匹么?”

“马匹尚且不够,有许多士兵也是步行,怎么?”

“此前我与侯爷有要事商谈。如今已经完了,我是想,若是一路与侯爷共乘,影响恐怕不太好,不如我骑马吧?”

要事?完了?

“既是要事,又怎能真正谈完呢?马匹是没有了,你还是呆在马车内吧。”伍行僵硬地说。

“大哥,我怎能坏了规矩呢?”

“规矩,你还知道规矩?你知不知道女儿家的清白有多重要?”他突然就生气地说。

“什么?”关清白什么事?卓夕有点不明所以,看向舒月,她应该清楚吧?

舒月抬起头,“大少爷,我不相信小姐会做这种事。”她又转向卓夕嚅嚅地说,“小姐,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他们说的?他们说什么了?”卓夕有不好的预感。

“他们,他们说……”舒月欲言又止。

“他们说你侍寝了!”伍行干脆说出来。

什么!!!卓夕口中的水直喷出来,如遭五雷轰顶,这是什么恶毒的谣言?怎么传出去的?

她顾不上解释,把水壶往舒月怀中一塞,急速往马车方向走去。

她掀开帘子质问璟沅,“侯爷,他们,他们为什么……?”

“他们怎么了?”

她看了看两旁又毫无掩饰直射过来的眼神,那两个字实在无法当众说出口,只好抬脚进入了马车内,“他们为什么传言我,那个了?”

“你哪个了?”

卓夕蹩了半晌,一咬银牙,“侍寝!他们为什么传言我侍寝了?不知道我以后还要嫁人的吗?”

嫁人?她还要嫁给谁?

“侍寝啊?我不知道啊。”他一脸无辜地说。

“我有没有侍寝你怎么会不知道?!我当然没有!”卓儿夕恨恨地东翻西找,希望能找到点儿什么阴毒的药粉,让所有传播谣言的人都吃点苦头。

“我知道你当然没有,但我不知道谣言是如何传出去的。要不,我跟他们解释一下?”

“这种事能解释吗?解释有用吗?”卓夕杀人的心都有了。

“那怎么办?我委实不知他们是如何传成这样的。”

“啊!”她抓狂地尖叫一声,殊不知这一声尖叫,更让外边的人坐实了传言。

璟沅慢吞吞地说,“不过,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什么主意?”卓夕没有反应过来,却觉得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