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窃天之唯吾独尊》超神学院之唯吾独尊 字母文 窃天之唯吾独尊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20-07-30 04:04:43

《窃天之唯吾独尊》超神学院之唯吾独尊 字母文 窃天之唯吾独尊精彩试读 连载中

《窃天之唯吾独尊》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亦非渔分类:武侠主角:温玉,楚东明

《窃天之唯吾独尊》为亦非渔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伏尸百万兽称王,敢笑天下无英雄!” 楚东明慢悠悠的说着,走进了面馆,当走到马勇身边的时候,楚东明面带笑意,拍了拍马勇的肩膀,颔...展开

《窃天之唯吾独尊》免费试读

“伏尸百万兽称王,敢笑天下无英雄!”

楚东明慢悠悠的说着,走进了面馆,当走到马勇身边的时候,楚东明面带笑意,拍了拍马勇的肩膀,颔首道:“不错,宗师之境指日可待。”

马勇听到前半句,还不知楚东明说的“不错”是什么意思,可听到后半句的时候,马勇激动了,按捺住心中的激动,马勇恭敬的说道:“多谢大师兄救命之恩。”

楚东明微微点头,朝面馆内看去,看了温玉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在对面的中年男子身上。

“兽神殿,楚东明!”中年男子一字一句的说道,脸上的怒气和杀意更甚。

楚东明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如沐春风般,说道:“正是老夫,听闻“土元”韩家有三位上品宗师,不知阁下是其中的哪一个?”

“韩家老三——韩仁!”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原来是韩三侠,幸会,幸会。”楚东明笑道。

“不敢当!”韩仁阴沉着脸,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

“爹,和他啰嗦做什么,杀了他们为二伯父和七叔报仇。”名叫韩秀的女子眼中杀机闪烁不定,满脸的悲痛之色,让人看了是又怜又怕。

楚东明好像听了个笑话,不以为意的大笑了几声,笑道:“江湖上想要取老夫项上人头的人不少,但是有这个本事的人却不多。”

“楚东明,你休要卖狂,若是加上我了?”站在韩秀身边的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楚东明朝中年男子打量了几眼,漫不经心的说道:“恕老夫眼拙,不知阁下又是哪路高人?”

“高人”二字说的格外的重,言语中有种说不出的讥讽之意。

中年男子脸色一沉,上前几步,站在韩仁的身边,傲然的说道:“水中我为王,陆上亦称雄。”

楚东明面有恍然,说道:“原来是“水元”汤家的人,不知“青面龙王”汤阔海是你什么人?”

“正是家父。”中年男子说道。

“你又是汤家老几?”楚东明问道。

中年男子说道:“我是汤家长子——“浪里白蛟”汤振奇。”

““浪里白蛟”的大名老夫早有耳闻,久仰,久仰!”楚东明抱拳笑道,他嘴上说的客气,可是脸上却看不出来一点客气的神色。

“浪里白蛟”汤振奇见状,心中颇为得意,脸色也好看了些,说道:“楚东明,你我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辈中人最见不得仗势欺人和倚强凌弱之徒,可你仗着本领高强,灭了威远镖局满门......”

楚东明不耐烦了,打断道:“事已至此,你要如何?”

汤振奇原本想讲一番大道理,如今被楚东明打断,心中陡然大怒,沉声道:“你倚强凌弱,不讲江湖道义在先,如今我和韩三爷联手,想必你也不会有怨言?”

听闻此言,楚东明算是听明白了,不由仰天大笑,笑声一顿,说道:“不错,你们报仇而来,是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

话音一顿,接着笑道:“可是凭你们两人,又能如何?若是韩守业和汤阔海两人的话,老夫还有些忌惮,至于你们......说句不好听的话,老夫还真没有放在心上。”

此言一出,汤振奇的脸瞬间黑了下来,韩仁也是气的不轻,两人还从未被人这般小瞧过。

“老匹夫,你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汤振奇怒道。

楚东明并没有因为“老匹夫”三字而勃然大怒,脸上笑容依旧,一双眸子精光闪烁,深邃的仿佛一望无际的大海,其内似乎又蕴藏着暗涌惊涛,笑道:“你奈我何?”

面馆老板见之前只不过平平淡淡的一掌就有那等威势,如今一旦打起来,岂不是要把面馆给掀了,若是吃个霸王餐,面馆老板会忍气吞声,可如今事关养家糊口的大事,面馆老板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各位大侠,你们要打出去打,小店经不起你们折腾啊,还请各位大侠高抬贵手。”

楚东明转头看向躲在角落的面馆老板,不由为之一怔,原来温玉不知何时早已溜之大吉了,楚东明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沉声说道:“二师弟,还不快去追那小子!”

杨烈一惊,朝面馆内看去,此时哪里还有温玉的影子,上品宗师交手,杨烈清楚自己也帮不上忙,唱了个喏,领着萧媚等人急匆匆的离开了面馆。

至于三人之间的大战到底结果如何,此事暂且不提,咱们先说温玉。

话说温玉见韩仁出手对付马勇,心中不由暗自窃喜,正待脚底抹油,逃之大吉的时候,还没有走两步,只见楚东明走了进来。

温玉见楚东明看向自己,只觉遍体生寒,好似被毒蛇猛兽给盯住了一般,一动也不敢动,好在楚东明似乎并没有太过在意他,随即将目光看向韩仁。

眼下楚东明已来,兽神殿又人多势众,而自己所能依仗的仅仅只有眼前的四人,孰强孰弱,不用想也分辨的出,温玉暗道倒霉,一颗心好似踩踏了一般,不住的往下沉去。

温玉不敢轻举妄动,站在一边忐忑不安。

韩义和韩远山的惨死历历在目,如在眼前,温玉心中悲痛不已,是交出兽皮地图还是看着四人惨死当场?

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交出兽皮地图,非温玉所愿,看着四人惨死当场,亦非温玉所愿,而眼前的局势似乎极为的明朗,温玉清楚就算自己不交出兽皮地图,等四人死后,兽皮地图还是会落到楚东明的手中。

既然兽皮地图迟早都会落到楚东明的手中,又何必连累四条人命,温玉实在是不想看到那悲惨的一幕再度上演,在他看来,如今也只有交出那兽皮,才能平息眼前的这一场干戈,可是温玉却忘了一点,纵然是他交出兽皮地图,韩仁也绝不会看着凶手逍遥而去。

这一战避无可避!

有了交出兽皮地图的念头后,温玉伸手往怀里摸去,却摸到了一根竹签,那是老道士何不知留给自己的避祸竹签,温玉清楚的记得竹签上面那八个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