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最初的我们,最后的我们》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天然受 最初的我们,最后的我们cj

更新时间:2020-07-30 16:06:23

《最初的我们,最后的我们》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天然受 最初的我们,最后的我们cj 连载中

《最初的我们,最后的我们》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文嗣音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纪承,齐容

《最初的我们,最后的我们》作者:文嗣音,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纪承,齐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访谈节目做到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出广播电视台,齐容已经等候在楼下。我上了车系好安全带便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展开

《最初的我们,最后的我们》免费试读

访谈节目做到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出广播电视台,齐容已经等候在楼下。我上了车系好安全带便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的电话铃声便响了,我睁开睡眼摸出电话,是医院的电话。

“喂?”

正好红灯,齐容停下车等待。夜很静,他可以听见我电话中传出的声音,说是长江大街出了车祸,急诊里面都忙疯了,让我前去支援。我嗯嗯了半天才挂了电话。此时绿灯亮了,齐容重新发动了车子。

“你再睡会吧,我从前面的路口上外环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不了,我不困了。”

我看着窗外的风景,我真的很喜欢看夜景。平时没有什么事的时候,我都会偶尔在街道上走走,尤其是沪江路,除了星巴克这样的连锁咖啡店外,那里还有大大小小私人咖啡厅兼书吧。走进那里的道路扑面而来的咖啡香气,瞬间觉得这里充满了文艺气息,虽然我不是什么文艺女青年,但是偶尔在这样的环境里面陶冶一下情操还是可以的。

“许亦?”

“恩?”

我转头看向齐容,路灯照耀在他的面庞上,比高中的时候他的脸清俊了不少,有一种沉稳的成熟。

“现在我看你在急诊干的太累了,有没有想换个科室。”

“恩,我想辞职了……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他没有说话,我们之间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的尴尬中,我就那样看着他,他张了张嘴,最后也没有说出半句话。直到他的车停到了医院外时,他才说道:“许亦,上次我来接你下班的时候,我遇到纪承了。”

我看着他不语,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你…是不是因为他才……”

“你觉得我是因为他才要辞职的?”

他小麦色皮肤上面抹上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我靠!齐容你大爷的,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怂包?”

而他则是用一副“难道你不怂吗”的表情看着我,我顿时觉得自己前半生还真是失败!应该说但凡遇到关于纪承的事,我都很失败!

“真没有,我是真的觉得很累,你也知道现在医务人员资源比较缺乏,我呢想要转科,但是医护办一直不给我回应,所以啊我才想到要不要辞职威胁一下他。你说……我要是以死相逼,他会不会成全我?”

齐容原本就不白的脸…又黑了不少。“你真是我大哥!你脑子有坑吧,不想做就不做了,咱又不是费这个医生不干了,大不了我养你。”

“啧啧啧,太感动了,不然你考虑一下帮我把这个月的房租给垫上?”

“滚!”

啧啧啧,男人说的话还真是不可信。

鸣起警笛的救护车在夜晚之中总是让人忍不住提心吊胆。老远就看见从救护车上又推下来一个,乍眼一看还有一个长相不错的穿警服的小哥,我看着很是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刚入急诊科的大门,走廊之上的平车上躺着全是病人,此时此刻我可算是明白什么叫做哀嚎遍野。我来到这里工作三年,还是第一次见一次性来了这么多人,护士小王见我风风火火走了进来,连忙迎着我简单交代了一下病情。这次车祸时在晚乡高速上四个大车连撞的大型车祸,这其中还有一辆是客运车,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惨不忍睹。

“大多数都是外伤,简单处理了一下有一些已经转到了普外科,其中有一个司机是开放性气胸并血胸,现在主任已经跟着心胸外的谢主任还有前段时间新来的那个纪医生把病人送到手术室去了。”

(注:开放性气胸是由外伤引起的空气随呼吸自由出入胸腔的疾病。)

我穿白大褂的动作一顿,很快就掩去心中的悸动,投入到工作之中了。

我一直认为我对纪承的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慢慢地淡去,终将有一天别人再次提起他时,我会云淡风轻地说一声,哦,他呀,是我的初恋啊。但是我忘记了初恋,本来就是最特殊的存在啊。还记得高一开学那一天,我遇到了他,那一刻我真的觉得初中这三年拼死拼活的没白费!但是人家纪大学霸偏偏没鸟我!呵呵!→_→我许亦会是那种会因此退缩的人?呃...不过想想我半途而退的事迹也不少,比如小时候的钢琴课,上了两周我就再也没去过。再比如...哎呀!记不起来了。但是,我敢摸着我的胸发誓,一直喜欢他是我这29年来干的最长的一件事,整整十四年啊!我寒窗苦读才十年呢!于是为了占尽优势我请祝小凡吃了三次肯德基这才换来了他同桌的位置!真是想想我都得被自己给感动了。十二年前,是2008年,那是我高二那年。

2008年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5.12的汶川大地震冲散了不少我对奥运会的热情。还记得那天是周一,我刚刚跑到教室上气不接下气地坐在位置上,一旁的纪承依旧对我爱答不理的。就在预备铃打了那一刻突然之间山崩地裂,夸张了夸张了,就是有些桌椅抖动,纪承明显也被吓了一跳,于是我二话不说开始上演我美救英雄,我一把拉住他的手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还说:“纪承,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我转头挂上一副我觉得最好看、最阳光的笑容,但是下一秒我就觉得童话果然是骗人的,我拉着他那么拼命的跑,后面的纪承竟然是走着得!咩?果然腿长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在操场上坐了一个小时没见什么异常各班就组织回班上自习了。快要放学时,老班来了简单的给我们交代了一下今天下午余震的情况,说是四川汶川发生了8.0级大地震。后面几天,新闻上面播报着灾情。那天班会老班前来做大家的思想工作,这几天因为地震这个事,大家心里也是一直也是窜窜不安的,毕竟这样的天灾人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降临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过对于此时此刻,一个再过一个月就准高三的学生来说,还真是杞人忧天。

“再过一个月,高三的就要参加高考了,他们考完了,在座的各位就是准高三的学生,今天大家把以后的人生规划写一下,为自己打打气。”

我转过头看纪承毫不犹豫地在白纸上写下临床专业,北京协和医院。

“纪承,你想当医生?”

纪同学转过头用一种“你瞎吗”的眼神看着我,我陷入了绝望,我虽然不是学霸,但是成绩一直都是中度偏上的,我不像纪承,他每天下课会约着朱小凡一起打球、打游戏,但是人家的成绩就是稳稳地全年级第一,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这要是搁在古代,那就是才貌双全、能文能武啊,真的一点都不怕他骄傲,因为他就是一个傲娇的存在。

而我呢,为了可以和他在一起,我没日没夜的苦读,什么语数外,什么理化生,我看着比我妈都觉得亲。在我的坚持不懈下,我还是没有考上北京协和医院。

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开始下起了雪。我脱下白大褂站在床边,外面已经披上了一层银装,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我将杯中的热水一饮而尽便准备出门去吃一碗面,然后回家好好睡他个天昏地暗。因为原本休班却代表医院参加了访谈,晚上还抢救病人,所以今天便还我一个休班。当我洗好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距离明天早上接班还有十八个小时,定好闹钟我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是被饿醒的。早上七点整,我家里到处充满了瘦肉粥的香味。饱满的白米加上瘦肉的清香,啧啧啧,真是人间美味。我打开房门,就见我妈在厨房里忙个不停。去年,我爸妈在医院附近的小区里面帮我按揭了一套房子,距离医院步行也就十五分钟。他们帮我付了首付,而接下来的房贷我自己还。时不时他们还突击检查我有没有带男人回家。

“闺女起来了?快!快吃了去上班了。”

我坐下认真地吃着我的粥,林女士给我放了一碟榨菜,“闺女,你都老大不小了,今年过年能带个男朋友回家吗?”

“妈,你能不能不见着我就问这事啊,讲的像你闺女嫁不出去一样。”

“你都29了,再没有男朋友,那没准你真嫁不出去了。”

还真是亲妈,损自己的闺女丝毫不客气。随后她从她的购物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你瞅瞅,这是你张叔侄女的儿子,海归,我看的这模样虽然没有纪承好,但是配你也差不多了,周日见见?”

什么叫配我也差不多了?我心里表示不服!

“我周日24小时值班呢!”

“你少糊弄我,我都问了小王了,你那天休息。”

......

一早上我就收到了一万点的伤害,当我忙中偷个闲向齐容救助,顺便再把早上的小插曲给他说了后,他差点在电话那端没笑断气。

“齐容,你丫的想死吗?”

我都怀疑一会我是不是要坐着救护车去救他,病因:因为笑自己的好友嫁不出去然后缺氧了?那你还是可劲缺吧,最好大脑缺氧,成植物人。他啧啧了半天,“你们学医的是不是心都是铁做的?”

“不,是不锈钢的。”

在我差点没磨破嘴皮子时,他终于答应假扮我的男朋友。挂电话前他说:“老许,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我,你说咱两结婚之后,我绝对不反对你在外面找外遇。”

“你大爷的!”

还有一月就要过年了,为了防止过年前两天物价暴涨的趁火打劫举动,我们科室很多同事们已经开始准备年货了。什么瓜子、花生、棒棒糖的,我觉得过年就是长肉的,要是没重个两斤我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过得这个年。工作

《最初的我们,最后的我们》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