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所谓恰好无非是你》所谓世间那就是你阅读 419文 所谓恰好无非是你H文

更新时间:2020-07-30 20:04:40

《所谓恰好无非是你》所谓世间那就是你阅读 419文 所谓恰好无非是你H文 连载中

《所谓恰好无非是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郭肆七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陆铭,苏萌

主角是陆铭,苏萌的小说《所谓恰好无非是你》此文是郭肆七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门把被拧动的声音来得猝不及防,苏萌险些惊吓出声,连肩膀都不受控地瑟缩了一下。 陆铭的右手很快地覆在她的头上,一时间也没考虑到礼数...展开

《所谓恰好无非是你》免费试读

门把被拧动的声音来得猝不及防,苏萌险些惊吓出声,连肩膀都不受控地瑟缩了一下。

陆铭的右手很快地覆在她的头上,一时间也没考虑到礼数方面的细节,就是单纯地想安抚一下她被惊吓的心情。

不过陆铭也知不能一直这么护着,否则无心之举变成有意为之,意味也就变了。

护了一小会儿后松开,所幸苏萌并没有对陆铭的行为进行指责。

她的心头很乱,抬头眼里只照得出陆铭的样子。

在这一小方空间里,当下可依赖的只有陆铭一个。

“怎么办?”苏萌用唇语作表述。

唇形如花瓣张合,颜色清透红润。

陆铭怕自己看久了,控制不住想尝。

只得靠近她耳边低声说:“先等着,她在一楼里外找不到你,应该会再上二楼。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出去。”

“那我要怎么解释?”苏萌学着他的样子,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柔声在耳,陆铭听得很舒服,他耐心地将他替苏萌想好的回答道出:“就说你去倒垃圾了。”

“虽说以你生理期的状态来说,这样的操作有点英勇,”陆铭低低地笑了“但是……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眼角余光扫到苏萌泛红的脸颊,陆铭知是她难为情,于是从她耳边撤离,左耳紧贴门板,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不再看她。

余暖暖没从未料想过苏萌会在这扇上了锁的门后。

如陆铭设想般,里外找不到人的余暖暖,萌生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却又稍显合理的解释。

“你该不会趁我不注意跑到楼上去吧?”余暖暖扯着嗓子喊,迈开脚步朝二楼走去。

“走了。”陆铭回头跟苏萌说了一声。

俩人处在待命姿势,待外面的脚步声远离,陆铭才缓缓将锁拧开,鞋也不穿,紧盯着余暖暖上楼的背影,踮着脚跑向玄关。

苏萌轻轻将门带上,学着陆铭的样子跑过去帮他把大门打开,方便他穿好鞋后能直接出去。

“走了。”陆铭再次轻声跟苏萌打声招呼,转身出门,不再做逗留。

“砰!”

大门被陆铭手上的惯性带动,发出极大的声响。

兴许住在上下楼的邻居都能听见。

陆铭在门外愣住,心想完了,这指定暴露了。

随后再仔细一想,暴露是不可能的,自己都出来了。

陆铭被自己如履薄冰的状态逗乐,笑着摇头离开。

没了他在,苏萌应该能一切顺利了。

余暖暖刚进苏萌的房间就被大门的声响吓一激灵。

快步从房间出来,遥望苏萌在门边,余暖暖满是惊讶。

“你去哪了?”余暖暖小跑着下楼问道。

苏萌略显迟疑的视线在大门和余暖暖之间来回飘荡,定好心神后才敢开口。

“额……我出门倒垃圾了。”

“垃圾?”余暖暖目光看向厨房,指了指在地上老实呆着的几袋子,“不是在那吗?”

苏萌感觉额角似乎有汗珠滴落。

那就再……再编一个吧。

“额……是厕所的垃圾,不是这个。我……嗯……我疏通厕所,然后清出了一堆东西,有……”

“好了好了,细节可以省略。”余暖暖被自己脑补出的画面惊得直犯恶心。

“嗯。”苏萌有点庆幸地点头。

其实她的说辞基本上都用尽了,余暖暖此举也算救她于水火。

“你……先洗手吧,”余暖暖略显嫌弃地瞟了眼苏萌的手,还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抬步欲走,余暖暖这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攥着东西。

“不是来那个吗?这个用不上啊?”把姨妈巾递给苏萌,余暖暖无奈摇头道,“真是勇猛。”

“……”苏萌汗颜。

陆铭回到堂食的时候,正餐时间已过,客人少了许多。

廖凡正杵在收银台旁玩手机,知是有人进店也不稀罕抬头看一眼。

“欢迎光临。”廖凡的招呼全然不带情绪,极尽敷衍。

陆铭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从他身前走过,抽走他手里的手机。

“有病吧你?”廖凡愤然。

扬起的拳头在抬头见到陆铭的那一刻没了力气,暴怒的表情从脸上卸下,转化成敢怒不敢言。

“铭哥。”

陆铭不作理会,来到电脑前,不留情面地将廖凡的手机丢到台面上。

“中午客流如何?”陆铭故意问道。

但看着电脑中调取的数据,他低垂的眸色又冷了几分。

“今天……嗯……”廖凡面带顾虑,悄摸着把手机收回,“是少一点,可能都上着班没空吧。”

“今天是周日。”陆铭抬头,冷眼直视对方。

“集体加班吧,我估计……”

“我不听你说,”陆铭直接打断廖凡的话,抬手招其他人过来,“小安。”

听到召唤,小安未有迟疑,放下手头的东西便走到陆铭身边去。

“铭哥。”

“今天客流如何?”

“还挺好的。”小安如实回答。

“店里呢?”陆铭目光斜睨廖凡,以示警告。

小安向来不惧怕廖凡,倒不是因为陆铭。

纯粹是因为廖凡太过于吊儿郎当,对这家店全然没有责任心,与小安的基本原则背道而驰。

除去廖凡,店里其他人都是从廖盈钰在世那会儿就跟着的,处事向来有原则。

陆铭对此很欣赏,给的工资待遇也很可观。

“中午店里还是来挺多客人的,熟客居多,生客基本上都被廖凡赶走了。”小安愤懑道。

“怎么说?”

“铭哥你也看到了,他一大早到现在,一直在打游戏。”

当面打小报告可还行?

廖凡闻言,心里霎时不爽,也不顾陆铭还在一旁站着,直接上前扒拉小安的肩膀。

“瞎说什么呢!”

陆铭眉心一皱,抓过廖凡的手就甩开,示意小安接着说。

小安白了廖凡一眼,再次看向陆铭,“临近中午,他主动说要去外头做迎宾。我本来还以为他转变心性了呢,结果就只是因为店里有监控,他怕他玩游戏会被你看到。真正到迎宾时刻,他连个人形立牌都不如。有些客人上前询问两句他就不耐烦了,竟跟人家说"爱吃吃,不吃拉倒"。”

“我这不也是给咱们店挑选优质顾客嘛。”廖凡现下无实权,只能服软。

但心里却是不满,心想着待他把店拿到手,第一件事非把小安炒了不可。

前因后果听完,陆铭一点也不惊讶。

不变着花样找事干就不是廖凡本人了。

只是陆铭突然间觉得有些无力,自己的冷言相对似乎已不起作用了。

当初答应廖盈钰答应得爽快,真正实施起来才觉得力不从心。

把廖凡教好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让他来店吧,总惹事。不让他来吧,又是无所事事。

想断他口粮吧,又着实是不忍心。即使自己下得了手,自己父亲和爷爷那关挡不住,注定是无用功。

无非是多养活个闲人,自己家这方面的能力还是有的。

陆铭点头示意小安回归岗位去,无奈地抬手拍拍廖凡肩膀。

“不想待就回去吧。”

陆铭说着便走开,留廖凡在原地一时语塞。

平时没心没肺惯了,这会竟有些内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