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代亲皇》皇亲 全文阅读 代亲皇娘受

更新时间:2020-08-01 08:07:12

《代亲皇》皇亲 全文阅读 代亲皇娘受 连载中

《代亲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宋良人l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唐哲,木彦

宋良人l新书《代亲皇》由宋良人l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唐哲,木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秦风让秦端阳在外面等。 秦端阳听了义父的话,出去和秦皓站在一处。 “爹,这是我们昨天逛夜市给您挑的...展开

《代亲皇》免费试读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好。”秦风让秦端阳在外面等。

秦端阳听了义父的话,出去和秦皓站在一处。

“爹,这是我们昨天逛夜市给您挑的平安扣,寓意特别好,我觉得非常适合您,您就带上吧,嘿嘿。”唐伏清一大早就守在父亲的卧房外等候。

唐哲笑接过平安扣瞧了瞧,自家姑娘送的东西自然喜欢,伸手摸了摸唐伏清的脑袋,心里很欣慰。

两人正要去学堂,听到后院秦皓和秦端阳说话的声音:“里面躺着的是谁啊?父亲有把握治好吗?”

“义父应该没问题,那么多疑难杂症父亲都能手到病除,这次应该问题不大。”

唐哲和唐伏清两人循声走来。

唐哲看见了在屋外焦急的二人,问道:“怎么了端阳?”

秦端阳毕恭毕敬的行礼:“师傅,我义父正在里面医治伤者,这……”

“秦风来了啊。”唐哲一听这伤的应该不轻。

能让秦风出手医治的病人向来都是一般郎中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和病入膏肓濒死之人,要不然,他不会轻易出山。

秦端阳犹豫了一下接着说:“这里面的是木彦。”

然后又补充道:“伤的非常重,像是被追杀了。”

“这才刚把祁老爷带走,就遭追杀了?”唐哲也觉得不可思议。

“应该是宫里的人,像是同时动的手。”

站在一旁的两人还没有跟上师傅和师兄的思路,只能听出事态比较严重。

“现在只能等义父医治完,亲自问问他才知道了。”

“哎,他也不容易。”唐哲的话意味深长。

的确如此,木彦既要用自己的方式和这**商官僚作斗争,还要再把斗争来的钱财想方设法不被发现的散播给真正需要的人,很难做到密不透风,被盯上也是迟早的事。

“我先去正堂,有什么事叫我,走吧子渊,伏清。”唐哲想着现在待在这里也无济于事。

“好,我守在这里就好。”

两个时辰后,秦风才推开了门:“没事了,左腿小腿断了,身上剑伤严重的两处,还有一小段留在体内的箭头已经取出,还好剑上无毒,不严重的伤口十余处,最致命的是一处刀伤,离心不足一指宽。”

这一点倒是和秦端阳的判断一致。

“他在来之前应该有小段的暂时性休克,也就是这段休克保住了他的命,若不是这假死,持刀的人可能还会再捅上几刀,他也早就没命了。”

虽然秦端阳听不懂义父口中的休克是什么,但基本明白了应该是短暂的昏死过去没了脉搏呼吸,这倒成了他恰巧捡命的幸事了。

“所有的伤都处理好了,我去给他抓些药,得调理几日,你进去吧。”秦风说完准备离开。

“我去吧义父,需要抓什么药你告诉我。”秦端阳见义父已经劳累了两个时辰了。

“你去看着他吧,他应该一会儿就可以醒过来,你也好问问他。”秦风阻拦了他。

“还有,尽管你现在在这里,仍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为这样的一个无名小卒值不值得。”

“还没吃早点,好饿啊,哈哈,我一会儿叫博明堂的徒弟们给你送来些。”秦风忽然恢复了他往日的语态。

不等秦端阳回答,秦风已经离开。

“值得。”秦端阳小声回答自己。

只要是明国的的良民都值得,这个朋友他交定了。

又过了两个时辰,木彦才微微睁了睁眼,秦端阳见他的嘴型像是要水喝。

端来水杯,给他稍稍喂了几口。

喝了点水,木彦才算有声音了。

秦端阳觉得,现在第一时间问杀手比较好,还没有让他逃远。

“如果你能说出话的话,可以简单和我说一下杀手是谁吗?”

秦端阳把耳朵贴近些,等着他回答。

木彦声音很轻的说着,时不时还会疼的抽动抽动嘴角:“一共三拨人,第一拨看不出来,剑法不一,应该是临时找来的亡命徒,第一次只是受了点小伤,把他们都打过了。第二拨应该是尼山派的人,若是平时,安清派对付尼山派不是问题,可偏偏重阳节当晚,我让门派中的人都下山去玩了,只留了自己在。最后没有应付的来。”

“那最后一拨呢?是谁?”秦端阳忙问。

木彦重新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最后一个是太后豢养的一名杀手,我曾交过锋。”

秦端阳有些没有想到,太后竟然自己豢养杀手,看来宫中很多事已经很不简单了。

“我木彦就是贱命一条,还劳烦太后的人亲自动手,也是为我费心了。”

“这件事我会查清楚,你先安心养病。”秦端阳没说太多,怕他现在伤势太重,再伤着了。等他好些了再细细询问。

木彦没有答话,重新闭上了眼睛。

中午的时候,师兄送来了煎好的药:“端阳,你去吃饭吧,我来喂他喝药。”

见有人来照顾,秦端阳也就放心了:“也好。”

用过午饭,秦端阳被唐哲叫了过去。

“怎么样,是谁问出来了吗?”唐哲也很担心。

“是太后的人,三拨人是不是都是太后的人不得而知,最致命的一刀是太后的人干的。”

“果然是她。”唐哲和秦端阳的预判一致。

“你先不能有太大动作,现在没回宫,太后的人你也拿他们没有太多办法,先让木彦修养在这里,这里他们还不能擅闯杀人。”

“好,我现在要不要修书一封禀报奶奶?”

“先不用了,两日后你义父要带你和子渊进趟宫。”唐哲没有忘记秦风嘱咐他的事。

“回宫?是奶奶让我回去的吗?”秦端阳听到消息有些惊讶。

“不会和这件事有关吧?”秦端阳继续问道。

“应该不是你奶奶让回去的,你义父说很久没让你回去了,这次带你们兄弟二人一起。”

秦端阳更不解了,自己没有要求,奶奶也没有要求,义父怎么忽的想让自己和子渊一起回去了?

不过再一想也好,回去了正好可以看看太后的动向,也好当面和奶奶商讨商讨这件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