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虐恋:爱你之时别再躲》亭亭之时再爱你 RPS 虐恋:爱你之时别再躲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08-07 04:03:50

《虐恋:爱你之时别再躲》亭亭之时再爱你 RPS 虐恋:爱你之时别再躲全文阅读 连载中

《虐恋:爱你之时别再躲》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alex啊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朴敬琰,维泽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alex啊原创小说《虐恋:爱你之时别再躲》,主角是朴敬琰,维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维泽的车不受控制的停到了飓魔门口,他看着这个灯红酒绿的场所,似乎有些陌生,上次来好像还是一个月以前,那天他从这里回去是和婕西蜜月...展开

《虐恋:爱你之时别再躲》免费试读

维泽的车不受控制的停到了飓魔门口,他看着这个灯红酒绿的场所,似乎有些陌生,上次来好像还是一个月以前,那天他从这里回去是和婕西蜜月之后的第一次例行房事。

项维泽能感受到,今天的自己跟上次来的时候的心理状态是不一样的,“项总,果然是您啊。”维泽还没想好是不是要掉头离开,就被经理发现了。

“朴敬琰也在?”

经理又稍稍弯个弯腰,分贝有些许降低,“朴少爷让我出来告诉您,他在包间等您。”

其实,维泽是因为不想回家才驱车来到这里的,不想回家不是因为真的想要责怪婕西什么,也不是要跟婕西呕气,而是项维泽已然发现,自己以为能够很好把控住的对宁婕西的感情在以超乎自己想象的速度蔓延,而自己应该怎样面对婕西,怎样面对查欣宜都是他所要考虑的,显然他对宁婕西和查欣宜是不一样的情感,如果对宁婕西的是爱,那么自己一直坚信的所谓的爱情又是什么,他分辨不清,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才能考虑清楚对谁是爱,但在此之前他不想受到她们俩人的影响。

“项维泽,你可好久没来了。”沙发上的朴敬琰衬衫纽扣零落的系着,右手在身旁衣着暴露的美女身上游走,左手的酒杯刚刚饮尽,脸上写满了憔悴,看着项维泽的样子似乎他们隔了一个世纪没见面。

项维泽看着好友的样子,有些难受,但他仍笑呵呵的说到,“忙着收拾你们朴氏。”见了老朋友,怎么能不开玩笑。

朴敬琰是朴氏集团子公司朴氏旅游的总经理。名衔挂着,身份背着,可任谁都知道,以朴氏旅游发展和完善的程度已然几乎不需要他这个总经理的参与,他基本上是架空的状态,更何况朴老爷子根本就不喜欢这个私生子,更不会允许他去总公司谋职。而飓魔是朴敬琰自己的地盘,是他跟朋友相聚的地方,是他们的避风港,跟朴家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朴老爷子从来不知道这个A市最高端最受欢迎的飓魔是他的二儿子一手建立的,他更不会想到,他最瞧不上的朴敬琰从这里开始,一步一步建立了自己的王朝。

“维泽跟你可不一样。”或许是灯光太暗一直在找寻他的身影的维泽直到他张了口才发现他。

朴敬琰被损友损了自然是要还口,“穆岚泽,你还不是跟我一样天天混在这里。”

“那可不一样,我只是轻松一下,可没有疗情伤。”穆岚泽一张口就知道,朴敬琰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或许是提到了私隐的事情,朴敬琰收回了游走的右手,放下酒杯换上了香烟,他拍了拍美女的大腿,“找经理领钱去。”

美女心有不甘,朴敬琰最近一段时间每次过来都是她来陪,本以为有变凤凰的可能,但朴敬琰从来都只是双手来回游走从来都没再进一步,就连嘴巴都没有触碰过,她实在是有些没了耐心,她不想再等下去,她想要主动一把,她整理了一下衣物,有贴到朴敬琰身上,用娇滴滴的声音说到,“朴少爷,给甜儿介绍一下这位少爷嘛。”

其实刚才听名字她也猜的差不多,对方是谁?也只有项氏少当家了吧。她心里清楚项维泽这条鱼比朴敬琰那条鱼份量重的多。

她的小心思朴敬琰怎么不清楚,朴敬琰挣脱了她,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穆岚泽和项维泽都知道并不是什么好信号,他的薄唇像一把无声的刀,“以后这个包间你不用再来了。”

“朴少爷……”美女惊慌失措,但知道自己犯了禁忌,就算乱了阵脚也不能再多说一句话,她便不再言语,走了出去。

“这个替代品长相跟她还挺像。”项维泽少见的笑了笑。今天一进来看见朴敬琰的样子,再看一看他身旁美女的模样,他已然清楚,这朴少爷为情所困郁闷了好久。

跟项维泽一样总黑着脸的穆岚泽也笑到,“别说,那女的是真不知道你朴少爷多有钱。不像我,要是朴少爷这么追我,我绝对不会跟着朴景逸,毕竟朴少爷更多金。”

朴景逸是朴老爷子的长子,换句话说,朴景逸就是以后朴氏的当家人,朴家夫人所生的朴家之子。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朴敬琰是不被朴老爷子承认的,朴老爷子也是个倔脾气,不允许敬琰用“景”,因为那样看起来他和朴景逸看上去是同父同母亲兄弟。要不是当年敬琰奶奶逼迫自己的儿子,朴敬琰的名字里连“景”的谐音“敬”都不会有。

“穆岚泽,你放心,明天我就打电话解雇肖云雪。”朴敬琰手里“威胁”穆岚泽的筹码也就只有他的女朋友肖云雪。

穆岚泽跟项维泽和朴敬琰不同,他不像他俩那样有感谢金汤匙出身,但他是天才少年,而且是很会挣钱的天才少年,他十七岁那年参加了一个国际上很有名的算法大赛,一举成名,开始创业之后遇见了项维泽和朴敬琰,在两个人的投资下,穆岚泽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穆岚泽虽然不如他们俩家底丰厚,但是他创造源源不断的财富才是他的价值所在。而且他和项维泽和朴敬琰是患难之交,也是朴敬琰的一张王牌。

维泽一副“小样儿,还整不了你”的样子看着朴敬琰,却对穆岚泽说到,“岚泽,我记得项氏最近在招人,你看你需要安排一下吗?”项维泽跟一本正经的样子气坏了朴敬琰。

朴敬琰想到了什么,“项维泽,那天我看见你跟一名女士在逛花店。”他用的“女士”听上去正式极了,他继续说到,“那就是刚过门不久的嫂子吧。”

“宁婕西。”项维泽并没有生气,在他们面前项维泽的话会多一些也更没有负担。他们都知道婕西的存在,只不过都没有见过婕西。

“漂亮吗?”一向注重内涵的穆岚泽突然关心起来了婕西漂不漂亮朴敬琰觉得很意外。

朴敬琰挠了挠头,摆出很为难的样子,“怎么说呢……比肖云雪漂亮。”好不容易找到的找到还口的机会,朴敬琰怎么会不用。

“那估计比莫敏漂亮多了。”朴敬琰高兴太早,穆岚泽也不是找不到还口的机会。仔细想想朴敬琰在跟他们俩的斗嘴常态中从来都没能占上风。

“看上去上的了厅堂吓的了厨房。”朴敬琰想着自己的事情,心不在焉的说着这句话,又突然吐出来一句,“可惜啊,这婚礼本就是一场错误。”

朴敬琰的“错误”用的并不是很准确,夸张来讲,可以说是一场“阴谋”。

那天的婚礼除了不是婕西想要的以外也不是维泽想要的。那场婚礼几乎都是项家的人,没有宁婕西的亲朋好友,也没有项维泽的一众朋友。

这个计划是查欣宜向维泽提出来的:让婕西先嫁进项家,待婕西生下孩子之后,他俩离婚,维泽则慢慢的向家里渗透,让宋茗娜接受查欣宜。这个计划的关键在于婕西产子后的抛弃。是的,就像齐美琳那样。

这个荒诞的计划朴敬琰和穆岚泽都是知情者,他们也劝维泽再想一想,但当时的维泽被沮丧的心情笼罩,哪还能理智的思考。

朴敬琰的那句话一出来,穆岚泽赶紧接茬,“看来你们相处的还可以。”

“嗯。”维泽一点都不想否认自己和婕西的亲密关系。他承认和婕西在一起很轻松,也不否认自己对婕西的羞愧。

项维泽的反应让穆岚泽和朴敬琰意外极了,一声“嗯”表明了他对对方的不抵触,而他们知道项维泽是带着反感的状态和婕西在一起的。

“或许,这也挺好。”朴敬琰的心里项维泽似乎从来没被这种事情困扰过,但维泽的反应让他明显的察觉到,他可能没办法按他们的计划走。

维泽并不想提这件事,所以转移话题说到,“去朴氏查查账,你那哥哥挪走不少钱哄他那小女朋友。”

朴敬琰和穆岚泽对视了一下,穆岚泽说到,“再有一个月,最后一步完成,计划就可以实施了。”显然这个所谓的计划跟朴敬琰有着很大的关系。

穆岚泽看着项维泽忽然又想到什么,“按维泽说的完全可以送他一份大礼。”穆岚泽的笑有些腹黑。

项维泽对朴家的事情在人前一直都是以一个看热闹的姿态,但他为自己兄弟做了多少,穆岚泽和朴敬琰心里清楚的很。

项维泽也应和到,“你们老爷子也应该揭开他挂在自己眼前的帘子了。”

“就怕老爷子不仅不揭开挂在自己眼前的帘子,还要给其他董事多加一层啊。”朴敬琰的两个腿伸开放到了茶几上,他摊坐在沙发上,眼里尽是无奈。

对于他们来说,看上去光鲜亮丽,可他们自己清楚,光鲜背后的心酸。生而活着,谁都有谁的心酸不易,有人是物质上的为难,有人要忍受身体上的不适,还有一些人饱受精神上的折磨,谁都不容易。

三个人或许是都被提到了心酸处,谁都不吱声,维泽没想到,跟朴敬琰和穆岚泽待了一会儿后竟然变得更心烦了,他站了起来,“我回去了。”

穆岚泽和朴敬琰,两个人面面相觑,觉得今天的项维泽有些难以琢磨。

维泽绕着城市的主干道转了一圈后驱车到了明维,躺在床上,忽然有些怀念那个身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