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农妇空间孩子王 天然受 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8-14 16:02:41

《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农妇空间孩子王 天然受 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别扭受 已完结

《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豪妈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林悦,那几人

《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由网络作家豪妈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悦,那几人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自己 自己借尸还魂了吗? “那,我又是谁?”林悦儿此时一个脑袋两个大,实在是发蒙了。 这一句问话,彻底让对面靠近的两个男子呆...展开

《农妇空间:孩子王娘亲》免费试读

自己......自己借尸还魂了吗?

“那,我又是谁?”林悦儿此时一个脑袋两个大,实在是发蒙了。

这一句问话,彻底让对面靠近的两个男子呆住了。

他们相视一眼,那样眼神里面包含了太多。

有疼惜,有暗叹......

督见林悦儿那迷茫的眼光,两个男子均是难受不已。

“你叫林悦儿,是我的女儿。”姓林的男子突然开口,只是话语轻声,就怕刺激到对方。

林悦儿听了这么一个解释,顿时明白过来。

自己的猜想是对的,自己是穿越了,借尸还魂了......

要说林悦儿为什么知道穿越这一说法。

这还是因为当初她在研究育儿的时候,见过一些孩子听到过的。

那种近乎玄幻的事情,如今居然真的让她给碰上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去。

回去?回家!

可是,如果回去了又当如何?

面对老公沈沐阳丢来的离婚协议书吗?

一想到这里,林悦儿突然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她害怕了。

相守几年下来,况且当初两人是真心相爱的,奈何都被现实拆散。

怨谁呢?

正待几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林悦儿却突然拍拍手踉跄的站起身来。

“悦儿,你,你这是......”姓林的男子好意想要扶她一把,却发现她早已站稳。

可是,对上她那看着陌生人一般的眼眸,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话,也不算说谎了。

林悦儿能够看清面前这个姓林的男子对自己的在意,那种疼惜不是装出来的。

可是,旁边那个脸色有些发黑的男子,却一脸探究。

她可是知道的,这些人穿的都是古装,一看就是有些年代的人。

若是自己说错话,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当成妖怪抓去烧死。

林悦儿虽然有些难以接受现在的事实,可是却也不想让自己一下子死去。

“钱大夫,麻烦您老给这丫头瞧瞧吧!”脸色发黑的男子突然大声开口,眼睛却是直直看着林悦儿的。

不知为何,他觉得林悦儿有些奇怪。

想到又有人过来,林悦儿本能的后退一步。

姓林的男子突然开口慌忙解释道:“丫头莫怕,外面是村里的钱大夫,给你看病的。若是哪里不舒服,一定告诉他啊!”说着,便指了指外间。

毕竟是外人,总不能让大夫进内室吧!

林悦儿在听了她‘爹’一句解释后便释然了,淡淡的点点头。

此时自己没有哪里不舒服,便自顾自的小步走到外间。

安静的坐到一旁的凳子上,便见一个发白胡须的老人背着一个箱子进来。

一看就是大夫了,林悦儿老老实实的伸出手。

那老人见刚才疯癫的人居然好了,有些诧异,眼里的疑惑没有掩盖。

进屋后便坐到一旁,拿着脉枕便给她把脉。

此时,室内一片安静。

林悦儿出来后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那个老大夫,然后便低头盯着桌面。

她感觉,此时说多错多,还是装傻的好。

平静下来后,耳边只剩下众人呼吸的声音。

一盏茶功夫后,老人一脸诧异的收回手,却没有开口。

将脉枕放进药箱便站了起来,眼光扫向屋里的人,摸着花白胡子说道:“这丫头已无大碍,只需好好休息调养方可。”说着,自己心里还有些突突的。毕竟,自己说的隐晦。

这姑娘一开始就是上吊的,本以为是死了。

却没想到居然吊着一口气又活过来,这完全是奇迹了。

再者,刚才那一番折腾,疯癫呆傻的人居然又好了。

从医几十年,这是他不曾见过的。

只是,刚才从脉象上看,这姑娘确实没事了,除了脖子处的外伤,倒是没什么大碍。

“呼,这就好,这就好。”姓林的男子突然长呼一口气,连连说着好。

忽的响起刚才悦丫头不认识自己的事情,这才感觉补充的说道:“钱大夫,刚才我家丫头居然说不认识我,就连她自己叫什么都忘记了。这可如何是好啊?”说完这话,男子担忧的搓着双手。

自家丫头刚刚大难不死,若是再有什么症状或者呆傻了,那这个家可如何是好呢!

想到这里,姓林的男子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沈老哥,见他也是一脸纠结的样子,便没有多说。

本是提起药箱的老人突然手里一顿,听了林家男子说的话,呆了几秒。

又看了看林悦儿,这才摸摸胡须悠哉说道:“或许是经此大难,她不愿记起一些事情吧!这样的事情也是有的,只要人好好儿的,便是大福气了。你们莫要强求。”说着,一副仙人道骨的模样。

姓林的男子是听出来了,他家悦儿以后就这样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想到这里,突然间有些颓废。

钱大夫看着他的模样,叹了口气。

这样的病人也是有的,不少人掉入河中或者头脑撞击,亦或者是被刺激后便会出现失忆的事情。

若是病人不愿意记起,那便是无法接受那种打击罢了。

一旁,黑脸的男子突然走动过去,伸手引着钱大夫出门。

林悦儿还是呆呆看着桌面的样子,然后听到声音越传越远:“劳烦钱大夫跑这趟,家里没什么好东西,这些个鸡蛋钱大夫拿去吧!”

后面的话,因为走远了,林悦儿也没听清。

只是,此时她明白了,自己算是糊弄过去了。

毕竟,连人家发白胡子的老大夫都说了有失忆这么回事儿,林悦儿便不怕了。

“悦儿丫头,你莫要多想,好好养着身子啊!”她那‘爹’突然开口,似乎想要劝解她。

林悦儿识相的点点头,扯扯嘴角。

见她已经想通,姓林的男子便朝着外面走去。

同他一起出去的还有几个孩子,只是那些孩子林悦儿却没有心思观察,只看到最后几个孩子张望回头的脸庞和黑乎乎的衣衫。

感觉喉咙疼痛的她,却没有歇息。

看着桌上的茶壶便倒了水,是普通的白水,她也不介意那粗糙的黑碗,就着就是喝了一大碗。

顿时,清凉的感觉滑过喉咙,让林悦儿暂时缓解了喉咙的疼痛。

她站起身来,开始打量屋子。

外间的屋子就如同会客厅一般,一个大圆的桌子,几张高几的凳子。

还有同色的红木门窗,都是雕刻的简单的图样的。

最上面是一个长几,摆着一个茶几和左右两张高椅。

看这屋子也不算是太差,就是东西都太旧了些。

再回想之前见到那几人的着装,林悦儿这才明白,这家不富裕。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