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美男请自重》美男请躺好任珺采撷 现代言情小说 美男请自重娘受

更新时间:2021-01-05 18:03:05

《美男请自重》美男请躺好任珺采撷 现代言情小说 美男请自重娘受 连载中

《美男请自重》

来源:作者:碎在手心的阳光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白逸尘,管默言

《美男请自重》作者:碎在手心的阳光,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白逸尘,管默言,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将白逸尘扔在溪边的草地上,管默言疲惫的坐在他身侧...展开

《美男请自重》免费试读

将白逸尘扔在溪边的草地上,管默言疲惫的坐在他身侧,抬起玉臂抹掉额头的香汗淋漓。

这个家伙,明明看起来那么精瘦的样子,谁曾想会这样重的要死,比跟她一起玩的野猪精还要重,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

俯身细细打量眼前这个长发凌乱,仍不掩俊朗的男子,管默言突然心生戏谑之情。

掬一捧冰冷的溪水,悉数泼洒在白逸尘的脸上,打了个激灵,白逸尘悠悠转醒。

除了锥心的疼痛,眼前还有那个让他气血攻心,晕了过去的恶毒***居然胆敢收他堂堂苍鹰堡少主做男宠,士可杀不可辱,他宁愿一死也不会苟活在女人的裙下。

“呦!这小脸还真惹人疼惜呢。”管默言莹白小手滑过白逸尘冷硬的脸颊,唇边的媚笑如Chun花般绽放,将调戏良家妇男的女色狼摸样做了个十成十。

“无耻****白逸尘用尽了全力才从齿缝挤出这四个字,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能力,但即便如此仍不肯低头。

“真是个无情郎,奴家刚刚救了你的性命呢,难道你不觉得该以身相许么?”管默言修长手指挑开白逸尘胸前的衣襟,衣衫散落,露出里面小麦色的结实胸膛,还有那些狰狞可怖的剑痕。

“我宁愿一死,请姑娘给我个痛快。”艰难的吐出此言,白逸尘痛苦的闭上眼睛,剧烈的疼痛再次侵蚀他的神志,几乎让他抽搐的无法成言。

“那么想死啊?我却偏偏不让你死。”檀红小口若有似无的划过白逸尘的耳畔,惑人的魅香飘入鼻翼,某名的悸动,引得他厌恶的一阵战栗,虎落平阳被犬欺,没想到他威震江湖的白逸尘也有被恶毒**调戏的一天,怒不可遏之际,一口鲜血猛地喷出,可怜的白逸尘再次被气得晕死了过去。

管默言意兴阑珊的撇撇嘴,只有这样的程度么?

切,一点都不好玩。

管默言扶着白逸尘的身子平躺在地上,伤的这么重,还身中奇毒,若不是遇见她,怕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他了吧?

伏下头去,檀口微张,血红色的内丹闪着流光缓缓从管默言口中吐出,掰开白逸尘棱角分明的薄唇,花瓣般的樱唇轻覆其上,内丹顺势而下,进入他的体内。

一时间,淡淡的红光笼罩着白逸尘周身,经久不散。

片刻之后,管默言从他口中吸出光芒明显变淡的内丹,她原本红润的脸庞此时竟瞬间变的苍白如纸,抚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两声,管默言暗暗叫苦,这个妖王还真是害人不浅,难怪人家常说红颜祸水,她看蓝颜更加祸水,她不过只是垂涎而已,就已经因他失去了十几年的道行,谁还敢说美男不是个祸害。

再看看那个白逸尘,刚才还面如死灰的垂死状,如今已是满面红光了,哼!吸了她那么多年的日月精华不满面红光才怪呢!

这下他肯定百病不生的活过九十九了,平白占了她这么大的便宜,如果不折腾他个半死,管默言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居然还胆敢骂她恶毒***若不是他是难得一见的十世好人,她定先吸了他的精气再吃了他的血肉,看他还硬不硬气的起来。

不过,话说她还从来没有吸过男人的精气呢,哎!她这个狐狸精实在做的有点失败啊!

想着自己在这里受苦,某人竟然舒服的呼呼大睡,实在是满心的不爽,抬起一脚,白逸尘已经如磨盘般滚入冰冷的溪水中,虽说现在是阳Chun三月,但溪水依然冰冷刺骨,只消片刻,白逸尘就浑身战栗得醒了过来。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管默言已经将他五花大绑的捆在了树上。

“本小姐现在去洗澡,你好好想想以后怎么伺候我这个救命恩人,一会回来再收拾你。”拍拍手掌上并不存在的尘土,管默言转身朝溪水蜿蜒的深处走去,若她没记错的话,那里应该有一汪清澈见底的湖水。

累了一天了,满身的汗水,管默言早就想洗尽满身纤尘了。

轻解罗裳,雪肌玉骨毫不避讳的呈现了最初的状态,窈窕曼妙的背影,是个男人就会血脉怒张,玉足轻轻一跃,优美如蛟龙入江般坠入湖中,原本平静无波的湖面,立时漾起层层的涟漪,在夕阳的映照下,闪着粼粼的金光。

好一个不知羞耻的***居然当着他的面就宽衣解带的沐浴,实在是Yin荡至极,白逸尘万分厌恶的闭上了眼睛,但是不管他如何的抗拒,管默言玲珑有致的胴体都犹如魔咒般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原本白逸尘认定他这次是必死无疑了,谁曾想醒来之后不光神清气爽,俯身看去,连身上的伤口也完全愈合了,若非亲眼所见,他一定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恶的***定是对他施展了什么见不得人妖法,即便她救了他的性命,也休想他白逸尘会卑躬屈膝的任其玩弄。

“想什么呢?”管默言幻化出一身水粉色的罗裙,腰间一掌宽的绣花玉带束着她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薄如蝉翼的粉色轻纱衬得她两颊桃红,艳冠桃李。

一头如墨长发湿淋淋的贴在背上,被沾湿的后背曲线毕露,纵使白逸尘再心生厌恶,也不免只觉得火气上涌。

这个该死的***果然有妖颜惑众的资本。

“无耻***休要辱我,你救我一命,大不了我还你一命,但我绝不会做你所谓的男宠。”白家满门一百七十二口血债未偿,纵是他心中再有不甘,他也不会做出有辱白家列祖列宗的事,即使做鬼,他也要找聂风索命。

管默言把玩着芊芊玉指,实在无语的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欠奉。

“这位仁兄,你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一些吧?就您这幅尊容,你还真以为我要染指你啊?”

管默言说着有些嫌恶的挑开他额间的乱发,啧啧!照她家妖王差远了,有必要做出这样誓死捍卫贞洁的烈女状么?

她很稀罕么?切!

“就你这狼狈的样子,跪下来求本姑娘,我尚且不屑一顾,你大可不必摆出这样一幅宁死也不肯受辱的姿态。”

再看白逸尘一副呆愣愣的模样,管默言不免有些恶意的勾起嘴角。

“需要我借你一面铜镜么?”好让你看看你这滑稽的丑态!

“不必!”白逸尘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一张俊脸更是色彩纷呈,开始是气得玉面煞白,后来是热血奔腾,已然是气得红得发紫了。

想他江湖人称‘玉面郎君’的白逸尘,上至九十九,下至刚会走,那个女性不把他作为出嫁第一人选,今天却要受这个**的百般羞辱,他简直要血管爆裂而亡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