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珍腴记》珍腴记小说 蕾丝 珍腴记强攻

更新时间:2021-01-08 00:05:26

《珍腴记》珍腴记小说 蕾丝 珍腴记强攻 连载中

《珍腴记》

来源:作者:当当2008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念慈,官爷

当当2008新书《珍腴记》由当当2008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念慈,官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话说念慈与妙心饭后直赴马市卖马,好得些盘缠来,却...展开

《珍腴记》免费试读

话说念慈与妙心饭后直赴马市卖马,好得些盘缠来,却在集市里遇见那直令念慈欲恨不能的小候爷,自云来客栈自己衣衫不整地全然落入他眼那一幕后,念慈若不念在他其实是为救己一命,早将他两眼挖出,直是如今,一想及此,念慈便是恨得牙咬切齿。

见小候爷买马,而自己却是卖马,不由机灵一动,何不将他捉弄一番?

人群越围越多,有人高喊:“马倌,这匹马得卖多少银两?”

念慈伸出一个手指,众人齐问:“一百两?”

念慈笑笑摇摇头,一旁的妙心也高喊道:“诸位英雄听住了,一千两银子!”念慈一旁道:“一千两,少一个子也不卖。”

众人好一声吁叹:“一千两!太贵了!”

此时跳出一人来,骂道:“什么一千两,大家都别给这小子骗了,这哪是什么宝马,不过是最普通的马罢了,这小子骗人钱财!”

念慈一看,这正是方才卖五百两银给那候爷千里宝马的马倌,见不知何处来的野小子抢了生意,自然不服前来搅局。

念慈坐在石头上,漫不经心了道:“这位马倌,见官爷不买你的马,也犯不着如此搅和我生意吧?”

那马倌听罢气得七窍生烟:“我搅你生意?大家可莫信这野小子满嘴胡言,这哪里什么宝马,狗屁!当驴使还差不多!”

妙心一听,暗道糟糕,忙不迭与念慈使使眼色,如何又有人说这马不如当驴使呢?莫真的让人识穿,怕是不好下场。

哪知念慈毫不理会妙心使劲的眨眼,仍是风清云淡的一副模样。众人见那马倌这般说,也众口同声地问道:“既然你说你这是宝马,你又如何得到的?”

念慈立起身来,一拍身上泥尘,不急不缓了道:“秦始皇有七匹宝马,一曰追风,二曰白兔,三曰蹑景,四曰追电,五曰飞翩,六曰铜爵,七曰晨凫,而我这马便是追电之马,当年秦皇常骑日行千里,其马一跃三丈,便是我这马的祖辈,当时有西域王进贡汗血宝马给秦始皇,这便使得秦始皇的追电与西域汗血宝马相育得出的此马,如此宝驹,世间不过一匹,你这马倌自然不曾见过,如此识得这马的好歹?!说来也该我兄弟二人时来运转,我兄弟二人本是逃难来的,半途中遇了一位奄奄一息的勇士,这名勇士骑的正是此马,勇士因创伤过重,终是未逃过一死,他念我兄弟相帮,将此马赠送,一并告知我兄弟二人此马来由。”

众人仍是怀疑地看看马儿,再看看念慈,见这衣衫邋遢的小子居然能头头是道说出此马典故,又无法不信服般,便只有驻足观望。

那马倌如何能轻易相信,仍是叫嚷道:“你小子满口雌黄,那你且说说勇士姓甚名谁?为何受伤?怎的就你兄弟二人遇见了?”

念慈听罢,也不恼,只是解开了马的缰绳,道:“一千两还有人要不要买下?”

众人面面相窥,无人应答。

念慈又问道:“这马倌纯粹眼馋搅场,也罢,就是有人出两千两我也不卖了。妙大哥,我们走。”说罢,便牵了马要离去。

那马倌仍是叫道:“我搅你场又如何?偏就不信这世上有如此宝马!”

念慈牵了马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妙心跟在其后,不时回过头张望,那众人见宝马已牵走,也不由渐渐散去。

妙心忙不迭地问念慈:“严辞严辞,果真不卖马了?”

念慈一笑:“买卖自会上门来!”妙心听得云里雾里。

果不其然,两人还未走出集市,便有人唤住了:“小马倌请留步!”

念慈不由住了步子,回头,不出所料,果真是那小候爷。

小候爷上前来作了一揖,恭敬了道:“小马倌,且让我看看你这匹宝马。”

念慈却道:“官爷,我如今改变了主意,不卖马了,官爷请回吧!”说罢,提步又走。

小候爷却急了般:“小马倌留步,我如此有意追随而来,也是真心想买此马!”

念慈却道:“我兄弟乃江湖骗子,还请官爷不要上当的好。”妙心听得此话,大惊,见念慈却波澜不起。

小候爷笑道:“方才那粗汉草莽,小马倌又何必因他一言而动了真气?任他说去,生意咱们仍是照做。”

念慈道:“官爷不怕我兄弟骗了你?”

小候爷笑道:“何足以怕?”

念慈忽地大喝一声:“好!官爷,所谓宝剑赠英雄,明珠配美人,就冲着你这句,这匹好马我兄弟赠送给官爷您了,它才与你是最配不过!”

听罢这一言,除了念慈外,那三人当下骇住,相赠?!

妙心只是不知念慈葫芦里卖什么药,那小候爷却是心下涌起知己相遇的涕零之感来。

小候爷甚是感动:“如何使得,如何使得,这价值千银的宝马我哪里受得起相赠之情?小马倌实在令我刮目相看,视金钱如无物,实是至情至性之人!”

念慈作揖道:“官爷,这钱算得什么?再且这马又算什么,能认识官爷这般的好汉,小弟理当将马相赠!”

小候爷对身后的赵九一挥手,赵九便将银票塞进念慈手中,那小候爷却又往自己襟中掏出另外的银票,一并塞给念慈,念慈连连避退:“官爷,何必这般……”

小候爷又从念慈牵过那马的缰绳,道:“小兄弟,你我这一遇也算是缘份,相遇之情与这宝马,价值更是不菲,我本当不应以银票相论,但看你小兄弟必是不易,勿怪我如此世俗,这马我是买下了,但小兄弟的情谊我便记下,若他日高山流水有相逢,我再与小兄弟以酒示敬!”说罢,便急匆匆地走了,如怕念慈再反悔一般。

妙心望那小候爷与赵九背影,不由目瞪口呆:“严辞,你……你……他……”

见那二人走远,念慈俏皮一笑,又如山中那天真又狡黠的小尼:“你什么我什么?快走吧,我可没要将马卖给他,是他要强买的,我本要送他的,他硬是不要嘛。”说罢,拿起手中银票看看,喝!果然是两千两银票。念慈也不由得吐吐舌头,忙是将银票塞进襟内,拉了妙心的手一溜烟跑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