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醉君心之天命王妃》不醉君心 男妃文 醉君心之天命王妃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21-01-12 18:01:28

《醉君心之天命王妃》不醉君心 男妃文 醉君心之天命王妃精彩试读 连载中

《醉君心之天命王妃》

来源:作者:素玉卿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朝凤楼,温娘

火爆新书《醉君心之天命王妃》是素玉卿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朝凤楼,温娘,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姐,这是您要的酒,千金一笑。”景尤怜款款踏进...展开

《醉君心之天命王妃》免费试读

“小姐,这是您要的酒,千金一笑。”景尤怜款款踏进牡丹阁,将白玉酒壶放在桌上,转身对着莫让行了个礼。“大少好久不曾来了。”

幽兰若对景尤怜点点头,拿过酒壶,倒上一杯,放在莫让面前,示意他品尝。

他们都是好酒之人,又是身份特殊,见识的美酒数不胜数,一般的凡品自然入不了眼。能让幽兰若珍藏的美酒,莫让端起酒杯,凑近闻了闻,酒香绵长,赞道:“尝闻南国有一种酒,父母在女儿出生时酿造埋入地底,待女儿出嫁时取出,用作交杯。女儿饮后体会父母抚育艰辛,感激一笑,嫁入夫家,也铭记父母恩德。这种酒有个雅号,千金一笑。”

这种酒,幽兰若亦听过,又叫做女儿红。女儿红埋得越久,酒味越香醇,但是女大当嫁,岂是能等的?

“我这个千金一笑,却并无这般动人的故事。”幽兰若轻轻抿了一口,放下白玉酒杯,“不过是千金买一笑耳!”

一掷千金,只为一笑。豪爽到狂妄,天下有几人能做到?幽兰若算一个。

“好个千金买一笑,幽小姐气魄尤甚男儿!”莫让诚心赞叹,随即将杯中的酒饮尽。有着千金垫底的美酒,自然不能差了。

幽兰若不置可否,忘了一眼渐静的楼下,对景尤怜道:“景娘,今日你也要献艺的,先下去准备吧。”

景尤怜俯了俯身,有幽兰若在此,是无须她作陪。

“岐王……”陆玉的声音突然自前方响起,他顿了一下,有些意外道:“岐王爷也是朝凤楼的常客吗?”他印象中的岐王爷威严正派,不是会踏足青楼的人。

幽兰若起身,走到陆玉的身旁站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岐王爷进了三楼的一个雅间。朝凤楼第一美人月海心的房间。

“他是月海心的常客。”幽兰若出声解释,声音中带了一丝担忧。

莫大少摇着公子扇风度翩翩的走过来,“月海心是朝凤楼的姑娘,她的常客,不正是朝凤楼的常客吗?”

当然不是!岐王爷手握重兵,在东洛国权势滔天,连皇帝陛下都要礼让他三分,无数人争相巴结,却是幽兰若唯一不想接待的客人。她曾经明令,朝凤楼不接待禽畜和岐王府的人。为了利益,她可以趋炎附势,不惜阿谀逢迎,但她也有底线,容不得人碰触。

此时,朝凤楼彻底安静下来。幽兰若看着温娘走上台,她拍着手掌,示意台下:“各位各位,大家请静一静。”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感谢各位今日为我们朝凤楼的花会捧场,想必大家都已久等,片刻后,我们朝凤楼的姑娘将会一一为大家献艺,献艺有琴棋书画歌舞各式才艺,请各位观赏指教。”

台下观众有等得不耐烦:“温娘,即是姑娘献艺,那你快下来快下来,我们这都来老半天了,一个姑娘都没见着。”

说着一堆人开始起哄。温娘,朝凤楼的的主事,幽兰若将朝凤楼的大小适宜全权交由她处理,虽已四十有余,仍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自有一段风华,而且,尚有追求者。但此刻台下的观众显然不买账,虽是一字之差,他们却不认为温娘和姑娘沾边。

温娘摇着纨扇,媚眼一扫台下,假意呵斥:“你们这群小崽子眼神都长歪了!就不能多看老娘一下,老娘当年可是一支倾城名花。”

“哈哈,温娘你现在也是一朵花啊,今日黄花!”

“哈哈!黄花做菜尚算一道美味,置于花瓶可不登大雅之堂。”

“哈哈……”

顿时又是一阵闹哄。

莫大少看着台上一笑,转身与幽兰若打趣:“这温娘也是一个有趣儿的人。”

幽兰若眼波轻转,思索了一下这句话,故作惊奇:“大少对温娘有兴趣?呀,大少这是什么时候换的口味,竟然倾心温娘?这口味还真重。”

陆玉轻咳了一声,嘴角含了一丝笑。莫让将手中的折扇捏得吱吱作响,咬牙切齿的看着幽兰若:“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幽兰若一边自是偷笑,再看向台上温娘已经下去,是朝凤楼新晋的四大美人轻蓝、轻碧、轻黛、轻绯出场,她们对着台下施了一礼,接着台后丝竹乐声缓缓响起,是楼兰古调。

幽兰若笑看着台上,朝凤楼四大美人以舞著称。轻蓝是剑舞,浩浩然一股不凡的英气,轻碧是长袖折腰舞,妩媚妖娆柔情若水,轻黛是古典舞,优雅轻盈而又端庄大气,轻绯是丝带舞,飘飘若九天仙子下凡间。这楼兰的舞她们以前可是一个都没见跳过,今天,看来不虚此行!

四大美人对视一眼,巧笑一声,将腰间的花鼓取下,跟着乐声踏起舞步,腰肢轻摇,轻拍花鼓,铜铃声起,随着身体的舞动,舞衣上的流苏有节奏的摆动,舞衣下如雪的腰肢展露无遗,台下已是一大群人丢了心魂。

莫让啧啧赞叹:“这四个小丫头有两把刷子,这胡旋舞跳得有模有样,不比当年楼兰国公主跳得差多少了!”

陆玉亦颇有兴致的看着这异域才有的风情。

幽兰若托着下巴仔细的欣赏这一曲优美动人,扣人心弦的胡旋舞,由衷赞道:“虽然舞技还缺些火候,这味道跳出足足跳出了一半,稍加练习,以她们的天赋定能得其精髓。”莫让斜眼瞟了瞟她,“幽小姐好大的口气,莫不是幽小姐还是位行家?”

幽兰若摇摇头,轻笑一声,偏头看着莫让:“有一句话是没见过猪跑还能没吃过猪肉?术业有专攻,我攻的是享乐,对这献乐的还不能有一番见解?”

陆玉将目光自台上收回,意味深长的看了幽兰若一眼,没说话。

莫大少也从台上收回目光,斜视着幽兰若:“说起这事,幽小姐,不是自谦,这京城论找乐子,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可是相识多年,我总觉得你在与我较量谁更懂得找乐子,并常常自言胜我一筹,你不和我较量别的,偏偏与我较量我最擅长的,这莫不是对我有兴趣,想要引起我的注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