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木头妻子风流夫》木头fsc Size Queen 木头妻子风流夫鬼畜

更新时间:2021-01-13 06:01:11

《木头妻子风流夫》木头fsc Size Queen 木头妻子风流夫鬼畜 连载中

《木头妻子风流夫》

来源:作者:破线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陈金宝,秦语

《木头妻子风流夫》作者:破线,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陈金宝,秦语,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上官全憋了眼秦语,懒得开口!尽管那贱女人现在满脸...展开

《木头妻子风流夫》免费试读

上官全憋了眼秦语,懒得开口!尽管那贱女人现在满脸泪痕,衣衫不整,一副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的样子,也丝毫引不起他的半分同情心!可是,唉,事情那个木头都交代好了……他烦的很,只好开口懒洋洋的说,“就是不知道你怀里的这个是不是你的小妾!”

秦语刚要开口,腰就被人勒的死紧,疼的倒吸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陈金宝就开口讥笑反讽说,“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小妾?”

上官全闲闲的看了眼秦语,嫌恶的说,“这么丑的女人,送我我都不要!只不过我对她印象挺深刻的,因为我们家老头子曾经硬是逼着我叫她娘!你说,她到底是谁家的小妾?”上官全也不副不解的样子看向陈金宝。

陈金宝脸色变了变马上一巴掌朝秦语的脸上甩去骂,“你个贱女人,明明都是有夫之妇,还来勾引本公子,害本公子差点毁了一世英明!”心里却暗暗松了口气,幸好刚刚把她弄醒了!自从那件事发生后,爹一直把他关在家里,今天好不容易逃出来,憋的太久了,只想马上找个女人欢快一下!他虽然恃宠而娇无恶不做,却很怕事情再次闹到他老爹那里去!

上官全忍受的闭上眼,仿佛打的人是他自己一样,等那声响过去,才睁开眼看向秦语,打的够狠的,那贱女人的脸马上就肿了起来!这时,他的心里才有点同情秦语!

秦语被打懵了,这事情转变的也太快了,怎么坏人马上变成好人,好人马上变成坏人了?她急着从地上爬起来,向赵红秀解释说,“我没有,是他下了药把我带到……”还没等她说完,陈金宝就狠狠的一脚踢上去骂,

“你这个贱妇,真是无耻,勾引了我不说,还想祸害我!你们几个听着,马上把她抓回去关起来,像这样的贱女人,不知道骗了多少无辜男子!”

上官全没忍住,脸抽畜了几下!

那几个官差看向秦语的眼神有些可怜,事实怎么样他们很清楚!可现如今是陈家当道,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连养活一家老小都不容易,哪有精力再管别人的事,只得抓起秦语!

赵红秀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官差走,上官全自然跟着!陈金宝自然有些莫名其妙,可他不敢多问,他自问今天的事解决的很好,没让人抓到把柄,若是问了,搞不好还会坏了事,他们爱跟就跟着好了!

秦语有些不解的看了几眼赵红秀!她明白这个女人会救自己,但是她不明白赵红秀究竟要做什么!若只是为了抓住面前的这个恶人,她牺牲的代价也太大了吧,难道没有更好的方法吗?

到底这事是巧合?还是所有事都在赵红秀的预料之中呢?看着赵红秀淡定的脸,秦语暗暗猜想,她想,可能是后者!

一到县衙门口,陈金宝心里就松了口气,这下总算有机会赶走后面两个人了!可是他刚转身准备开口,只见那个神色木然的女人,抓起锤子开始击起鼓来!

陈金宝心里一紧问,“你要干什么?”

“鸣冤!”赵红秀很简单的回答他!

冤?

一会儿功夫,朝堂升了起来!

陈金宝朝上面的人使了个眼色,那县官就拍起惊堂木喊到,“大胆刁民,看到本官还不跪下?”

上官全“哼”的一声撇过脑袋!他连皇帝老子都不跪,还会跪一个无知县令?

赵红秀自然会跪官,不会以下犯上!但她跪天跪地,不会跪自己所不耻的人,更不会跪一个贪官,于是便直直的立在那里。

县官大气,又拍惊堂木大喊,“来人啊,把他们两个人抓起来!”陈金宝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的笑容!哼,到了他的地盘,就得任他处置,还敢跟着进来击鼓鸣冤?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谁敢!”上官全手一伸亮出金灿灿的尚方宝剑!县官眼睛瞪的老大,一个不稳从堂上滚了下来,滚到上官全面前跪地恭敬说,“小的有眼无珠,不知道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上官全“哼”了一声问,“看你识相,就饶了你,问你个简单的,侵犯当朝皇妃是什么罪啊?”

头磕在地上的人,脑袋突然像被打了个雷,炸的轰轰响,只觉得有什么天大的事要发生,神色不稳的结巴回到,“自然是……自然是……死,死罪!”

陈金宝也是身体一僵,下意识的看像地下披头散发肿了半张脸的女子!不要告诉他,这个女人是皇妃!

赵红秀看着地上的秦语淡淡说,“她叫秦语,锡城秦知府的四女,十六岁入宫,十七岁封昭仪,十八岁封贵妃!”后面什么都没了,意思就是你们看着办!

陈金宝眼睛瞪的大大,死死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县官也像是丢了七魂六魄死死的僵在那里。

秦语听着赵红秀的话,却哭了起来!

她都忘了,她是来自锡城,有一个知府爹爹!她都忘了,她原来被那个男人宠过,封为贵妃!

突然间,她无法用任何语言解释命运,唯有哭泣,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赵红秀叹了一口,弯身拉起她!

陈金宝却在这个当口,夺过身旁官差手里的剑架在赵红秀脖子上质问说,“你说她是贵妃,她就是贵妃?凭什么?”

县官也被儿子的举动吓的站起来,儿子这疯了是不是?陈金宝却眼神看着父亲朝上官全那里一转,然后一脸戾色!

县官马上明白过来,大声喊着,“来人啊,把他们抓起来,这群人竟然拿着假剑,扮做钦差大人,差点骗了本大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