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娇宠记之嫡女医妃》娇宠记之嫡女医妃免费 18禁 娇宠记之嫡女医妃天然受

更新时间:2021-01-17 18:02:25

《娇宠记之嫡女医妃》娇宠记之嫡女医妃免费 18禁 娇宠记之嫡女医妃天然受 连载中

《娇宠记之嫡女医妃》

来源:作者:舒陌雪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沈明裳,元诚

主角叫沈明裳,元诚的小说是《娇宠记之嫡女医妃》,它的作者是舒陌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夜色起时,景笙、流伊忙着掌灯,忙完后悄悄退出屋子...展开

《娇宠记之嫡女医妃》免费试读

夜色起时,景笙、流伊忙着掌灯,忙完后悄悄退出屋子,今夜轮到景笙守夜,流伊退下后便回屋子休息。她离开时,看景笙的目光有些奇怪,不过没被注意。

屋里,两个主子一人靠着床头看书,一人坐在软塌上打络子。元诚捧着一本游记,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大半天下来就没翻过页。送走一众闲杂人等后,沈明裳就没和他说过一句话,元诚知道她在不满,有心做点什么打破两人间的僵局,却不知该怎么办。

成亲之日到现在,沈明裳以不容他拒绝的姿态闯进他的生活,一点点在他心上刻下痕迹。而他,从一开始的防备,到后来的心疼,再到现在的心喜,一步一步走得很被动。可以说,一直以来,都是沈明裳在努力的融进他的生活,他只是给了她机会。

这两个时辰,沈明裳还在他眼前,他却意识到两人间隔了一道屏障。这道屏障,看不见摸不着,生生将沈明裳隔离在他的世界外,或者说,将他隔离在沈明裳的世界外。这种认知,令元诚惶恐,开始反思自己。

知道反思,元诚还算蠢的不太离谱,但是多年养成的性格,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认错。元诚天资聪颖,这些年来博览群书,胸中自有沟壑,就算现在让他处理政事,也不见得会犯难。然而,人无完人,元诚也有不会的,比如现在,他不知道该如何靠近沈明裳,如何向她认错。

元诚心里想法无数,脸上……还是那副泰然模样,让人看不出异样。

沈明裳一副认真打络子的模样,其实有在悄悄观察元诚,不管元诚如何惹她生气,面对这个人时,她总是狠不下心。瞥见元诚左手不自觉摩挲衣角,沈明裳手下动作有一瞬迟疑,咬咬唇按捺住心底的冲动,没走过去。

这样的冷战局面,元诚心里不舒坦,沈明裳也不见得好过到哪里。

沈明裳可以耐着性子,一点一点在元诚的世界留下痕迹,她就像有耐心的猎人,圈起一个范围,慢慢缩小范围,最终获得猎物。在这过程中,她不介意自己多走几步,独独介意元诚不爱惜自个身体。经历过一次生离死别,沈明裳是神经很敏感,平时或许看不出来,但遇上事儿,就会暴露出来。就好比今天的事,元诚因为思虑过重、耗损心神而吐血,落在沈明裳眼里,就成了关乎生死的大事。

沈明裳在生气,生元诚的气,生他不爱惜自个身体的气,在她消气前,她都不想和元诚说话。

两个人思考问题的方向不同,能好好交谈吗?

答案是,不能。

两人又这样僵持了半个时辰,沈明裳一条络子终于打好。

元诚陷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听见一声痛呼,身体比脑子反应快的站起来朝沈明裳走去。沈明裳左手食指上染着殷红血珠,右手拿着的剪刀上泛着一丝猩红,而那刚打好的络子,也沾着血迹。原来,沈明裳再拿剪刀剪线头时,不小心伤到手。

元诚迅速从沈明裳手中拿过剪刀,慌乱开口,“来人,将金创药和纱布拿来。”元诚说着,用帕子为沈明裳暂时包住伤口。

外面,景笙赶紧进来,小跑着找出金创药等东西送到元诚面前。

元诚小心翼翼为沈明裳处理伤口,整个过程中,沈明裳有些都心不在焉的。新婚那夜,是她为元诚上药,现在换成他为自己上药,这算另类的“因果循环”吗?

元诚包扎伤口的水平,不那么的好,沈明裳看着自己被包裹得很粗的食指,嘴角勾起弧度。景笙在一旁看着,嘴角抽了抽,王妃只是手指上破了个口子,而不是手指断了,不用那么夸张。当然,这样的话景笙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表现出来。

元诚将纱布撕成两半,打了个结,在沈明裳惊讶的目光中将人拥在怀里,在她耳畔低语,“对不起。”

见状,景笙悄悄退下,不敢打扰两人。

沈明裳一双手抬起,搁在空中,然后……没然后了,就这样让元诚抱着。

“令昭,我错了。”元诚说。

知道错了就好,沈明裳心情转好,问:“以后怎么办?”你要是再敢折腾自己身体,本妃绝对先折腾你,沈明裳“恶狠狠”的想着。不过,这应该只是想想而已,面对元诚,沈明裳舍不得折腾。

元诚放开沈明裳,捧起她的脸,注视着她的眼睛,认真道:“一直是你在迁就我、靠近我,以后换我靠近你。”迁就你,宠着你。元诚心想,他不应该再这么被动下去了。

听到这样的话,沈明裳黑了脸,皮笑肉不笑,“这两三个时辰,你想的就是这事?”

元诚第一时间意识到沈明裳更生气了,但他一时想不到原因,于是愣愣地点头。

沈明裳觉得快被气炸了,推开元诚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元诚一慌,忙拽住她手腕,“令昭……”

“元诚,你是傻的还是蠢的。”沈明裳积了多时的情绪在这时候爆发,仰起头看元诚,“你以为我生气是因为你不主动靠近我,又怎知我不是乐在其中。从生到死、由死到生走了一遭,沈明裳在意的,只剩你。可你呢,你可知看见你受伤,我有多惶恐,有多害怕。”

生命之重,她再经不起任何风浪。

元诚怔愣,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眼底一片迷惘。

“元诚,你可有为我想过,沈明裳要的不多,只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沈明裳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着,仿若她此刻的心绪。

“我……”元诚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扪心自问,他确实没真的为沈明裳想过,他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受伤,习惯了喝药。今日这种程度的伤势,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却不想他不在意的,正是沈明裳最最在意的。这个人,真真将他放在了心尖上,看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不好。这样的沈明裳,他还有什么理由不为她沉沦。

元诚上前一步,拉近自己和沈明裳的距离,然后轻轻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沈明裳睁开眼睛,迎着他的目光,只听他说:“沈明裳,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