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异世孤儿院》异世药皇免费 YD 异世孤儿院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1-02-01 06:01:06

《异世孤儿院》异世药皇免费 YD 异世孤儿院腹黑攻 连载中

《异世孤儿院》

来源:作者:诺绯兮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宁致远,梦里

《异世孤儿院》由网络作家诺绯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宁致远,梦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男子薄情女子痴,在这个红颜阁里,见多了那些冷情的...展开

《异世孤儿院》免费试读

男子薄情女子痴,在这个红颜阁里,见多了那些冷情的恩客。

红绡帐暖,脂香奢靡。

所求不过是云水之欢罢了,又有谁会动真情呢?

妙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哀叹了一声。

长的好看又如何,花魁头牌又如何。

还不是要虚情假意,讨好承欢。

到头来不过是一堆红粉骷髅,无人收尸,无人惦怀。

“青萝,帮我上妆。”

“是,小姐。”

……

云袖轻摆,艳丽的红色长裙半裹着女子曼妙的娇躯。

眉间一点朱红,更添妩媚。

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下楼梯,走向堂中央的舞台。

妙音以舞出名,姿色在这红颜阁更是无人能及,当之无愧的花魁。

但花魁不是任何人都消费的起的。

因此,除了接待那些一掷千金的贵客以外,每个月的十五号,妙音都要在大堂舞上一曲,来吸引那些普通的恩客。

十指纤细娇嫩,红色的丹蔻像一只只翩飞的蝴蝶,携着薄纱婉转飞舞,轻轻一抛,身上只余一件贴身长裙,香肩半露,绯色倾城。

皓腕上系着红绳编织的铃铛,轻柔的摆动,铃铛声,声声清脆,扣人心扉。

……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

台下的男人们,双目痴迷,神情陶醉而疯狂。

“妙音~~”

“妙音我爱你~”

……

此起彼伏的浪叫声不断,痴迷的男子们放下怀里的娇人,往前挤去,只欲离那女子更近一些。

而那些被丢下的女子则是羞恼,甚至有些嫉妒的盯着台上的女子。

女子娥眉微蹙,神色戚戚,好似心中有无尽的烦恼和伤悲,惹的台下的看客们一阵心疼,满目怜惜。只恨不得能将台上的女子拥入怀中,千般关心,万般疼爱,使其永远语笑嫣然,不知愁滋味。

宁致远就是在这样的情景下第一次见到了妙音。

一舞倾心,魂牵梦萦!

他是多么庆幸,庆幸自己的好友不顾自己的反对把他拉了进来。才让他得以遇见自己二十岁生涯里的唯一一抹相思。

他又是多么的痛苦,爱上这样一个风尘的女子,他拿什么去赎她,又拿什么去说服自己的父母亲去接受一个青楼女子。

一舞过后,妙音莲足轻挪,一步一步,像踩在众人的心尖上,惹的众人欲火难平,却又施施然退出舞台,消失在了楼梯的尽头。

得不到妙音,众人只好把心思又放回之前的红颜身上,烈酒上喉,暖香在怀,在欲望的刺激之下,忘记也不过是一盏茶的事情。

唯有宁致远,像是丢了魂,失了心般,全不在状态。

“致远兄,第一次来吧,都这样,多来几次,习惯了就好,妙音姑娘可不是我们这种人消费的起的,每个月能见到一次,就不错了。”

宁致远知道这个理,也知道她和自己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情丝,应当趁早斩断!

男子见宁致远的神色有了变动,知道他已想通。便招手对旁边的女子说道:

“来来来,莺儿,去给志远兄喂杯酒。”

名叫莺儿的姑娘巧笑嫣然,轻扭着身子走向宁致远,马上要靠近时,却柔若无骨般直接倚在了宁致远身上。

宁致远双手扶住她,女子的身体软软的,有一种奢靡的香气,让第一次这样大胆接触女子身体的宁致远有些害羞,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

女子轻笑,拿起酒杯含着一口小酒,湿湿的小嘴更加饱满光泽,作势就要吻上去,喂酒。

在马上就要亲上去的那一刻,宁致远突然有些恶心,一把推开了莺儿,跑了出去。

本来他以为自己对妙音的钟情不过是美色所惑,欲望使然。

却没想到,当莺儿就要吻上他时,他的脑海里闪过的全是妙音在台上那蹙起的娥眉,那绝望的悲哀。

便觉得自己的寻欢是对她的一种背叛。

觉得自己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谴责,深深的愧疚感弥漫。

那一刻,他就知道,

这一世,他都困在了那个叫妙音的女子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了。

……

夜晚的凉风吹在他的身上,把那股子令人销魂的欲望吹散开来,头脑也清醒了些。

他强忍住对妙音的思念,回到家中。

这段时间他总是做梦,梦里有一个叫妙音的女子,她蹙着娥眉在月下起舞,她的铃铛清脆的响着,牵引着他的心跳,一下一下的鼓动着。

在梦里他牵起她的手,纤细柔软,像一张网,网住了他的心。

他轻拂她的脸颊,将她蹙起的娥眉抚平。

轻吻她蓄满忧愁的眸子……

……

醒来后他更加想她了,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那是错的,不可以!

于是,他更加努力的去学习。

他不敢让自己的眼睛闭上,不敢让自己的思想空闲。

因为他的心里有一个叫妙音的女子,无时无刻不在蛊惑着他。

茶饭不思也罢,辗转难眠也罢,

终于,他病了。

害了一种名为相思的病。

病来的如此突然,又似乎在意料之中。

父母亲慌了神,他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好生的教养着,就盼着有一天他能出人头地,授以官职。

可尽管宁致远有满腹才华,一腔热血,上孝父母,下敬师长。却始终也入不了那些世族官员的眼。

没有显贵的身份,就永远没有出头的那天。

这是他不管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的社会现状。

宁父宁母以为是自己给他的压力太大,积劳成疾才导致如今的情形。

却没想到医师的一句“身体无恙,相思成疾。”让宁父宁母震惊不已。

“怎么会害了相思病呢?宁儿,你喜欢谁家的姑娘,你告诉娘亲便是了,就算是砸锅卖铁,娘也替你把她求娶过来。……你这孩子啊,你心里想着谁你告诉娘啊!娘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舍得让你这么受罪啊!……”宁母坐在致远的床头,一边擦泪,一边关切的抱怨着。

可宁致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心里更加苦涩了。

说什么呢?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妓女吗?

求娶?

可花魁的赎金不是他们这种平民子弟付的起啊!

宁致远越想越是难过,也更加绝望。

他现在多么希望自己根本没有去过红颜阁,从来没有见过妙音。

可他心里又欢喜她,他渴望梦里与她相遇,渴望梦里那虚幻的温暖。

宁致远闭上了眼睛,任由宁母在她身边哭的死去活来,也绝口不提求娶妙音的事情。

痛苦,留给自己就好了!

……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