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女尊国之凤白炽》穿越到女尊国的小说 38红莲业火5 女尊国之凤白炽Mary

《女尊国之凤白炽》穿越到女尊国的小说 38红莲业火5 女尊国之凤白炽Mary

发布时间:2019-11-15 12:09:1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试君绿衣 状态:已完结

新书《女尊国之凤白炽》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试君绿衣,主角刘袭,王女,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凤白炽看着格外冷淡的江庶道:“我,我是谁?”她随后用两手攀住这人的肩膀似乎想要把她摇醒,凤白炽觉得自己的声音直打颤,似乎喉咙里抓

《女尊国之凤白炽》 免费试读


凤白炽看着格外冷淡的江庶道:“我,我是谁?”她随后用两手攀住这人的肩膀似乎想要把她摇醒,凤白炽觉得自己的声音直打颤,似乎喉咙里抓着一只无形的手让她连话都说不清楚,“你不要开玩笑好吗?这条街的旁边一点的街道不就是裘火在的地方吗?你难道要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来过吗?我可不信。”

江庶还是无动于衷,凤白炽不相信,一只手扶在江庶脸的一侧,努力的想把江庶的侧脸转过来对着自己。可是江庶一直没把那沐浴着月光的半张脸转过来,夜色中对着凤白炽的这半张掩映在阴影里的脸,更是凄冷无情。

真的就像她二人从来不认识一样。

面前人突然甩开凤白炽的手,将剑横在二人间道:“我们从不相识,若是你在动手动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人使劲一震,将凤白炽震得退开几步,脚下的瓦片也叫踩碎几片。

凤白炽道:“江庶,无论怎样,我都希望你回来。”

可是那个女子披着一身寒气,持剑道:“今日不便,改日再向前辈讨教。”说完拱手对着弯月宫主,竟然是要走了。

凤白炽当然不依,她跑前两步死死地拽住吟雪剑鞘,“你骗不了我,如果你不是江庶的话为什么会有她祖上的佩剑?!”

女子道:“放手!”

凤白炽没听她的,还是牢牢的抓住不让眼前这人离开。

此时弯月宫主道:“都把我看烦了,放手吧,你是抓不住一个心已经死了的人,何况这个人还投靠了红莲教,你是不知道红莲教让门下弟子寡情薄幸,既然入了这教,她是不会回头的。”

凤白炽更加坚定道:“那就更要把江庶留下来!这种道士教派有什么意思?江庶听我的,跟我走吧,江湖上的事情参与进去不好。”

可是这女子突然一手使劲向凤白炽身上劈来,凤白炽没有留意被她劈了个正着,身子晃了晃就要倒下,江庶倒是趁着凤白炽松手的时候飞身跃出,脚尖一点就先向月色中飞去。

那把吟雪剑在凤白炽眼前转了一瞬,又被江庶背在身后,跟着人一起没见了。

凤白炽这边被那一掌劈得极重,整个人向着地面倒去,一侧飞来一条软软的物事将她扶着起身,又缠绕在她身上几圈这才没让她从高处摔落下去。

凤白炽转眼一望见竟然是这弯月宫主救了她,身上缠绕的是他那袖中的青绫,下一瞬就见宫主手一拽,自己就跟着飞身向前来到了那宫主的面前。

凤白炽与这个宫主相对而立,那宫主眼中含着一波柔和笑意道:“不用谢我,你也真是个痴情种子,世上难道就刚才那一个女子吗?为她要死要活的做什么。”

凤白炽诧异道:“不是,我,”

那宫主怜惜更甚,开口又道:“哎,世上的男子都命苦,你当我为什么要开这个弯月宫?就是为了收留一些可怜,无助的落难公子,世上不给他们活路,我便开辟一条出来给他们。然后赢得了正派的支持,所以啊说句不好听的话啊!你那个情郎所属的红莲教其实就是嫉妒我弯月宫一介男子能在江湖上立起来,而她们就为此拼搏多年还是被武林看不起,瞧不上,还不是为了她们做的下作勾当。”

凤白炽道:“什么下作勾当?”

弯月宫主道:“还能有什么,替人收尸,买卖人口,青楼和赌坊都做。虽然赚的不少,可是做着这些缺德的买卖还指望正派人士看得起她们吗?红莲教?呵,说到底还是个下三流。”

凤白炽道:“江庶不是红莲教的也绝不可能加入进去。”

“哦?你就这样笃定?”弯月宫主盯紧了凤白炽道:“红莲为袍,她刚才可是穿的真真的,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旁边的陈厄也开口道:“是啊,我看的真真的,江庶的确跟着一群红莲教的人行动,我这近几日的走镖,也有几笔是红莲教委托的,所以看得很清楚,几次都是一个红衣男子和江庶一起交接的,起初她也是不承认,所以我心里也是有疑惑的……”

凤白炽越听越乱,扯着禁锢自己是青绫道:“快放开我!我不信,我要追上去问问她,她不是这样的人,她怎么会和你一样呢?”

陈厄却是呵呵冷笑了几声,道:“你就算追上了又如何,她连名字都不肯承认,你就算赶上她又能怎么样呢?”

是啊,她追上了江庶要问什么呢,无非还是要求江庶跟自己回去,可是江庶在知道自己是王女,欺骗了她的时候就已经下了命令不让裘火帮的人再与她来往。江庶真的会乖乖的听自己的话跟她回王府吗?不会,江庶不会再接受自己一点帮助就像以前那样。

可是,可是还有江日雪啊!江日雪还在这里,江庶不会不管,也不可能不管的。对,对,凤白炽觉得她一定要追赶上去,给江庶说说江日雪的近况要她放心。

想到这,凤白炽猛然将身上的青绫震做几段,面前的宫主似乎被震惊到了,没想到凤白炽会突然发力。

随后就见凤白炽朝他们身后跑去,不知道怎么的陈厄突然朝着她吼道:“王女!你还是别去了吧!”

这话一处,凤白炽直感觉身后一阵杀气涌现,她还在奇怪陈厄这话说的毫无道理的时候,那两道青绫转眼间又把自己身上缠得严实,一股大力把凤白炽又拉了回去。

凤白炽惊讶道:“宫主?”

弯月宫主脸也没了笑容,一双眼睛透出的寒意跟变了个人似的,他缓缓问道:“你是皇家的人?”

凤白炽朝旁边一望只能看见陈厄默不吭声的站在一旁,她直觉陈厄此时提起这件事情深有用意。

果不其然陈厄对着她道:“王女,您还是老实说了吧!宫主平生最讨厌别人骗他。”

凤白炽被拽回来很是无语,加上这身上的青绫不知道怎么回事越锢越紧,完全不想一个软布做的物事,她的脸上也渐渐被锢的发紫。

凤白炽不知道陈厄搞什么鬼,所以她只得对着这弯月宫主道:“是,跟您旁边这个男子说的一样,我是皇家的人,所以你还是快放开我吧,我不会追究此事。”

那宫主却突然冷哼一声道:“好大的口气,从来都是我弄月追究别人,何时轮的上被别人追究?嗯?看来我们这位小皇女还是不太懂江湖上的规矩啊!”

陈厄此时却在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煽风点火道:“是啊,我早就听闻弯月宫主的威名,这个皇家的人一般都金枝玉叶的哪里受过我们这跑江湖的苦啊!今天落到宫主手上,宫主可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贵女。”

凤白炽气急,刚才情况她只得按下心内不安暂且放下心中对陈厄的芥蒂,可是谁能想到这陈厄竟然趁着江庶走后暗算与她,还在一旁给这什么弯月宫主耳边扇风点火,怕是想趁机除了自己这个与他有过节的人。

凤白炽突然记起这人的那个穿红衣的侍卫好像死在江庶手里,只是当时看到他不怎么伤心,没想到事后安排了那样险恶的计划,好让她与江庶直面刀剑。

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陈厄此人的心机,于是连忙赶在弯月宫主发飙前改口道:“宫主你不要信这个小人的一面之词,你没与他打过交道,此人心肠极其歹毒,舌颤莲花,最善歪曲事实,说我是皇家人那你看看我这个样子像吗?”

弄月这才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人,红纱袍还滴着水,皱皱巴巴的贴在身上,头发也散乱不堪,像是才经过一翻打斗,浑身上下也没有一件珍贵的配饰,这等寒酸样子却是真的不想一个皇女,别说是皇女,就是一个贵女也不像的,见自己起了杀心就连忙讨扰净是一点骨气都没有的。

弄月怀疑的去看身旁立着的黑衣人道:“我瞧她说的不假,你啊,没想到还蛮了解我弯月宫,挑着刺的想方设法要我下手杀她,为什么?”

陈厄在一旁,冷汗直接顺着他的衣袍就滑落下来了,他没想到被凤白炽反咬一口,弯月宫主可是凶名在外,一般人碰到这个宫主绕着走说不定都逃不开这个宫主一时心情不好。女子,会被他抓到弯月宫做苦力,男子嘛就顺便带回去做下一代的弟子。

他装作一副被吓到的样子道:“宫主啊,我可是好心好意的提醒宫主,不要被这个人表面骗了,我刚才从那红莲坊路过,还看到她与几位好友在里面玩乐好不快活,再说了陈厄是男子,怎么会欺骗同样是男子的宫主呢,我陈厄对宫主的仰慕那是涛涛流水绵绵不绝啊!”

陈厄这边说了一大串,似乎对着宫主起了点作用,他不再注意陈厄那方,转而又看着凤白炽道:“即便你真的不是皇家的人,那你也是个女子吧!既然是女子就逃不过我弯月宫的夺命掌!你,今天就认命吧!”

说着就要把手拍向凤白炽,此时陈厄却是偷偷的离开二人身边,似乎在缓缓的退后,下一刻便见他极快的跳回原来他们立着的屋顶,跑的没影了,原来还打着趁着自己吸引注意力的时候逃跑。

凤白炽也心内叹口气,悄悄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物事,在里面摸了摸,之后就见在这宫主拍来之前,她猛然将手上的粉末朝着这弯月宫主脸上眼睛而去,顿时这个宫主就被刺激的收回了手,只把手捂在了自己的脸上大吼着,“这什么东西?!你给我眼睛弄瞎了?”

一个不小心,宫主身子歪斜一下,也许是那粉末刺激的眼睛太痛,这宫主竟然顺着屋脊就滚落下去,还好千钧一发之际被凤白炽捞住了衣裳,提了过来,将这宫主安放好后,凤白炽开口

女尊国之凤白炽

作者:试君绿衣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新书《女尊国之凤白炽》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试君绿衣,主角刘袭,王女,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凤白炽看着格外冷淡的江庶道:“我,我是谁?”她随后用两手攀住这人的肩膀似乎想要把她摇醒,凤白炽觉得自己的声音直打颤,似乎喉咙里抓

小说详情